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27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十七世纪的巴西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1-08
更新时间:2015-01-08
浏览:272次
评论:0篇
地址:85.
::: 栏目 :::

__ 摘译自安东尼奥•韦耶拉神父的传教事业报告《伊碧雅帕巴山的传教报告》,标题译者所加。

1630年,荷兰人占领伯南布哥,不久又攻占塞阿拉城堡。他们收服了周围的所有印地安人。山中的印地安人对荷兰人的态度不尽一样,直到1642年,是他们的盟友,并以这个名义,参加玛拉尼昂的战斗,和葡萄牙人交战,也和他们自己本族人塔巴加拉人交战,但是他们在这场战争中从荷兰人那里所获的钱财太少,他们不满意荷兰人的报偿,于是起来造反,为他们死去的兄弟报仇,结果大获全胜,先是智取了坎穆钦城堡,后来在塞阿拉对阵,弓箭和刀剑拼杀。
但是荷兰人的狡诈多谋很有效,他们巧妙地伪装,施以厚赠,平息了土著人的怒气,不但与荷兰人和好,而且投靠归附了他们。土著人甚至让荷兰人作村子里首领,几乎所有的村落都有几个荷兰士兵把守。同异端的接触,他们有了榜样,有了教理,可怜的塔巴加拉人悲惨处境几乎难以想象,因为在以前尽管他们之中没有真正的信仰,但是有对信仰了解的欲望和崇敬,此刻,不但失去了对真神的敬畏,反而从异端吸收了大量对真理和天主教礼仪的轻蔑和厌恶。从生活层面,土著人也广泛地接受和拥抱荷兰人的生活方式,他们之间是那么的相似,异端与土著几乎难以分辩。这些罪恶,出自他们的罗切拉,整个这段时期,山林里的塔巴加拉人的情况真是无法述说,并非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在自我埋葬。这一带海岸,到处浅滩密布,由于风暴和海流,浅滩的位置不断地变化。许多不同国家的船只,在这里遇险,发生海难。这下正成了残忍贪婪的塔巴加拉人的猎物,所有一切能逃离大海的,都落在他们的手里。抢劫可怜的落难人的财富,夺取他们的性命,吃掉他们的身体。当人们从惨痛的经验吸取教训,学会航海人躲避这些浅滩的危险以后,贪婪的土著人却给他们发明了新的,更迷惑人的眼睛的险滩暗礁,很多人在那里遇难。他们派几个强盗来到过往的海船上,对他们说,要用珍贵的龙涎香交换船里的货物,于是商人带着货物,随他们来到陆地中了圈套。就在几年前,发生了这件事。一艘商业公司的船,船长叫佛朗西斯科∙达∙库尼亚,他听信许诺,有龙涎香,就派出三十名水兵到岸上去。这时,海滩上出现三十个印地安人,强行把他们捆绑起来,带进了丛林。在那里把他们全杀死,煮熟了,举行一场欢庆会,把他们全部吃掉。留在船上的人,只看到他们伙伴的青烟,却没嗅到他们期待的龙涎香味。这就是伊碧雅帕巴山塔巴加拉人的野蛮人生活,就是那些山林里孕育和隐藏的野兽,当伯南布哥的逃亡者携带来别的更离奇的、更精致的毒药来帮助他们之后,他们就变得更加的凶残。
… …
很多伯南布哥的印地安人都是在荷兰人中间出生并长大的,没有见过别的榜样,不了解真正的宗教。其他人集结在军旗下,生长在军队的纪律之中,大部分的军队,都是由欧洲各国中最失败、最腐败,最堕落的一群人组成。在伯南布哥的礁石丛里,那个新荷兰的朝庭和市场,有阿姆斯特丹的犹太人,英国的新教徒,法国的加尔文主义者,德国和瑞典的路德派,和所有北方的教派,是所有这些特殊的错误构建的通天塔,普遍而公开的无神论,在这里除了利益,不知道别的神,除了欲望,不知道别的法。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