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401000000 ~ 20170501000000


2017-04-16 04:29:35

主题: 佩索阿索男式的情书
我永远学都不会怎样来调节我的灵魂,好携带着我的身体来占有你的。在我之内 ,就连是一想到此,我便磕绊在看不见的障碍,陷入我不知何谓的网。我要是想真的占有她,还有什么更多的事不会对我发生?
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连试图做这件事的能力都没有。连调整自己,梦着去做都不成。
就是这些——我的女士 ——我要写在你的无意的问询的眼神的涵义的边缘的话语。在这部书,您首先要读这封给您的信。如果您不知道是写给您的,那我也甘认。与其说是我写来为了告诉您些什么,更是为的自娱自乐… …只有商业信函是发出去的。所有的别的书信,都应该,至少对高级人来讲,仅仅是他写给他自己的。
我没有再多的话要对您讲。 请相信能多敬仰您我就多敬仰您 。倘若有时候能想起我,将不胜快慰。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4-15 06:14:19

主题: 冷漠的美学——取自佩索阿的《不安之书》
ESTÉTICA DA INDIFERENÇA
冷漠的美学

面对每一件事物,梦想者应该寻求去感觉的是清晰的冷漠,在该事物中所给他造成的冷漠。
以一种立即的直觉,懂得从每件物品或事件提取出其中能够可梦的,将其现实的一切留在外部世界死掉——这才是智者应该寻求的自我实现。
永远不真诚地感觉自己的情感,将其苍白的胜利提高到那种程度,漠然地看着自己的野心、焦虑和欲望;经历自己的快乐和痛苦,仿佛是经历在一个与己无关的人的身上。
最大的自我控制是对自己的无分别,把灵魂和躯壳当作庄园,在那里,命运之神要我们度过此生。
高傲地对待你自己的梦和私密欲望,en grand seigneur (… …),内心文雅,不理睬它们。要对自己知耻;要意识到我们的在场并不是独自的 ,我们就是自己的见证,而因此,重要的是面对我们自己的行动如同面对一个陌生人,有一种考究宁静的外界线,无分别因为高贵 ,冷淡因为淡漠 。
为了不在我们自己的眼中下降,只须习惯于没有野心,激情,欲望,希望,冲动,不安。为达到这一点,我们要永远记住我们总在是当着自己面前,我们永远不是独自的,以便能够为所欲为。这样,我们就掌控住有激情和野心,因为激情和野心是我们对自己的放任 ;我们将没有欲望也没有希望,因为欲望和希望是低贱的不优雅的姿态;我们也没有冲动和不安情绪,因为急躁在他人的眼中是不文静,没有耐心从来是一种粗俗。
一个贵族,是那个永远不忘记他从来不是孤自一人;因此习惯和礼仪是贵族的属性。我们将贵族气质内化。我们将其从宫殿和花园里拔出来,种在我们的灵魂和我们存在的意识里。在习惯和礼仪上,我们总是在自己的面前,风姿考究,如在他人面前。
我们每个人就是一个完整的社会,神秘 之全社区,对这个社区的生活我们至少应该变得优雅而卓越,让我们感觉的盛宴中有极致与谨慎,而因此,在我们思想的聚会中清醒,有礼节。在我们的周围,可能有别的灵魂们从他们肮脏和贫穷的社区站起来;我们清晰地划出我们的范围从哪儿起由哪儿止,从楼房的界限到我们的怯懦躲藏的内室,全都是贵族气的,静谧的,在节制或静音的展示中雕琢出来的。
懂得为每个感受找到她自我实现的平静的方式。做爱仅仅归结为是一个爱之梦的影子,月光照见的两个小波浪之间的苍白颤抖的间歇。将欲望变成一种无用的和没有攻击性的东西,变成仿佛是灵魂孤自的温柔的微笑;将灵魂变成一个东西,一个永远不想自我实现,不去说自己。对仇恨,让其安眠,如同一条囚禁的蛇,告诉恐惧,将其表情仅仅留下痛苦眼神,而在我们灵魂的眼神中,唯一的与美学相兼容的态度。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