::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1001000000 ~ 20171101000000


2017-10-09 05:14:11

主题: 佩索阿的随笔2
我们是纺织绝望的织工,我们只织裹尸布——我们从未梦见的梦的白色的裹尸布,我们的死日的黑色裹尸布,给我们的仅仅梦见的表情动作的灰色裹尸布,为我们无用的感觉的紫色的帝王裹尸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8 07:31:21

主题: 佩索阿的笔记
我的人生,天使们跺着脚起哄落幕的悲剧,仅仅演出了第一场。

朋友,一个没有。只有一些他们觉得同情我的熟人,如果一辆火车从我身上碾过去,葬礼在下雨天,或许会伤感。

对我的远离生活的自然的奖赏是,我在他人中创造的,没有能力和我一起感觉。围绕着我,有种冷漠的光环,一种寒冰的光晕,排斥他人。我还未做到对我的孤独不觉痛苦。获得那种精神的卓越,令孤独是一种无痛苦的休憩,是那么地难。

我从来不信向我表示的友谊,就像对爱情也不信那样,假使或曾对我有所表达,然而,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对说是我的朋友的那些人从未有过什么幻想,我总是能从他们得到失望之苦——我受苦的命运是如此复杂而微妙。

我从未怀疑所有人都背叛我;而当他们背叛我的时候我却总是目瞪口呆。当我所期待的到来时,对我总是出乎意料。

由于我从来没有在自身中找到背叛谁的品质,我从来不能相信有谁感觉到被我背叛。这见解是种愚蠢的谦逊,假使事实上的事实——那些我所期待的意想不到的事实——总是不来确认它。

我都不能想象,人们由于同情而敬重我,因为,尽管身体上的笨拙的和不接受,我没有到那种有机粉碎的程度,来进入围绕他人同情的轨道,而且那种同情有对它也没有吸引力,当它明显地不配;是不能有对我身中值得怜悯的,因为对精神上残疾的人永远没有怜悯。这样,我从他人的不屑的引力中心掉下来,我不倾斜[1]于任何人的同情。

我全部的人生一直想去对此适应,不去感觉它太过分的残酷和潦倒。

需要某种知性的勇气,让一个人勇敢地承认,他不过是一块人类破抹布,遗属的津贴,尚且在收进疯人院界限之外的疯子;但是要有更大的精神勇气,承认了这些,来创造一种对他的命运完美的适应,毫不抗拒地,不委屈,无任何姿势表情,或比划出姿势表情,接受大自然强加给他的有机的诅咒。要想不为此感到痛苦,是想要得太多,因为接受恶,把它当成善,把他称作善,与人类不相容;而,当将它当作坏事来接受,就不可能不对其感到痛苦。

从外部自我构思,是我的不幸——对我幸福的不幸。我看自己如同别人看我,我开始鄙视自己,不尽然因为承认自己那种我因之合该受蔑视的素质,而是因为我开始像别人一样的看待我自己而感觉到某种他们对我感觉到的蔑视。我感受自我认识的耻辱。由于这个骷髅地没有高贵,没有几天后的复活,我除了忍受此中的卑贱别无可求。

我懂得,不可能有谁爱我,除非他缺乏一切审美意识——而于是乎我为此而轻蔑他;而且即便是同情我,不能不过是他人冷漠的任性。

清楚地看见自己和他人如何看见我们!面对面看见这个真相!基督在骷髅地最终的叫喊,当他看见,面对面,他自己的真相:主啊主,为什么要抛弃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7 16:33:03

主题: 再翻译一首雷斯
风看不见的手从草上抚过。

当松开来,在绿色的空隙间

红艳的罂粟,黄色的矢车菊,一起跳跃

还有别的,不立刻明显的蓝色的小花。

 

我没有谁去爱,或想要的生活,或要去偷的死亡。

就像风吹过草只将它们弯倒再恢复到原状

也吹过我。一种欲望徒然地吹拂我。

意愿的茎,想象之物的花,

都恢复到原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30-1-1921



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妙法莲花泾》,外文理解有时也是这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7 03:29:56

主题: 雷斯的诗直译和译意
A cada qual, como a estatura, é dada
        A justiça: uns faz altos
        O fado, outros felizes.
Nada é prémio: sucede o que acontece.
        Nada, Lídia, devemos
        Ao fado, senão tê-lo.

原文直译,是这样的:

对每个人,如同身高,赋予
         公平:有的让他个子高
         命运,另一些幸福。
什么都不是奖赏:发生了就发生了。
         什么都不,莉狄娅,我们不欠
        命运的,而不过是有这个命。

译意一下:

命运给每个人的公平就比如身高:
有的个子高些,
        有的幸福些。
这些都不是奖赏:碰巧发生而已。
什么,莉狄娅,我们都不欠
命运的,不过是认命。
20-11-1928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6 10:53:00

主题: 雷斯的颂歌
什么都留不下什么。我们什么都不是。
拖延一会儿压着我们的,潮湿的
泥土强加给我们的窒息的黑暗,
有点阳光,有点空气
定好的法律,高高的雕像,终结的颂歌——
一切都有它们的墓穴。如果我们有夕阳,
肉体,有一个内在的太阳给他血,
为什么没有夕阳?
我们的所为是我们之所是。没有什么
创造了我们,统治着我们,终结了我们。
我们是讲故事的故事,是延迟的,
繁殖的,尸身。
28-9-1932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5 06:26:11

主题: 雷斯的诗
有一种颜色追逐 我,我讨厌它,
有一种颜色在我的恐惧中暗示。
    为什么颜色有持续地
    在我们灵魂里的力量
        像个幽灵?
有一种颜色追逐我,时时刻刻
它的颜色变成了我灵魂的颜色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4 03:38:53

主题: 雷斯(佩索阿的另一个化身)的颂歌两首
之一

花我爱,不寻找。如果出现
我高兴快乐,在寻找快感里
有寻找的不快。
让生活就像阳光,是赋予的,
我们不摘取花,因为摘取下
不是我们的,是死的。
16-6-1932

之二

歌声,笑声,鲜花照耀
             我们有死的命运,
来掩饰荒凉的,夜色的,
             我们思想的深处,
已经在生活中弯曲的,
             火成岩快乐的念头下,
已经意识到苍白的希望
             从混沌中我得到重生。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2 15:27:01

主题: 坎坡斯(佩索阿)的诗,里有一种幽默
啊,不履行义务,满脸的清爽!

爽约是积极地在乡村!

不能信任我们是何等的逃避!

聚会的几个小时已经过去,我现在呼吸得更通畅。

我放了他们所人员的鸽子,以没精打采的思考,

我等待着我知道它不会出现的去那里的意愿。

我是自由的,反有组织的穿着打扮的社会。

我赤身裸体,浸在我想象力的水里。

已经晚了,我在任何两点中的一点,同一时刻的两点,

故意地同一时间… …

好吧,我就在此处梦着诗句斜体地微笑。

生命的这个辅助部分是这么有趣!

我甚至不能点下一支烟… …如果是个手势,

留给别人吧,那些等着我的人,在不协调[1]中,这就是人生。

17-6-192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10-01 10:46:18

主题: 坎坡斯(佩索阿)的诗
英国姑娘,金发女郎,那么年轻,漂亮
当初她要和我结婚… …
真遗憾我没有和她结婚… …
我会是幸福的
可是我又怎么知道我会是幸福的?
我又怎么知道关于会是的会是的事情,
那种从未是过的?

今天我后悔当初没和她结婚,
可是甚至在我能够有后悔和她结了婚的的可能性之前。
而这样就把一切都后悔掉了
而悔恨是纯粹的抽象。
给人某种不适感
可是也给人某种梦… …

是啊,那个女孩儿是我的灵魂的一次机会。
今天,后悔是远离我灵魂的东西。
圣上帝!没和一个我应该已经忘记的英国女人结婚是多么复杂!… …
可是,如果她没有忘记我!
如果(因为这事儿是有)我依然而且不断地记起
(我不觉得我丑,因为丑人也被人爱
而且有时候被女人爱!)
如果没忘记我,还记起我。
这可的确是另一类的悔恨。
另一个没有忘记的人痛苦。

可是,说到底,这是虚荣的猜想。
她要是抱着第四个孩子,想起我很不错
负载每日镜报上看色猫玛利亚。

至少把情况想成这样最好。
是一幅英国城郊的家庭画。
是金发的私密的风景,
悔恨是阴影… …
无论如何,如果是这样,留下一点妒忌。
另一个人的第四个孩子,每日镜报在另一个家。
却可能是。
他们在英国早餐吃果酱… …
我用英文报复自己是个葡萄牙傻蛋。

啊,但是我依然看见
你的眼神,的确像蓝色一样那么的真诚
像另一个孩子瞧着我… …
并非用诗句的盐的笑话就
让你在我心上的形象泯灭;
我不对你装,我唯一的爱,我对人生别无所求。

29-6-1930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