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701000000 ~ 20170801000000


2017-07-27 18:49:50

主题: 佩索阿诗,好像整理一下可以用《回娘家》的调唱
给莉莉的诗

 

我拿着只酒瓶

去打葡萄酒

攥着一分钱

去买面包

扎上一条绸带

为了去臭美

 

一个小伙子

跟我后面跑

瓶子掉地上

丢了一分钱

扯掉我的绸带… …

看我多倒霉!

 

我要是没拿酒瓶

也没去打葡萄酒

也没扎上蝴蝶结

去街上臭美

没有小伙子

跟我后面跑

看我去做什么

就什么都没有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7-20 05:11:53

主题: 佩索阿诗 2
我以就像要停止的脚步走在
      空荡荡的路上
都不感觉空茫冰冷的雨
      是坏事儿或不适... ...
 
在模糊不辨的街道的夜中
      走着,漫不经心,
轻轻的雨,在我裸露的脸上
            是忘却的露珠… …
 
是的,我忘了一切。在夜里
      我也是夜
我是[… …]茫然
      魔幻的幽灵
 
在空空中,形成我的,是我,
      形成夜的,是忧伤,
我这人的存在[1]不是我
      是持续的未名… …
 
什么是忘却在散步与街道
            之间的直觉
我在雨中行走,愁苦,冲淡,
            我的脸裸露。
14-2-1929


[1] Meu ser existe sem que seja meu / E anónimo persiste,这里在ser,一般翻译成“存在”之后,又用了existe,存在。这便使处理上很为难,不能翻译成,“我的存在存在”,下一句的persiste,也是“坚持存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7-16 17:02:16

主题: 佩索阿诗 - 我不要玫瑰
我不要玫瑰,只要有玫瑰。
只有我不能有玫瑰时我才要玫瑰。
我该怎么办
随便什么手都能摘玫瑰?

我不要夜,除非当彩霞
将其变成金的,蓝色稀释。
我的灵魂所忽略的
是我所像占有的这个。

为什么?… …我要是知道了,就不去
做诗,去说我尚且未知
我有可怜和冰冷的灵魂… …
啊,用什么施舍温暖我?… …
1935,1,7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7-09 08:11:17

主题: 佩索阿的反思
第一篇文章

当我所属于的那一代人出生的时候,看见的世界是对有头脑、同时又有心的人,缺乏支持的。前几代人的破坏工作,把我们所出生的世界弄得,在宗教秩序上,没有安全给我们,在道德秩序上,没有支柱给我们,在政治秩序上,没有安宁给我们。我们已经生在全面的形而上学的痛苦中,全面的道德痛苦中,全面的政治不安中。我们之前的那几代人,沉醉于外界的公式,理性和科学的纯过程,摧毁了基督教信仰的一切根基,因为他们对圣经的批判,从对文字的批评上升到对神话批评,把福音书和之前犹太人的宗教史化作一堆不确定的神话、传说和纯粹的文学;他们科学的批评逐渐地指向错误,指向福音书原始“科学”的野蛮的很傻很天真;而同时,争论的自由,将所有的形而上学问题都放在广场上,同这些问题一起,拖拽来是形而上学的宗教问题。沉醉于一种不确定的东西,将其称为“积极性”,这几代人批判一切道德,细致地研究了一切生活的准则,并,以对理论的那样的冲击,乃至于所留下的没有任何东西是确定的,以及这种没有确定的痛苦。一个这样的在其文化基础上没有纪律的社会,显然地,只能在政治上,成为这种无纪律的受害者;正是这样,当我们醒来,面对的是一个对社会新事物贪婪的世界,并[且]乐观地去征取一种不知何谓的自由,一种从未定义的进步。

可是我们父辈的剥蚀的批判主义,为我们留下的遗产是,作基督教徒的不可能性,没有给我们留下他们的那种(… …)满意感;给我们留下的却是对已经建立的道德公式的不相信,没有给我们留下对道德和对人性地生活的规则的漠不关心;却留下了政治问题的不确定,没有留给我们的精神,那种对如何解决那种问题的漠不关心。我们的父辈尽情地摧毁,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尚且有过去的坚实的折射的时代。恰恰是他们所摧毁的东西,给社会力量,以能够摧毁而不感觉大厦在开裂。我们继承到的却是毁灭和她的后果。

在今天的生活里,世界只属于那些愚蠢的人的,属于那些不敏感,好激动的人的。争得活着和成功的权力,在今天,几乎是以在精神病院里住院的人奋争的同样的程序。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