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283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五十四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8-18
更新时间:2015-08-18
浏览:610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缺乏健康使我享受了长期的休假,可是病痛突然又再次袭击到我的头上。你问我这次又得了什么病,的确有道理这么问,因为没有我没尝过的病痛。可是有一种,我一直是对它忠贞不渝;这种病我看不出什么理由用希腊语“哮喘”来命名,拉丁语的“喘息”表达的意思完全一样。每次发病,时间都极短,就象急风暴雨:半个时辰的时间实际上就过去了。是实是没有谁可能尝试它更久的时间。我忍受过各种疾病的痛苦,所有级别的将我置于死亡边缘的病痛,但是没有比这种病给我更大的折磨。怎么不是呢,如果别的病情仅仅是我“病了”,而在这种病中就象是“吐出灵魂”?所以医生们说,哮喘是“死亡的彩排”,因为总有美丽的一天,我们那“一口至命的气”终于会成功的挣脱,获得它那么多次试图获得的解脱!你以为我充满快乐给你写这些话是因为这次逃脱了?我要是高兴该多么可笑,如同这次危机的结束意味着恢复了健康,就好象以为法院的延期开庭的传票,意味着胜诉那么可笑!
在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总是不断地以镇静和勇气,试图用思想减轻病状。我对自己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需要这么多次的考验我?尽管下手!就象我对什么是死亡没有已经长时期的经验!”如果你问我这是在什么时候,我将告诉你:出生之前。死亡是无存;我完全知道这样的状态:“我存之后”与“我存之前”一模一样。如果说“无存”意味着痛苦,那么我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们必然也痛苦;实际上,在出生前,没有任何苦处。告诉我:一盏灯熄灭之后的境况比它点燃之前更坏,是不是最愚蠢的想法?对我们也如是:我们被熄灭如同我们点亮。在过度的一段时间,我们可能体验到某种痛苦,但是在两个端点之外,我们享受深沉的平静。假使我对这个问题看得对,我尊贵的路西利奥,错误在于我们认为在我们身后有“死亡”,而“死亡”是一个既在我们之前,也在我们身后的时间阶段。死亡是我们之前所流逝的所有的时间;因此,那么,如果我们不开始存在,或者放弃存在,又有何区别,假使说,两种情况的结果都相同,也既是说,“无存”?
就是以这样的思想,或别的类似思索,不断地鼓舞我的勇气(当然是静静地,因为那种情况不适于做宣言!);一点一点的,那种窒息变成了急促呼吸,渐渐平复下来,呼吸间歇越来越宽畅。最后终于结束;可是即便是现在已经过去了,我还是不能正常呼吸;感觉依旧有点呼吸困难。总而言之,对我来说,我只是不想感觉灵魂上的窒息。有件事我可以向你担保:我在死亡的时刻不会颤抖,我感觉对死亡已经做好准备,我从来没有整天地作一个计划… …向一个毫不迟疑地去死的人鼓掌,并模仿他,尽管他喜欢生活!离开,因为如果被驱逐,这里面有什么勇敢可言?然而,我的情况,有点勇气可言:我的确是被驱逐出生活,可是我作出好象是以自由的意志离开她。对一个智者,永远不是被驱逐,因为只有强迫一个人,违背他的意志,离开一个地方,才是驱逐。一个智者,从来不做违背意志的任何事情:他摆脱必然性法则恰恰是因为愿意那种必然性对他所束缚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