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17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六十七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9-07
更新时间:2015-09-07
浏览:170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我们开始百无聊赖!头一个显示出来的,就是尽管我们已经接近夏天,——已经该是天热的季节——可是天还是冷下来,因此,不可对它大意,气候时不时返回到冬天。你想叫我告诉你,天气忽冷忽热,不稳定到什么程度吗?我还不敢洗冷水澡,必须调和水的温度。“这就是了”——你会说——“就是所谓的冷热都受不了!”正是,尊贵的路西利奥,我适应自己年纪的僵冷就足够了,哪怕是盛夏都不能融化。我就是这样,大部分时间都要裹着厚衣服。我赖床,得感谢我的年龄。可是你有什么对此不高兴的?这样,我就因没能力做而被阻止那些本应由意志阻止的事情。我几乎全是对着书籍谈话。每次接到你的信,就有与你相伴的感觉,这使我精神好到不象是在给你写信,而是在亲口回答你。至于你对我所提出的问题,我们就来象是在聊天,一起来分析它们。
你问我,是否所有的美好品质都是愿望的。用你的话说:“如果说英勇地忍受酷刑,勇敢地忍受火烧,以耐力面对疾病,是一种美好品质,接下来这三种境况就成了向往的了。你瞧,我在这三者当中,看不出哪点值得我们向往。我绝对肯定地知道,从来没有人完成了一个使命,是因为他被鞭打,因为痛风或是长期在拷打的刑架变的畸形。”我的朋友,假使你仔细地分析这些事实,就会发现其中存在着某种可向往的东西。我更愿意避免受到严刑拷打,可是假使要面对它,我愿以勇敢,气节,坚贞不屈地面对。我更希望不卷入一场战争,再明显不过!可是如果临到了,就希望勇敢地承受伤痛,饥饿,和一切战争所带来的艰难困苦。我还没有疯狂到愿意得病,可是如果疾病袭来,我愿意自己的行为不要因此变得失控或着娘娘气。总而言之,不是说逆境是令人向往的,而是说使我们有克服那种境况中的美德。
我们中的某些人理解为,以勇气容忍所有这些逆境的能力,本身并不是可向往的,尽管,当然地说也不是被摒弃的。这是因为我们心愿的对象应该是一种纯洁的,平静的,处于被保护不受一切苦楚的美好品质。我的看法不同。首先,因为不可能一种事物同时是好的又是不想要的;其次,因为如果美德是令人向往的,而如果没有任何美好的品质没有美德,那么逻辑上说,所有美好的品质就都是令人向往的;最后,因为(尽管酷刑是人所不愿的),对酷刑的折磨勇敢的抗拒是令人向往的!让我们来看另一个问题:不是真的吗,勇气是不是令人向往的?那么,勇气不仅不轻蔑危难,而且去呼唤危难!她令人钦佩的,最高贵,最有尊严之处,正在于面对烈火而毫不退缩,毫不躲避伤痛,有时候甚至不仅不躲避兵刃的攻击,而且挺胸相迎。如果勇敢是可向往的,同样以勇敢忍受酷刑也是可向往的,既然,这样作属于勇敢的观念。你要注意辨别,根据上面我对你说的,你会看出不存在把你引入歧见的理由。所向往的,不是遭受刑法折磨,而是勇敢地忍受它:美德正是在于这个“勇敢地”,因此我愿望得到它!“可是,谁会?从来也没有人表达类似一种愿望。”有些愿望公开地表达出来,虽然涉及具体的问题;但是还有的是暗含地表达,也就是,一个愿望里包含着其他的愿望。例如,我愿望过一种遵守道德的生活,可是一遵循道德的生活,由各种行动构成:里面可能有雷古洛的地牢,加图用自己的手撕列的伤口,卢蒂略的流放,将苏格拉底从牢狱升到天上的那杯毒药!正是因此,当我发愿过遵循道德的生活,我便不言而喻地愿望所有构成道德人生的一切特性。
噢,那些人三倍四倍地幸福,
在你的目光下,在特洛伊
高耸的城墙上幸运地死去!
在愿望有人有这种幸运,或者承认她是可向往的之间有何区别?德修将他的生命献给了共和国,拍马冲进敌阵,视死如归。接着来了另一个德修,他的勇敢与其父匹敌,在举行已经成为家族传统的仪式之后,向战斗最紧张的阵地冲去;他只是担心他的牺牲不为神所荣宠,可是并不怀疑一种高贵的死不是被向往的。承认没有任何更高尚的,超乎那种值得纪念的,通过美德的行为所达到的死,你还有什么犹疑吗?当一个人勇敢地忍受酷刑的折磨,是在将他所有的美德付诸行动!或许,她们之中的一个的行动更直接,或是说更明显:抗拒!但是在这种境况中,我们找到“勇敢”,在她不同的抵抗中,痛苦忍受的能力中,疼痛的耐受中,我们找到“谨慎”,一种作出任何决定都不可缺少的美德,这种美德说服我们一最大的勇气等待不可避免的;我们找到“坚定”,从来不因为压力而后退或转移目标;总之我们看到所有美德密不可分的部分。我们遵从道德所做的一切,我们都是作出一个美德的行动,但是同其他的美德相一致;并且是所有的美德一致赞同的,即便是表面上归于一个,而这个美德,无疑地是所向往的。
肯定你不会想只有那些产生于娱乐和悠闲自在的,那种我们在家里,装饰了大门迎接的,才是我们所愿望的吧?!有些美好品德外表上是严酷的;有某些心愿的实现,并没有盛大的庆祝仪式,而是获得热爱和深切的崇敬。你想象一下雷古洛没有愿望到达伽太基?你试着从自己心里寻找一个伟大人物的灵魂,摆脱片刻大众的庸俗之见;将你的一切努力运用于完全地理解一种美德之美与卓越,她的实践,不要求我们敬香献花,而是汗与血!你住足在那里,注视大加图的行为,他把自己无可指责的双手,举到圣贤的胸前,把不够深的伤口撕裂!对在这个时刻的加图你会说什么?“你有我全部的同情!”,或者“我为你的不幸而悲叹!”,还是“如此行为多么的幸运!”?,此刻,我想起我们的德梅特里奥来,他把在安全,不受命运打击中渡过的生活,叫作“死海”。没有激情,没有奋斗,没有一切激发和鼓动我们情绪的东西,来证明我们的勇气,相反地,在一潭死水似的懒散生活中,消磨意志,这不是平静,是贫乏的无能!斯多葛派的阿塔罗常说,他宁愿有一个敌意的命运,也不愿意要阿谀奉承的命运。“我受命运之苦,但是以我的勇气:越勇越好!我面对死神,但是以我的勇气:越勇越好!”如果听伊壁鸠鲁的说法,会听到他加上:“真正快活!”我不将如此高尚而严肃方式的态度,用这样软弱无力的形容词来定性… …我被烧死了,但没有被战胜:这样一种境界难道不是一种高度可期盼的吗?不是因为火炎烧灼我,而是因为没有把我战胜!没有任何东西超越美德的价值和美;我们在服从她的感召下所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因此,都是所愿望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