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113
首页 - 博客首页 -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作者:iBull
发表时间:2016-03-04
更新时间:2016-03-04
浏览:1067次
评论:0篇
地址:73.
::: 栏目 :::

不久前一个远在马里兰的球友打电话来,说曾经和我们一起打球的老先生走了。老先
生这个称呼似乎不太准确。他其实不太老,头发略有花白,身体一直壮实的很。

我3年多前离开马里兰,在沙漠里这个小城每日为生活折腰,疲于俗务,早已和旧日球
友疏于联络。这个忽然传来的消息,令我多日以后仍然感觉极不真实。

清楚记得3年前我走之前在老先生家和一众球友吃散伙饭的情形。老先生坐在桌角,笑
着举杯的样子,仿佛就在昨日。“以后如果再回来工作,一起打球,咱们再来我家喝酒
啊”。言犹在耳,人已远去。

没有来由的想起上初中的时候,一天早上上学,后座一个同学没来。下午消息传来,
那个同学是在上学路上被拖拉机撞倒,乡村医疗条件太差,没能抢救过来。我后座那
个座位一直空了很久。那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失去一个自己周围鲜活的人,体验到那
种不真实感。总觉得说不定某一天我一回头,又看到他,笑着和我说,“嘿,我回来
了,前几天生病了没来上学,你们怎么样啊?”当然他终究没有真的再出现。

初三毕业前,一个平时非常腼腆,和女生对视都会脸红的高个男生,主动要求到讲台
上为大家唱一首当时已不甚流行的“一剪梅”。和他平时轻声轻气说话的习惯不同,那
次他完全是另外一风格。神情肃穆,歌声嘹亮,真有绕梁三日的感觉。毕业后我到县
城去上高中再没有见过他,现在也早已忘了他的名字,唯有他当时高亢的歌声好像一
直留在记忆里。但是我也一直没能理解他那次反常举动的原因。

那些远去的伙伴,和自己人生的轨迹多数不再有任何交点。他们中有的人,在生命离
起点不远的地方戛然而止,我们其他人在各自的轨道上继续向前方未知的地方不由自
主的奔跑,连侧脸看看当年旧友的心绪都极少有过。少年时的同伴,印象中一直以为
和自己并肩向前的伙伴,偶尔忆起,转头张望时他们曾经熟悉的身影却不知所踪。

来美国一晃十几年。当年那个初中毕业时候给同学在笔记本上留言“天生我材必有用,
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气满腔的少年已经在我人生的时间坐标上远去,再也不会重来。
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的我已然变成一猥琐大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少年理想
曾经深入骨髓。如今早已湮灭,残迹无处可寻。琐碎的工作,生活,原来比滴水石穿
更能消磨少年的豪情。

打开电脑, 翻出3年前散伙饭时拍的几张照片。里面老先生仍是笑意盈盈举着酒杯,
仿佛就在昨天,大家穿着着仍然满是汗渍的球衣在他家开怀畅饮。可叹以后老先生已
经不能和我们再重聚一堂开怀畅饮。不过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另一个时空中正注视着我
们这些过往的狐朋狗友呢。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让我们一起和遥隔时
空的往昔旧友举杯,共祝今生曾经相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iBull写信]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