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43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传教旅途的艰辛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1-17
更新时间:2015-01-17
浏览:288次
评论:0篇
地址:85.
::: 栏目 :::

《伊比亚帕巴山传教记》中,韦耶拉神父有大段关于传教旅途的描写,笔触生动,像《国家地理》的摄影大师,将读者带回四百年前,置身于荒蛮的自然环境,下面是几段摘译:

在大西洋里所经历的航行中,最困难的、艰苦卓绝的,莫过从马拉尼昂到塞阿拉的沿海岸的航行,不光是因为大量的暗礁浅滩,到处阻断航道,更是由于季风固执地阻挠,和无止境的水流。这股汹涌澎湃水流从好望角形成,初起时在非洲和美洲之间,洋面宽阔,到圣阿古斯蒂纽海角与诺尔顿海角之间,大洋突然变得狭窄,在那个拐角处,形成激流,冲击着海岸,卷走一部分被她吞没的土地,甚至席卷了天空,狂风裹着恶浪,海水好象被牢牢的抓住,永不停顿地从东向西涌流。航船受不断的烦扰,汹涌的水流,经常散乱的小风,使这一带的海岸几乎无法侧帆航行,从帕拉到马拉尼昂,无论如何,不能出海,从马拉尼昂到塞阿拉,航行起来十分的吃力,困难重重,一年中只有严冬季节的几个月,才勉强可以航海。
在这几个月中,只能在黎明时分,凭借陆地吹来的微风航行。这种风是飘忽不定的,持续很少的一两个时辰,然后便是整日、整夜、甚至几个星期、几个月,暴露地抛锚在海岸,没有任何屏障。这种辛苦,繁重而折磨人,简直超过人类忍耐的极限。更坏的结果是,在如此疲惫不堪的拼搏之后,很多时候,航船不得不返回马拉尼昂靠岸,就象此次的双桅帆船。要前往坎穆钦的神父和战士们,奋力航行,经过50天,才抵达普勒吉萨河,而返程,才仅仅用了12个小时。
… …
一只强大的葡萄牙卫队一直把神父们护送到普勒吉萨河。因为要穿越二十五里格望不到边际的沙滩,那里平常被人称作“大床单”,这一带经常有塔布亚人出没。告别了卫队,就立刻发现,接下来的行程中,灵魂拯救者的敌人,如何阻挠这次旅行。这段路途,既没有村庄,也没有旅店,最大的困难是必须背负着干粮,那是当地用面粉制做的一种饼干,人们称它叫“战粮”。用藤篾编制的口袋,覆上树叶。就这样,他们扛着干粮袋,一则是为了减轻重量,二则是吃的时候也没有计划,行军到第十三天后,神父们再查看所携带的口袋,里面除了树叶别无杂物。整个军队,六十张嘴,没有了一粒粮食。所有人投票主张返回马拉尼昂。他们没有了吃的,前面还有四分之三的路程。而且剩下的路,更难走。神父们的意思是,与其返回去的路上受罪,不如往前走受罪,并且鼓励印第安人这样做,剩下的路程,他们就靠吃螃蟹和少量的一些鱼。他们两次遇见特勒门贝人的聚落,送给他们一些鱼。其中有个聚落的首领名叫塔图瓜苏,是去过马拉尼昂的人,给其他人做翻译,他不主张向葡萄牙人开放这一带海岸,被外国人败坏风俗,他的话被聚落里的特勒门贝人接受。因为这是第一次葡萄牙人进入内陆的远征,他便想斩断线索,绝除后患,在夜间将葡萄牙人一网打尽。为了这个目的,他先邀请队伍里的印第安人去捕鱼,捕鱼要在夜间,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为了对付八名葡萄牙士兵,也想办法支开他们,明显是受魔鬼的启发,布置了美人计。他们答应送来聚落里的女人,让士兵们远离神父,痛快地享乐。把主要的兵力埋伏在丛林里,单等人们最疏忽大意的时刻,突然动手。神父们对这些阴谋毫无察觉,像往常那样,做晚祈祷自我反省,准备睡下,就在反省祈祷的时候,突然闪现出一种疑虑,毫无疑问是守护天使的启示,他们开始怀疑特勒门贝人的意图,推测在这种热情款待的后面,肯定藏着什么阴谋,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很可能是个陷阱。原来本想第二天黎明出发,就凭这种担忧,没有任何迹象,也不做任何调查,他们当即下命开拔。哆哆嗦嗦,不敢出一点动静,惊慌失措地走了一整夜。第二天天亮,他们才死里逃生,躲过已经宣布的死亡。
… …
在一路上遇到的很多巨大的危险和困难中,其一就是要渡过十四条水势浩瀚的大河,渡河都在入海口,海水与河水相混合,这些河上没有渡船,要十分艰苦地从马拉尼昂带来。人们要在漩涡和巨浪之间用手拖着它前行,海岸的浪永远十分的猛烈,每一步都波涛汹涌,巨浪重重的冲击着独木舟和拖着它的印第安人,不仅使连人带舟处于险境,而且危及整个路程,因为成败完全取决于这只独木舟。
很多时候,必须拖着它在陆地上翻山越岭,然后再次将它投放在海中,有时候,一些困难,迫使让所有人将它扛在肩上,抬着它行走许多里格,为了能有船渡河,就不得不从海上,陆地和空中,拖着,拉着,扛着这条小船,可以想象神父们一路上,有多烦恼,痛苦,要费多少口舌,来说服和激励那些人,对他们来说这工作如此繁重,他们几乎没有饭吃,连自己的身体都拖不动。在横渡最艰难的帕拉米林河的时候,湍急的水势如此强大,独木舟打着旋,被冲出三里格以外的深海,大家都觉得乘在上面的安东尼奥•利贝罗神父和七名印第安人性命休矣。在这个紧急时刻,大家都祈祷圣母玛利亚,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号,就像人们绝望时刻的哀求。由于圣母的奇迹,在与惊涛骇浪搏斗了五个小时以后,大海把他们冲回到陆地,船上的人都已经精疲力竭,手臂连划桨的气力都没有了。在这种困难中,还出现一种,从来没有见过,想也没有想象到的情况:河流穿过高耸的沙丘,永不停息的旋风从沙丘吹来,卷起非常稠密的沙的暴雨,铺天盖地,落在独木舟,乘舟的人,要拼力地将沙子用手,用桨,用帽子,和一切能用得到的工具,把沙子淘出舟外,即便如此,不能减轻重量,有时甚至进水,让小舟翘起船头。但是一切都服从上天的圣母,她的保佑,使人们逃离一次又一次的危难。祈祷室内长大的人,在这次旅途中,另一个烦恼的遭遇,是更应该感谢和赞美上帝的。这次旅程,长达一百三十多里格,因为要绕过很多小海湾,神父们一直徒步跋涉,没有一点遮挡阳光的之处,在沙滩上,更加酷热,浩渺的沙滩,不见一颗树,甚至木柴都不是从陆地得到,而是海浪冲上海滩的干树枝。他们走到哪儿,就在哪儿过夜,用沙子当床,有时候就盖着沙被,因为他们行进在强风季节,狂风卷起阴沉的沙云,暴雨一样撒下沙子,永不停顿,不小心几个时辰就被沙子盖满身体,甚至埋起来。那风大得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叫人们觉得风成了在陆地上航行的最大的困扰和障碍,因为要费那么大的气力才能冲破她的阻力,人就像是在游泳。总之,由于这是第一次旅行,是这一带海滩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开辟道路,缺乏经验,如同在许许多多的新事物那样,要经历更多的曲折和危险。但是由于上帝的保佑,从虚弱中给人勇气,终于战胜了一切困难。1656年7月4日,旅行了35天以后,神父们抵达了他们向往的伊比亚帕巴山,没了气息,没了颜色,一点也不像活人,旅途和饥饿,休止了他们的生机。可是,这个地方,他们到达的地方,是多么的舒适,可以休息,可以恢复所有的疲惫和劳顿。
… …
一路艰辛,如同我们前面描写的一样,而且完全有可能更加艰难,因为他们的旅行是在三月,正是深冬,可是上帝使那些天很干燥,像在夏天的旱季,只有两天下了场小雨,上帝似乎要赶路的人体会他的恩宠。这一带的沙子很奇特,只要有一两滴雨,就立刻变成成群的蚊子,烦人透顶,钻进眼睛,嘴巴,鼻孔,耳朵,不光是叮咬,而且让人发狂。人们要在泥泞里赤脚前行,被蚊子啃咬着,或许还要死于饥饿,看不到家的希望,找不到丝毫的遮蔽,没有擦干身体或休息一下的地方,就这样夜以继日地跋涉,真是在纸上读起来容易,经历和忍受起来却难的艰辛。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