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406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六十六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9-06
更新时间:2015-09-06
浏览:183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多年不见,我又与老同窗科拉拉诺重逢,我觉得,你不是在等着我添上:“可是上了年纪啦!”实际上,这个人保持着活泼和机警的精神,与他身体的衰弱成为反差。大自然显得有点不公平,将那种热情装在如此虚弱的身体里;除非她恰恰是想显示给我们,充满活力和幸福的精神如何很好地适应任何驱体。科拉拉诺战胜了他所有的残缺,始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重要,最终觉得什么都不重要。所以,我似乎觉得诗人这样说,是不是错了:
当美德住在美妙的身体
更是赏心悦目
实际上,美德天然去雕饰就很好,更显得她的美丽,除了给她所居住的身体的美以外。肯定的是,我开始以另一种眼光来审视我的朋友科拉拉诺:我甚至觉得他是英俊的,不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很好看。从一间茅草屋能够走出一个伟大的人,在一个畸形的,生满皱纹的可怜驱体,能够居住一个如此伟大而美丽的灵魂。我相信大自然很乐于生出这样的人,来证明美德可以生于任何地方。而假使能够创造出剥夺掉驱体的纯洁灵魂,肯定会那么做;而此刻,比这做得要多得多:创造出肢体上残疾却并不因此缺少战胜一切障碍能力的人物。我十分相信,科拉拉诺生来就是做为一个范例,让我们所有人能够看到,灵魂不但不为身体的残缺而痛苦,反而是身体被灵魂的美丽所装饰!
我们在一起很少的几天,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聊了很多;我不时去回想那些谈话,把一些内容写给你。第一天我们辩论,各种美德的三重性,怎么能是等同的。在我们这一派看来,有些美德是第一级的,例如快乐,和平,保卫祖国;出现于不快的情况,是第二等级的,这其中就有抵抗折磨,或在重病中意志坚定。前面说到的第一种美德,是我们立即就愿望的;而另一些,则只有在被迫的时候。还有第三种美德,这些中有谦虚,平和,真诚,待人接物恰如其分,通情达理。这些类型的品德怎么可能有平等的地位,一些是我们的心愿的对象,而另一些引起我们的排斥?
如果我们想给美德建立等级,我们开始来思考什么是致善,考察她在于什么?一个思索真理的灵魂,根据大自然而不是共同意见而给予事物以价值,她与整个宇宙溶为一体,专注地观察一切运动,对思想与行动给予同等的注重,一个伟大的充满活力的灵魂,无论是灾难和幸福都不可战胜的,任何情况下不屈服于命运,超越一切意外和偶然的灵魂,美丽而均衡的灵魂,和蔼可亲,精力充沛,一种健康的灵魂,正直的灵魂,沉着冷静,勇敢无畏,威武不能屈的灵魂,任何环境不能令她狂妄或沮丧—— 一种这样的灵魂,是美德的人格化。这就是美德的形象,假使以一个唯一的形貌而表现,假使是一次性地全部显示出来。现实中,她的形象是各种各样的,根据生活表现给我们的不同的情况和事件:但是美德本身,没有大小。的确,至善既不会受到消减,美德也不会后退一步;但这种情况是有的,可能在对不同的景况作出适当的行为的时候,表现为不同的方式。然而在她凡所触及到本世纪末事物上,都印下她不可磨灭的形象;给我们新方式的行为举止,友谊关系,家庭生活,在家庭生活里,她是以和谐的因素参与进来。一切经由她的手,就变成值得爱,值得崇敬,值得赞美的对象。她的力量和伟大不能够被抬得更高,只是因为,高无上的事物是不接受添加的:没有比直更直的,没有比真更真的,没有比节制更节制的。
整个美德坐落于公平的尺度,而公平的尺度基于恰当的比例。坚定,都不能够试探地动摇一下,信任,真理,忠诚,也都是如此。能够对那些完美的事物有所增加吗?一点儿也不能,否则就不是完美,因为对她添加了点什么。正因为如此,美德是无可增加的,如果有可能,就说明她有所欠缺。诚实也是如此,不可能有所增添,因为诚实也属于前面的那种判断。至于别的,对于社会规范,公平,合法的尊重,你不认为属于同种类型的判断。以同样严格的标准制定?要让一件事物可以作添加,这个东西就必须是不完美的。一切善都遵从这同一个规律:个体的利益和公共的利益都是不可分开的,让我说什么呢?,正如所有那种值得称赞的东西与值得我们努力去作东西那样地不可分。 因此,所有各种美德之间都是那么样地等同,正如所有的美德的实现,和所有的禀赋这种美德的人。
作为有死的植物和动物,他们的德性,同样是脆弱的,短瞬的,不恒定的;他们有生有灭,因此不能一致地评价。然而,人的美德却是以一种标准来衡量,这个标准就是理性,理性本身是完美的,不受制于或然性。没有比神更神性的,没有比上天更上天的。所有涉及道德的,都能减少或颓败,消耗或增加,清空或充盈,不平等在她非常不自觉的运气中统治着。但是,神性只有一个。理性不是别的,就是注入人体的一小部分神性;如果理性就是神的,并且如果一切美德都是与理性不可分割的,那么一切美德就都是神的。但是还有:在神的事物中,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当然地说在美德中也就没有区别。 因此,一方是快乐,而另一方是顽强地抵御折磨,都是同等的美德。在两种情况中,都体现出灵魂同样的伟大,尽管在前者中,是放松的、平静的,而后者的情况是不懈斗争的。不然的话,就是你能在攻占敌人的要塞勇敢的征服者和顽强地抵抗这种围困的士兵的美德之间看出有什么区别?西庇阿在包围努米比亚时是伟大的,他功打得那么激烈,迫使直到那时从来不可战胜的人们,自我毁灭;可是被包围的人们的勇气也是伟大的,他们懂得,一个自由而死的人,就不是真正被围困,正是因此,拥抱自由而死。与此相似,灵魂的别的状态也都是等同的——平静,简易,自由,坚定,沉着,宽容——因为在这些素质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因素,美德,她给灵魂正直而坚贞的意志。
“你是说,在快乐与坚贞不屈地抵抗疼痛之间,没有区别吗?” 在关于两种美德本身上没有任何区别;在涉及这两种美德表现出的景况上有巨大的区别。明显地,在第一种情况,我们面对的是精神紧张的自然舒缓,而在第二种情况,是面对反自然的疼痛。两种情况在最大地极端化这一点上,是没有区别的,在两个极端都出现美德。美德不因环境的而改变:既不因艰难困苦的条件而变低下,也不因舒适而幸福的条件而变高尚;理所当然地得出结论,美德永远是一致的。不论美德在那种情景下表现,她都将表现得同样地正直,明辨是非,目的真纯,因此,这些美好的品质都是一样的,因为表示出不容超越的状态,不论是在快乐中生活的方式,还是面对酷刑的方式,当两个事物是不可能被超越,—— 是因为他们是等同的。实际上,如果某种美好的品德的外界因素,有增加或减少的可能性,在善德中的唯一善性便不再恒常。如果承认这个命题,所有善德的概念便轰然倒塌。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在违背意志或强制下实践的行为中没有善德;一切善德必须是自愿的。在里面搀和进一点点懒惰,责难,犹豫,忧虑——善德便失去最优秀的东西;自我满足。没有自由的地方,就没有善德;畏惧是奴役的同义词!善德享受完全的安全和平静,如果有退缩,或抱怨,以为要作的是件不好的事,这就意味着处在困惑中,在深刻的矛盾挣扎中,一方面被表面的益处所吸引,另一方面因可疑的坏处而退缩。由于这个缘故,一个要诚实地作事的人,永远不应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将其看成是不好的事,顶多看成是一种障碍,自由而自愿地去实践他的行为。善德永远不是遵命和勉强,是一种纯粹的状态,不被任何恶事所染。

我知道这时候你可能对我反驳:“你是不是想说服我们相信,快乐地生活,与躺在刑床,直到打手都没了力气,没有什么区别吗?!”我本想回答说,依照伊壁鸠鲁的说法,即便是被法拉里斯的铜牛烧烤,也会叫喊道:“这儿很好,我一点儿什么感觉都没有!”那么,当我说一场盛宴与甚至让伊壁鸠鲁大喊“被烧烤时感觉很好”的对酷刑的无可奈何的抵抗比较起来是同样的美德,为什么有那种惊讶,还有没有比这更不可相信的?因此,我要说,在快乐与痛苦间,有着巨大的悬殊;要是能选择,我必定会挑选第一种而避免第二种,因为前者是自然的,后者是反自然的。根据这一准则,两者之间的区别相当之大:但是,当涉及到美德,两者都处于一个层次,不论是快活的途径,还是悲伤的途径。挫折失败,悲痛的境况,任何一种障碍,总之,全都不重要,美德都能将他们推倒。正如太阳的光明让星星隐没,美德也以她的伟大,消除并夷平一切不管是疼痛,苦难,辱骂,在美德光芒四射的地方,一切在没有她的时候看得见的,都会隐蚀,一切难忍的不适在触及到美德,就像大海上乌云化雨!为了让你确信就是这样,你看一个优秀品德的人如何毫无犹豫地勇敢做出任何光彩的行为:即使是刽子手来的面前,严刑拷打,面对火刑的柴堆,优秀品德的人都会挺身向前,只注重他的责任,而不是将遭受的痛苦,那样地相信自己的正直的目的,就像面对着另一个优秀品德的人,在这个人的眼睛里,他的行为是真正有益的,可靠的,成功的。一种正直的行为,哪怕是痛苦而艰难的,即使是在贫穷,流放,疾病中,对一个优秀品德的人非常重要。举个例子,比较一个优秀品德的富人,和另一个除了内在财富一无所有的人,两个人都同样堪称“优秀品德”的人,尽管他们在财富的条件上不同。根据前面所说的,同样的判断应该适用于事物和人:在一个强壮发育的躯体里,和在多病残疾的身体里,都同样被赞美。因此,不应该以为,命运给你完好的躯体就比给你残疾的身体,你的美德就更多些:假使不是这样,就如同我们以貌取人,判断谁是主人谁是奴隶。一切属于偶然统治范围,钱财,身体,荣誉,只配奴隶的待遇,那是昙花一现的,过渡的,易腐的,掌握不定的;相反,美德的功业是自由的,不可摧毁的,命运待我们好,也不求得更多,遭受任何物质困境也不寻求更少。我们选择友谊的时候就应该这样做,我们对自己的希望的事物,就该这样行。我相信,你不会认为一个人富豪就比一个穷人更品德优秀,也不会觉得一个强壮的浑身肌肉的人,就比另一个瘦弱的人品德优秀。以同样的思路,你肯定不觉得舒适平静的环境比要求精力和奋斗的环境对你更有吸引力。假使是后一种情况,从逻辑上说,在两个品质优秀的人中间,你就更喜欢那个洗了澡,洒了香水,而不是那个满身尘埃,头发蓬乱的人!然后你就会更喜欢那个强壮健美的人儿不是残疾独眼的人;渐渐地,就会变得性情古怪到在两个同样公平明智的人之间,选择那个秀发高髻,缀满珠玉的人!… …你看,当两个人在美德上一致的时候,就无须比较在其他方面的可能的不平等,因为别的所有的品质,纯粹是装饰,而不是本质。或许,难道有人会再家庭中实行如此不公的歧视,甚至于对一个孩子比另一个更偏爱,只是因为一个是健康的,另一个是有病的,因为一个高大挺拔,另一个矮小敦实?动物对幼崽没有歧视,同等地给它们喂奶。飞禽也平均地分给雏鸟食物。奥德修斯回到他的伊萨卡岛的礁岩,就像阿伽门农回到迈锡尼高耸的城墙。谁也不会因为祖国庞大而热爱她,而是因为是自己的祖国!讲这么多到底什么目的?我想让你知道,美德以同样的眼光看待他的功业,就像他的幼子,一视同仁,尽管对那些要求更多努力的更加照看;归根结底,难道不是真的吗,父母不也是显得对那些更引人照看的孩子更多的爱护?这并不是说美德更推崇那些面对险阻与暴力的事业,而是就像好父母,更加细心第帮助和保护他们。
是什么理由,一种品质部优于另一种?因为同样的道理,没有比正确更正确的,没有比平更平的。两件对第三者是一样的东西,你不能说这个比那个“更一样”。因此,没有任何东西能有比道义本身更道德的。因此,如果说所有的美德的本质都是相同的,三种类型的美德就处在同等的地位。这就是:有节制地快乐,与有节制地痛苦,出于同等的平台。快乐状态并不优于那种在严刑拷打中强忍呻吟的坚定的勇气:以一种美德是人所希望的,第二种是引人敬佩的,但是两者之间是平等的,但是,那种可能存在的不舒适的东西,被美德更大的力量所控制。如果谁将这些美德分成级别,看成是不同的,是将注意力从美德转向了自己,考虑进了外界环境。真正的美德有同样的分量和体积;那些虚假的品质,却相反,包含很多的空洞;正是因此,才表现得吸引眼光,貌似珍贵,可是经不起正确的评价,显露出多么错误。尊贵的路西利奥,这才是真理:正确的理性推荐给我们的那种东西,是坚固而持久的,给我们坚定的,永远高度低保持的勇气。相反,那种不觉悟的,平庸的世俗之见,认为好的东西,只满足那些喜欢表面肤浅的事物的人。更有甚者,那些胆小的人内心充满了恐惧,正像那些野兽,表面的危险就让它们惊慌失措。因此,毫无理由让两种情况使灵魂困惑或受折磨:头一种既不值得叫灵魂快乐,后一种也不值得引起恐惧。理性只是在判断中保持不变,坚定,不是为感觉所左右,而是让感觉服从于理智。理性等同于理性,正直等同于正直,所以一切美德等同于美德,因为美德不是别的,就是正直的理性,所有的美德都是理性的形式,是理性的方式如果他们都是正直的,而如果都是正直的就都是等同的。在理性上一致的,行动上也如此,因为一切行动也便等同,因为他们与理性同,之间便也相同。我说所有的行动都是相同的,是在于符合道德与正直这一点上;至于其他方面有可能根据不同境况而十分不同,因为有些范围更大或更小,有些更辉煌,另一些不那么光芒闪烁,有些感动很多人,有些则感动很少的人。可是,在它们所有的之中所包含的最佳之处——道德的完美 ——是一致的。就好似品质优秀的人在品质优秀这点上都是相同的,而他们可以有不同的年龄,有的年老,有的年轻,不同的形象,有的俊美,有的丑陋,不同的生活境况,有的富足,有的贫穷,有人享有恩宠和权势,声名传遍许多城市和国家,有人隐姓埋名,不为大众所知。然而,所有的在品德优秀的人这个条件上是等同的。
纯粹的感性,没有能力判断好于坏,没有能力区分开有用的和无用的。不能够形成一种看法,除非面对具体的情况;不懂得预见未来,正如没有能力想起过去;没有持续性的意识。那么恰恰是持续性,使得进化持之以恒,生活一致,在正直的道路前进。所以,理性才真正是好于坏的最高裁决;理性认为一切与他无关的外在的都没有价值,至于那些本身来讲既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的,认定为没有一点重要的附属品,因为对理性来说一切善都坐落于灵魂。尽管,有些品质,在理性看来,属于一等的品质,是申明要追求的,比如胜利,诚实的子女,祖国的福祉;另外一些属于第二位的,那种只在不利境况下才出现的,例如忍受病痛,酷刑,流放的勇气;还有一些中间性的美德,那些品德不能说是顺应或反对自然,必如行走稳重,或坐有坐相。实际上,坐着比起站立和行走,更违反自然。至于前面两种更高等的美德,之间也是有分别的:第一种顺应自然——感觉对子女爱,或祖国的福祉的满足;第二种是反自然的——勇敢地忍受酷刑,或忍耐吞噬我们内脏的热度而引起的口渴的痛苦。“你在说什么?这么说来,还有些品质是违反自然的?”绝对不是!具体的某种品质发生的各种条件,则有可能是反自然的。受伤,受火刑,患重病——这些都是违反自然的;在这种境况下,保持勇敢坚定的心,这已经是顺从自然的反应。总之,为了把我的想法阐述得简明扼要:生成某种美好品质的条件,有时候可能是违反自然的,一种美好品质则永远不是,因为没有任何一种美好品质没有理性而存在,而理性是符合自然的。“那么理性又是什么?”是对大自然的模仿。“而对人来说,至善又是什么?”是行为上依照自然的意志。
有可能会反驳道:“谁也不怀疑,一种从未受蹂躏的和平,比起经过流血牺牲赢得的和平,有更多的幸福。谁也不会怀疑,一种从未间断的健康,比起在一场严重的,那种让人等待更严重后果的疾病之后靠许多忍耐和勇气恢复的健康,有更多的幸福。类似地,谁也不怀疑,快乐比起勇敢,那种面对伤口折磨或残酷的火烧灵魂的勇气,是更美好品德。”没有比这更错误!一切偶然都很容易是非常不同的,要根据对相关者产生的用处而评价。而美好品质的唯一目的,在于符合自然,而这一目的在所有优秀品行中都表现得一致。在元老院,当我们对某种意见给予赞同,不可能说这个元老比那个元老“更赞同”!实际上,所有人都是发表了同一个意见。我要说各种美德也是这样:他们全都赞同自然!我要说优秀品质 同样也如此:所有的都赞同自然。有人死在青年时期,有的在老年,还有的甚至在童年就死去了,除了匆匆瞥了一眼生活,什么都没有给他们,但是所有的同样都有一死,尽管死神曾经同意一些人有更长的寿命,对另一些正当青春割断了他们的生命,而另一些从一开始就剪短。一个人吃着饭噎死了,另一个睡着就永远的继续梦下去;另一个做着爱就入灭。这些情景与那些被刀剑刺穿而死,被毒蛇咬死,在塌方中压死,神经萎缩渐渐瘫痪而死,形成对照。你可能说,一些情况比另一些情况的死法要好,或更不好,可是在这些方式中的结果都一致,死亡。换句话说,殊途同归。没有一种大死,也没有一种小死,在所有的情况中,“尺度”是一样的,亦即生命的终点。我可以说,对美好品质所发生的是一样的:这种素质发生在持续的快感中,那种在悲伤而痛苦的境况下,这种仅限于指引命运的恩宠,那一种必须战胜命运的残暴,可是种种这些都同样是有些品质,尽管第一种走在平坦舒适的康庄大道,而第二种则是崎岖不平,艰难险阻的道路。可是所有的都有向着同一个目标,是美好的,值得钦佩的,陪伴美德与理性的品质;美德把那些她所接受为自己的,所有的事物变成一致。
没有理由要你在我们学派的原理中,专门让你接受这一条。根据伊壁鸠鲁,有两种类型的美好品德,从中而生至善,幸福之巅:没有身体疼痛,没有灵魂烦忧。这些优秀品质,如果达到最高点,就不能在增加,因为,如何有可能对最高点有所增加?!身体不感觉痛楚:对这种不感觉痛苦的状态,还能增加什么?灵魂享受稳定安和:对这种平静状态还能增加什么?天空宁静,当她完美地透明,不能够变得更加明亮;人以同样的方式观照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让两者遵从于至善,达到完全的和谐,实现圆满的愿望,不受灵魂的震撼和身体的痛楚。对此假使还能加上别的别的有利的境况,对至善毫无所增加,顶多可以说成是给人趣味和快意。这种至善的观念,对人的本性,是把身体与精神的平和当作满意。
现在我来给你讲一讲,伊壁鸠鲁也如何对美好品质分立等级,与我们斯多葛派所做的十分相似。根据伊壁鸠鲁,有些美好品质他愿意享有,例如身体的安宁,摆脱一切纷繁,和精神的平静,在对自己的美德的观赏中得到享受;还有另一类美好品质,对这一类,尽管宁愿摒除她,却不因此就不对她钦佩和赞同:这里所涉及的就是前面所说到的¬——对缺乏健康,最剧烈的疼痛的承受能力,伊壁鸠鲁在他的最后一日,也是最幸福的一日,很好地表现出他具有这种能力。的确,他说肚子和胃溃疡的疼痛引起的痛苦已经不可能更剧烈了,可是即便如此,那一天对他来说是幸福的。你看,如果不在至善的掌握之下,任何人也不能有幸福的一天。所以伊壁鸠鲁也把某些列为我们宁愿不经历的美好品质,可是既然环境引发了她们,就得接受,承认,并看成是与另一些更高级的是一致。这种终结了一个幸福人生的美德,不能不说她是和那些高级美德是一致的,对她伊壁鸠鲁说出的最后的话语是表示感谢!
我卓越的路西利奥,你会允许我做一个相当大胆的声明:如果说某些优秀品德有可能比其他的更高尚,我甚至宁愿要那些显得痛苦的,并宣布她们才是比平静而愉快的品质更高超的。现实中,战胜困难要比节制幸福更重要。我清楚地知道,我们应该做的是保持理性的能力,不论是幸福的均衡还是磨难中的勇气。无论是在没有敌人袭击威胁的时候,在营垒外面安详入睡的哨兵,还是被砍断脚筋的,不放弃武器依然跪地战斗的士兵,可以是一样的勇敢。可是只对那些从战场上,血染战袍而归的士兵们,人们才喊道:“壮哉,勇士们!”正是为此,我认为那些以努力,勇气,挑战命运而产生的优秀品质,更值得钦佩。我又怎么能犹豫,不是对穆修被火烧断的手那种惊叹,而是对别的什么人的另一只健康的,没有受到伤害的的手?穆修神色坚定,蔑视敌人,蔑视火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手在敌人的火盆上烧烤,就这样直到波尔塞纳满足对穆修的折磨却嫉妒他的光荣,命人,违背他的意志,将火盆移走。我又怎么能不将这种美好品质列入第一类中,将其视为同那些平静的受命运眷顾的品德一样的伟大。以牺牲一只手战胜敌人,比其挥动武器,恰恰是要多么的稀有?“你说什么”——你会说。——“你竟能有获得这种品德的愿望?”为什么不,如果仅仅是这个行动能够使你成为你梦想成为的人物?难道我必得更愿意把我的身体交付给娘里娘气的按摩师?用柔软的手指去抚摸一个妓女,或是一个阉人,一个变性的人妖?为什么不能觉得穆修更幸福,他把手伸向火焰,就像把手伸给一个美甲的凤姐?是这样他改正了第一个失败:没了手,被截了肢,成功地结束了战争,用残废的手,从两个国王间胜利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