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56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塞涅卡书信集第二十六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3-06-19
更新时间:2013-06-19
浏览:277次
评论:0篇
地址:79.
::: 栏目 :::

不久前, 我曾对你说,已望见老之将至,现在我深信已将年老抛却在身后!对我的年纪来说,或者至少对我的身躯来说, 已经用另一种概念才适合,因为“年老”是对人所处的,尽管疲惫了,却还没有消耗殆尽的生命阶段的命名。我则列于行将就木的老朽之数。可是,有件事我请你考虑:就是我不在心灵中感到,尽管在躯体上感到,年岁的不公。仅仅是衰老了我的恶习,正像肢体对这些恶习的协助。我的精神依然生气勃勃,为已然不必那么操心身体而显得快慰,就是说,已经摆脱了大部分身体的负担。我的精神显得欣喜若狂,开始和我讨论年老的问题,说年老对它来说是“年龄的精华”。我们就相信它吧,让它去享受自己特殊的财富。现在,它叫我静思,叫我分辨在目前这种风格的,平静而简朴的生活中,哪些属于哲学的,哪些属于年岁的,注意观察所有我所不能作的和所有我所不愿作的,不要把我已不可能作的看成是不愿意作的。事实上,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结束了那种终归一日会结束的事,又有什么损失呢? 我知道你会反驳:“当我们自感渺小,衰败,用个确切点的词汇,希望破灭,是种巨大的损失。老年,是种现实,并非以一次打击将我们震撼,击倒,而是腐蚀我们,日复一日, 消磨去我们的精力。”那么有没有比自然的,逐渐的,一点点的消失,直到我们抵达尽头,更好的死亡方式? 我并非说突然的一击,或是意外的死亡是什么坏事,只是说一点一点的死是一种更温和的死亡方式。而我,至少似乎已经距离那个决定性的时刻不远了,在那至高无上的一天,将对我的一生作出定论,我在观察,并且对自己说道:“直到此刻我的所做所述都没有价值,都不过是在伪装,在给无数装饰之间的心灵作软弱的,夸夸其谈的保证罢了。我有价的所做所为,全都仰仗于死亡。因此,我毫无惧怕地准备着迎接那一天,毫无伪装,毫无掩饰,对自己作出评判,是否 我所说的那些话语,我的感觉,我所说的那些反对命运的勇敢的言辞,都不过仅仅是虚伪的假面!他人的评论并不重要:永远是变化不定的,总是有意见分歧的。一生所作的研究也不重要:只有死亡将宣布对我们的决定性审判。这是我的见解:哲学的争论,文学研讨会,智者的文章中收集的格言,博学的交谈,——所有这一切一点也不表现心灵的力量!就连最胆小的人也能说出勇敢的话… … 实际所获只有在心灵消散的一刻才将得到见证!至于我,我接受所有条件,不惧怕决定性的审判。” 这里看到的是我对自己所说的话,可是你要当作也是对你说的。你比我年轻,但这并不重要:问题不在于年龄。谁也不知道死亡在何时何地等待着你,因此,你随时随刻等待着它!
已经在结束了,我的手正在做终结的仪式,因此我该数一数钱币,给这封信旅费。即使不对你说我向谁去借钱,你也会猜到我去敲谁的钱匣… … 可是请你稍稍等一下,我掏自己的钱袋给你付帐!但是银行家是伊壁鸠鲁, 他告诫我们说:“思索死亡”,或者“给学会死亡以最大的重视”,或许同样的思想,这后一种概念说得更加明白。也许你会觉得学习这东西是多余的,我们只利用一次!可是正是因此我们才该思考它:我们必须永远研究一种不能证实是否已经懂得的事物!“思索死亡”,伊壁鸠鲁以这句话语让我们思索自由。一个学会死亡的人,会忘记一切奴颜卑膝的处境,他会高于,更确切地说,超脱于一切权力的所及!假使他的面前总有一扇门是敞开着,监狱,看守,锁链,与他有什么相干? 唯一束缚住我们的锁链:是对生命的爱。我们不完全压抑对生命的热爱,但是要消减这种热情,以便一旦境况要求的时候,便什么也不能拦挡,阻止我们准备好立即去做,或早或晚,必然要做的那件事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