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401000000 ~ 20190501000000


2019-04-17 12:46:31

主题: 佩索阿的爱情诗
我的爱情小又小
小到我都找不着
一个跳骚踢一脚
把它踹到床下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17 09:35:58

主题: 换个新的,还是佩索阿
明亮的夏夜
感觉上有绒毛
轻轻落下并抚弄
再也睡不着

年轻时,教会我们动情
长大了,我们学会真相

导致

寻找真情太软弱
适应感情太冷酷
1920.4.6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16 13:20:36

主题: 佩索阿的悲愤诗
啊, 可悲,卑贱的愤怒,
不能忏悔的绝望
以一种喊叫的腔调, 我流血的心
最后凄厉的尖叫!

我说话,说出的词语是一种声音
有苦难言,就是我
啊,从音乐把你的喊叫腔调的
秘密拔出来!

啊,连叫喊的运气都没有的痛苦的狂怒
愤怒叫喊达不到
比寂静更大的范围,从空中返回,
在虚无的夜!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12 18:04:42

主题: 黑洞就是孩子的肥皂泡,瞧佩索阿这首诗
孩子们在游戏
从一根麦管吹出的肥皂泡
是透亮而完整的哲学。
明亮,无用,瞬间即逝,如大自然。

如同万物看上去亲切,
是那种精确,浑圆,
轻飘飘的空浮的东西,
没有人,就连吹肥皂泡的孩子都不求,
想让它们超过所显现的样子。

有些在明亮的空中几乎看不见,
就像吹过的微风,轻拂花朵
我们知道她吹过只是因为
某种我们心中的触动
才更清晰地接受一切。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3 18:18:20

主题: 佩索阿的诗才是朦胧诗
用你的心不在焉的手
在梦和生命的织机上
织我的灵魂
你的在场是
我的所有和你的多余之间
平静生活的一笔债

织女,你娴静地纺织,
我的心,我的愁,
我的渴望,
你的手,不定而空茫,
你的动作就像是
水中划桨在远方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3 00:56:37

主题: 佩索阿十四行诗,——我们的心上活着死神
被夜晚,空荡,轻轻的
风摇动,树木喃喃细语
你和我在忘记的墓石上
游荡的忧伤的情感结婚

此刻,在逝去的寂静中,
有多少灵魂的思想!
什么上帝保藏着对他们
那么遥远而迷失的知识

啊,多么完全地死去了!
轻盈或坚强的生活不需要他们
没他们,他们曾爱过的人照样

走的给留下的更坏的运气
我们才更多埋葬死去的人
在我们的心上,活着死神!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2 15:47:12

主题: 佩索阿的十四行(13行)诗
反对我活着的梦
不愿让我醒来的希望
永不如意的虚构的爱情
蒙面的永恒的光荣

我,不疯的疯子,无论经过哪里
这些荒诞的东西共同编织一张网… …
哪怕命运再加帮助我,
我相信她的上帝把我遗忘

因此我被驱逐流放,
把那个惊奇的海岛想象,
植物茂密,自然风光… …

没有水果,没有淡水,
海难的沉船露出了龙骨… …
… … 

说明:这是一首十四行诗,最后一句,用删节号,或许是还没有写完。这首诗,明显具有卡蒙斯的影响。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2 02:04:48

主题: 佩索阿的世界观
大马士革直街

只有没遇到深刻痛苦的人
才找不到,主啊,你的大道。
和你一样,须是深沉的灵魂,
似你一样受苦难,于是,
才混淆,理性不可理解地,
你所是的意义,听见
发了疯的灵魂叩响你的大门
在我们的存在四周有一道光
你相助的手,盘悬其上… …
一株枯树
        你的十字架孤孤零零
[… … ]

只有,心陪伴着思想,下到地狱的人
只有在没有大海冲刷的海滩的人
惊恐万状,看不见别的,除了黑暗… …
只有,失去一切,赤裸,困苦,的人
最终,孤零一人,与无穷相伴
冷静地,知道
宇宙只是空
无穷不能爱
只有那个人,才感觉是孩子
是所有人和一切的孤儿,
没有父亲在可理解中。
1928.1.27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1 18:15:20

主题: 今天没事,再翻译一个简单的佩索阿
我已梦见
那首歌
法多
我臆测
现在正
唱完了

多安静
下午
熄灭了!
灵魂呢?
空荡荡
在着火。

什么感觉?
——渴望?
幻觉,
仅是这?
我不信心
那首歌。

如此忧伤
月光
罩着我
爱情
是一种
美好感觉?

那么空洞
大地
整个…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1 16:50:41

主题: 汉语与葡萄牙语很不同,佩索阿的诗,只能说个大概
我想对某个人说话
像我已经对他说过
非我所想,非所感觉,
而是我现在所是的

不是以话语——甚至
少许的话都是空洞
一个微笑或眼神
是如同说出的唱歌——

而是由灵魂朦胧的
绽放一朵述说的花
还未及打开,以嗓音,
以象征,或存在… …

一个间歇或者遗忘,
对动作或者表情,
尚留在眼神或听觉,
如同是发自心中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9-04-01 05:29:35

主题: 佩索阿
再见,再见,希望总是来晚
有时,当来到,已经是怀念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