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381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五十六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8-19
更新时间:2015-08-19
浏览:200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我简直要死,如果安静对一个致力于作学问的人,象他所认为那样的必要。我此刻所在的地方,四面八方都是嘈杂的声响,因为我的住宅下面,有个公共澡堂。想象那种让人的听觉绝望的各种噪音:似乎有个大力士练举重,用手费力地举起铅杠铃,没有成功,或装作在使力气,只听见憋劲的嗯哼;呼吸中断,然后又通气,于是发出呼啸的哨音,是一种喘息的呼吸;如果碰巧来一个体弱的人,只想作个普通的按摩,于是传到我们耳边的是用手拍打肩膀的声音,一种根据用手掌平击,还是扣掌而击,而发出的不同的声音;可是要是来了个打球的,开始讲他得了多少分,那便是世界末日!还搀杂着所有闹市的喧哗:被当场捉住的小偷,喜欢一边洗澡一边大声唱歌的人,还有那种在洗澡池拍个平板跳水的声音!除了这些,至少,还算是正常的声音,想象一下这时候,突然发出来剃毛匠的高叫,时不时的发出揽生意叫卖,引起人们注意,一种尖厉刺耳的娘娘腔,只有揽到刮腋毛客人的时候才停止,这时候,取而带之的却是顾客的尖叫。还能享受各种的叫卖声:卖茶饮的,卖香肠的,卖点心的,每种饮料和食品的叫卖声都有不同的腔调!
“你的脑子须是铁做的,”——你这样说。——“在这样嘈杂,如此不同的和巨大反差的噪音中,维持运转。我们的克里西坡朋友,如果遇见许多人和他打招呼,都感觉几乎快死了。”的确,我向你起誓,我对这种噪杂的喧嚣的烦恼,并不甚于听海浪和瀑布声,虽然知道有一个民族只是因为不能忍受尼罗河瀑布的声音搬迁了都城。以我理解,听有条理的话,比听胡言乱语,更打搅人,因为前者引起我们的注意力,而后者只是充斥和刺击我们的听觉。我周围的,不造成对我打搅的噪音,还包括街上经过的车轮,给我修房屋的瓦匠,邻居家的木匠,卖乐器的小贩儿,在喷泉边吹试他的长号和芦笛,不是吹奏,仅仅是吹!此外,断断续续的比持续不断的声音更使我难受。我感觉已经对噪音非常有耐受力,甚至有能力忍受为了让划桨手的节奏一致的喊号长的厉声尖叫。我强使自己的精神保持对自身的注意,不为外部所动。任凭外界不论有什么噪音,只保持精神内部没有矛盾,没有野心和恐惧之间的斗争,没有贪婪和挥霍之间的争论,令其中之一想压倒另一方。总而言之,如果我们内心激荡的情欲,外部的安静又有何用?
一切在夜的静寂中安栖。(维吉尔)
这是假的:任何宁静祥和,除非是坐落在理性上。夜使疾病突出,不毁灭疾病,仅限于替换了我们烦恼。在休息的时刻,我们失眠,心神不安,象白天一样;只有道德良知能给我们真正的平静。你看那个人,想办法在他宽敞房子的寂静中入睡:为了不让一点儿声音刺激他的听觉,所有的奴隶都保持默不出声,任何人走近他都掂着脚尖。即便如此,他还是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让各种思虑与睡眠相调解。甚至抱怨听到事实上并没有听到的响声。你觉得这是什么缘故?是他的精神在干扰他,是他的精神需要平静下来,是他的心烦意乱需要被控制。精神不会仅仅因为身体在休息而平静;休息时常常满腹忧虑。每当我们休息时,显得不能保持安静的时候,有时侯我们应该为所作的事兴奋一下,必须用沉思默想正确的活动来愉悦自己。伟大的将军,当看到士兵拒不服从命令,就强迫他劳作,让他更不安静,总让他在警醒中:严肃的管控,不许士兵随便调皮倒蛋;事实上,改正散漫的恶习,没有比让他保持活动更好的方法。很多时候,我们给人想退休的印象,由于对政治的厌倦,或是受够了困难缠身而无人领情的职务;我们恐惧,悔恨交加,可是不久对一个官位的野心又会膨胀。这就是野心没有连根铲除,仅仅是因为事情发展不尽如人意的厌烦或是愤怒。关于奢侈,也是如此,时有一次两次,好象是放弃了,可是立刻开始诱惑这些伪装的节俭的爱好者,正在禁戒实践的当中,(不是被彻底戒除,而是暂时的放开手),去寻求快感,装得越是假,玩得越是烈。恶习是一种事实,公开的承认便不是那么严重,正象疾病,当从孵化期变成显示出它全部威力的时候,也正是接近被治愈。要知道,贪婪,野心,和其它一切折磨人的灵魂的恶行,越是伪装隐藏在冒充的痊愈之后,越是麻烦。我们好象是,而事实上并没有从政治隐退。当我们是诚心诚意的隐退,当轮到我们真的退休了,当我们真的轻视一切如幻影,于是,如上面所说,没有什么能诱惑我们,没有任何召唤——无论是人的还是鸟的——能够打断我们正确的,坚定的,完全可靠的思想。当一句简单的话语,一种机会条件的凑集,就使我们动心,—— 这只是证明我们的性格摇摆不定,不能掌握自我;在我们的内心保持着某种担忧,某种非现实的恐惧,令我们变得总是心神不安,象维吉尔这些诗句里描写的埃涅阿斯:
刚刚我冒着投射来的标枪箭雨
在希腊人的重围中,我也沉着镇静,
——此刻,哪怕微风也让人惊吓
任何响声都叫我惊慌失措
我心惊胆战,为身边的儿子,
为肩头的老父!
在前面的场景,英雄的行为象一个智者,枪林箭雨,无所畏惧,强大敌军武器的进攻,城墙崩塌,成为废墟;在第二种场景,显示出一个平庸的人,充满对命运的恐惧,对任何微小的声音吓得发抖,对这个人,十分微小的声音,都成了巨大的响声,恐惧,害怕,很小的动作,使他失去勇气。他的担负,使他成为胆小鬼。平民的眼中的命运的宠儿,肩上扛着巨大的财产 —— 你会看到他们,“为带在身边的人,为肩上驮负的人而害怕。”只有不为任何哀求,呼唤,诱惑,或是威胁之声所动的时候,才可以被认为是自己的主人,不为之心慌意乱,任何幻觉,周围的声响,都毫无意义。“怎么会是这样?至少该不时,完全地避开噪音,岂不更好?”当然是,正是因此,我不久就会离开此地。我只是想锻炼一下,经历一下,不值得更多时间忍受这种折磨,当我们知道奥德修斯如何给他的武士们想出了一种非常有效的解毒剂… …甚至能抗拒美人鱼(希腊罗马神话中,海妖化成美人鱼唱歌诱惑水手。)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