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801000000 ~ 20170901000000


2017-08-28 09:01:19

主题: 佩索阿的,很适合未名
那里,一切都是破碎的,未名的,无主的。在那里我看见宏大的柔情的运动,看上去,我觉得披露出了悲伤的灵魂的深处;我发现那些运动不持续比话语更长的时间,而且有根——多少次我以对某种与慈悲类似的事物静观的人的智慧发现了它,由于调子翻新得太快又失去,还有别的几次,在晚餐的葡萄酒的柔软里。总是,在人道主义者和葡萄酒糟老烧酒之间有一种系统的关系,余杯残酒,或口渴的废话,夹杂着豪迈的手势,使他们极度痛苦。

那些人物全都把灵魂出卖给了一个地狱乌合之众的魔鬼,肮脏下流,游手好闲。活在虚荣和仇恨的毒液里,瘫软地死在话语的垫子上,吐沫星子的蝎子酱里。

所有这些人最卓越的就是一点都不重要,在任何意义上,彻底地。一些人是主要的,且成功地不存在了的报纸的编辑;另一些人有在年鉴中可见的公共职位,并成功地在生活中乏善可陈;还有人甚至是神圣的诗人,可是一样的灰尘使他们呆蠢的脸变得苍白铁青,一切是抹了防腐油的僵尸的坟墓,手叉着腰,做出活人的姿势。

我从滞留在那种聪明头脑的流亡的短暂时间中,从许多单调和可怜的时间中,保留下某些从虚无中剪下的侧影,偶尔对侍者的某些手势,总之,一种身体的恶心和对某些黄段子的记忆。

在他们中间,间或,就像空间,有年龄大些的人,其中有人会说老年间的段子,像别人和同这些人一样,说别人的坏话。

我从未像,当我看见不想要这种可怜的荣誉的底层人,被他们这些下层人恶语伤害时,那样地感到对公共光荣的底层人如此的同情心。我认识到这些被伟大所遗弃的人胜利的原因,是因为与他们相比较,而不是与人类相比,才胜利。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8-23 03:57:54

主题: 金马桶和共享经济的共性
网上说,艺术家设计了一个黄金马桶,人们排队到厕所去体验,“观赏”,拍照。
艺术家创造的意图,应该是对黄金崇拜的讽刺。蜂拥去排队,也在设计之中。
意思是,只要是金的,马桶也神奇。化粪便为神奇。
总之,人们就快乐的被他骂一场。
 
民众若是真的喜欢马桶创意,还不如就造一套水晶的,管道外露。人们围观全过程,就放在市中心广场,我们人类无聊到排泄崇拜的时候,肯定有专家站出来,辩护说,那是种行为是艺术,而且,能治病。
可是我觉得,即使是金的,共享就可能传染疾病。

说到病,就想到共享经济,觉得其实挺脏的 。

不用洁癖,普通人,稍微的想一想,就会觉得共享的单车,汽车,雨伞,还有别的可能的共享,都很脏。甚至是流行病的传染源。
不知道用过一次,如何清洗。
反正,觉得挺恶心的。不知道谁用过,怎么用。无法想象,是否有阶级敌人破坏。
建议至少成立些一次性手套厂,坐垫厂。共享的时候,戴上手套,垫上坐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8-14 18:12:18

主题: 佩索阿诗 谁给我洗洗我的心
洗衣池上洗衣的妇人
用力在青石垂打衣裳
她歌唱而且唱得悲伤
因为她为生活而唱歌
所以她的歌也很快乐

假使我能有那么一次
把诗句写得就像她
对衣服用力垂打那样
也许我会洗掉
各种各样的命运

这里有很大的一致性
既无思想也无理性
甚至唱到一半就停
在现实里垂打衣服… …
谁给我洗一洗我的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7-08-14 17:48:39

主题: 这件事我不懂,好像穿越了
夜里做梦,赶火车,一个车站的月台上,来了火车,刚要上,觉得不对,方向是反的。要在对面的月台上车,可是两个方向的车一起来。我想跳下月台,在从对面上去,可是看从路基到月台的高度,似乎不容易爬上去。于是我就从月台外面绕过去,跑。快到的时候,那辆车开了。车里面人很拥挤,像地铁高峰时候那样。我向司机招收,他也不停车。因为似乎有急事,要和人在下面不知那一站集合。如果我错过了,就找不到要去的地方,因为我不认得路。
因为过去的这趟车很挤,我心里侥幸,觉得也会有像我一样没上车的人,那些人或许会等我们。于是我决定上下一趟车。
下一趟车,是运货那种车厢,要爬上去。虽然有登脚的铁梯子,但是车厢很高。我手里拿着行李,又要扒车厢,有担心火车要开了。正在用力向上翻到车厢里面去。因为我不能放弃,行李已经扔了进去。
啪的一声。
我从床上掉在地板上。
摔得踝骨,膝盖侧,髋骨很疼。幸而没摔到肩和头。大概是我用手臂支撑了一下。
可是有点不对。
我仰面躺在床上,从床左侧摔下,身体的左侧应该先着地。为什么摔到的是右侧?
而且,梦里我是用左侧翻进火车厢。也应该是左侧着车厢的地板。

我觉得证明了,传说的,梦都是反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