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672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91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12-30
更新时间:2015-12-30
浏览:199次
评论:0篇
地址:213.
::: 栏目 :::

我们的利贝拉尔 朋友,听到里昂的居民点 被焚于大火的消息,伤心欲绝。的确是,这样的一场灾难,会叫任何人感觉到痛心,何况是一个对故乡魂牵梦绕的人。这场事故,使他找不到原来自以为有的那种精神的坚定,其实,实际上,他仅仅准保好面对的是他的意识中当作可能有的那种灾难。然而这次,由于没有先例,自然而然地,他没有准保好去迎战!许多城市遭受过火灾,但是没有过整座城市被化为灰烬。即便是敌人的军队放火烧房,许多地方会被漏掉,虽然有时候再去点燃,极少情况下吞没一切,不给武器留下完成任务的机会!地震也很难严重到将整座城市全部夷平。总之,从来也没有一座城市是如此烈焰的牧场,一点也不留给下一次火灾。在里昂,一夜之间,毁灭了无数壮观的高楼大厦,那些建筑,很多城市哪怕仅有一座就足以骄傲的了!太平盛世,里昂遭受的毁灭比战争中还要惨烈。谁能相信竟会是这样?到处刀枪入库,全世界都享受太平,而里昂,刚才还是高卢的骄傲,现在都找不到在哪儿!命运之神精彩绝伦地一下子残害了所有的人,不给他们一段时间,惊惧地接近灾难,没有任何一场灾难不是需要一段时间才完成。而里昂这次,一个夜晚,就成了辉煌城市和不存在的城市之隔!一句话,比我给你讲述的时间还少,城市就毁灭了!
所有这些因素都使我们的利贝拉尔精神困惑,而他关于自己的处境,一直表现出最大的精神坚定。我们承认,他的困惑是有原因的:意外的灾难更难承受!而且,史无前例,会使灾难变得更痛苦,因为,如果面对灾难已经更惊恐,结果的痛苦便会更大。正是因此,我们斯多葛派,永远不应该让自己遇到意外。我们的精神要预见到一切情形,我们不应该只想到平常会发生的,而是一切能够会发生的。如果命运想那么作,不论多么昌达的人,她又何其不能毁灭!难道不是吗,越是美好壮丽的事物,命运就越是想毁灭它?难道不是吗,对命运来说,没有坚不可摧?她走的永远不是同一条路,甚至都不坚实:有时候她让我们自己给自己作孽;有时候利用她自己的才能,创造出没有直接责任的灾难。无时无刻不存在危险:快感中产生痛苦的原因;和平中生出战乱,安全的器械成了担忧的缘由:朋友成了对手,盟友变成敌人。平静的夏日一场狂风暴雨突然降临,比冬天的还要猛烈。我们没有敌人却遭受暴力,假使没有别的原因,过份的福利都让人厌倦!最有节制的人,免不了生病,最健壮的人难保不传染上肺结核,最有尊严最诚实的公民没准被判罪,一场动乱可以伤害到最与世无争的人,偶然事件总是选择出人意料的途径,向那些忘掉她的存在的人展示力量。所有的,年复一年的辛勤、神明的持续恩惠和保佑所积累的财富,可以毁灭于一旦。而当我说“一旦”的时候,已经让厄运接近了很大的空间:一时,一刻,一瞬之间,就足以倾复一个帝国!对我们的脆弱来说,一切人间的建树,如果毁灭起来用的时间和建造它用的一样长,那就足以使我们得到安慰:问题是成就的过程总是慢长,而一朝毁灭却总是暂瞬。不论在私人生活还是公共生活中,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不管是人,还是城市,命运的安排 总是在变化。最和平的境况中,会发生危险;即便是没有任何外部原因的干扰,祸事也可能在我们最想不到的地方爆发。多少帝国在内战外患中安然无恙,可是没有人来摧毁她,却轰然倒塌!多少城市只见到她的辉煌,不见衰败?我们应该总是思考这些,使我们的精神坚强起来,面对各种不测。思索流放,思索酷刑,思索战争,思索海难。一次偶然的打击,可以使你远离祖国,或者把你的祖国剥夺,可以把你投入沙漠,或者发生什么事情让那个磨肩擦踵,拥挤难行的城市,化成沙漠。我们的眼前要有一切决定人的条件的因素,在我们的头脑中,思索的不是每种因素的出现频率,而是它可能达到的最强烈的程度,除非我们想认命屈从,在少见的灾难的面前目瞪口呆,好象是闻所未闻的。我们要想到命运——她最大的力量!多少次,小亚细亚和亚该亚的城市被地震一次性毁灭!多少叙利亚和马其顿的坚固城池被大地吞没!多少次这种灾难毁灭了塞浦路斯!帕福斯岛多少次沉沦!我们时常听到整座城市毁灭的消息,而我们,这些经常不断的消息的接受者,又是人类中多么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那么就让我们勇敢地来面对可能发生的事件,让我们有这样的觉悟,无论发生什么,肯定不会象公众舆论想让人们相信的那样严重。里昂烧毁了,一座辉煌的城市,她所在的省份的骄傲,在众城之中最杰出的一座!然而,她矗立在唯一的一座山上,因此并不是很庞大。所有的,你今天所听人们述说的,壮丽而高贵的城市,时间都会把她们的痕迹消磨。你没看见亚该亚,就连最著名的城市,甚至基石都已泯灭,甚至那个地方没有丝毫的遗迹显示什么时候曾经有过她的存在?可是,不仅仅人的功业会消失,不仅仅由人类的技术和才智打造的建筑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夷为平地,山峰也会消磨,整片地区会沉沦在大海一望无际的波涛里,烈火的力量熔烧了高高的山锋,当初曾经是海上水手获得安慰的地标。就连大自然的杰作都注定要毁灭,这是我们一心不乱地接受城市的毁灭的又一个原因。她们今天矗立起来,随便是哪一天就会崩塌!莫非这是所有她们的结局:或因为大地里面强烈压缩的空气的力量,哪一天爆炸,掀翻压制它的大地;或因为地下的激流迸发出来,冲垮遇到的阻挡它的一切;或因为烈火将大地烧裂开;或因为谁也逃不过的衰老,将其慢慢地腐蚀;或因为气候的恶劣使城市人烟稀少,化成荒漠,终于被风化所战胜,被遗弃。命运可能采取的方式,数不胜数。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有死凡夫的功业都受死亡的规律的制约,我们,生活在终有一天会消失的事物之中。
我把这些和类似的安慰话,说给我们的朋友利贝拉尔,当我看见他被对故乡城市的热爱而不能自拔。或许,她终于会更辉煌地浴火重生。常常发生的是,一次灾难是更大的繁荣的机遇:许多被毁灭的建筑,比从前更傲岸地高耸起来。蒂马格内仇视罗马的繁华,他说罗马经常的火灾只令他感到痛苦,是因为这座城会在灰烬中更加壮丽地矗立。至于里昂,她所有的居民自然会聚合起最大的干劲,将现在倒塌的城市重新建设得更加壮观,更加高贵。但愿她能够长久屹立,坐落在更吉祥基础上挑战时间!何况,里昂仅仅建城大约百年,这即便是以人类的尺度计算,也是微不足道的时间。由普拉图斯所建,里昂现在的人口由于她优越的地理位置;然而,在这短短的,一个人从幼年走到衰老的这一段时间内,她遭受了多少严重的灾难!所以,让我们的灵魂习惯来理解和承受命运,知道什么都不禁止命运去作,不分是对帝国,还是对皇帝,不分是对城市还是对人,她都能降临。我们不应该对不幸感到愤慨:我们进入的恰恰是由这种规律所支配的世界。如果这规律使你快慰,就顺从它;如果不,就离开这个世界,随你采用什么办法!是的,如果你对命运单单给你厄运,可以愤愤不平,可是支配世界的规律,同样地约束高贵的大人物, 也限制卑贱的小人物,因此,你就该与命运和解:她了断一切!你不该以坐落路旁的有的大、有的小的陵墓和墓碑来评价一个人,化为尘土,所有人都是一样。我们生而不平等,死却都一样。而我对公民所说的,同样也说给城市,不论是被征服的阿尔代亚还是罗马!人类条件的造物主,只是按照我们的出身使我们不同,或在我们活着的时候,使我们的名字有不同的光荣;而当我们到达存在的终点,他会说:“让野心滚开吧!对所有脚踩大地的万物生灵一律平等!”面对共同的结局,我们所有人都一样:谁也不比任何人更弱小,谁也不能对明天带给他什么有更可靠保障。
亚历山大,马其顿国王,开始研究地理,可怜的人!,仅仅是为了了解在这个星球上他才占据了那么微小的一块。我说他“可怜的”,是因为他应该领悟到,那个“大帝”是多么的名不副实!,是被局限在那样狭小的界限里的“伟大”。人们教他学习的材料是复杂的,需要花费巨大的注意力来吸收,换句话说,超过了一个只想着征服大洋以外的神经质的人的能力!亚历山大对他的老师说:“你教我点容易的”。老师回答他:“这个课程对所有人都一样,而且对所有人都一样地难。”想象一下,大自然以这样的方式对我们说:“你所抱怨的这些规律,对所有人都是相同的;不论是谁,我都不能让它变得更容易接受,可是不论是谁,如果他愿意,可以让这些规律变得让他自己更容易接受。”你知道怎样作吗?平静和耐心。作为人,你就受制于疼痛,饥渴,衰老(假使你碰巧有运气,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有些缓慢地延长),疾病;会失去财产,丢掉性命。但是没有理由相信你在周围听到的那些呼喊:任何的这些事对你都不是坏事,任何一件都不是难以忍受的,或可怕的。是公众舆论使我们面对它们产生恐惧。你惧怕死亡,正如你惧怕谣言:还有没有比一个人害怕… …话语,更可笑的事情!哲学家德莫特里奥常幽默地说,对愚氓的呼喊,如听见放屁!“有什么区别,”——他说。“那究竟是从上面还是下面发出来的?!”那是何等的疯狂,害怕那些没有尊严的人诋毁我们尊严的鼓噪!如果我们没有理由惧怕流言,也没有理由对只有我们相信谣言才会害怕它们出现的事情感觉恐惧。不公正的流言蜚语对一个仁人有什么伤害?因此,我们别让关于死亡的坏看法,使我们判定它是件怀事。说死亡是坏事的人,还没有经历它,而对一件未知的事定罪,至少是狂妄。你要知道,归根到底,有许多人,对他们来说,死亡可以是有用的,有多少人,对他们来说,死亡解脱他们的痛苦,贫困,悲愁,折磨,厌倦。当我们掌握自己死亡的权力,就没有谁能有权力凌驾于我们!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