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329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梦的上下集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4-05-19
更新时间:2014-05-19
浏览:347次
评论:0篇
地址:62.
::: 栏目 :::

昨夜睡得很不好,还是夜里醒一回,看会儿电脑,又接着睡了。前半夜就做了好几个梦,第二次睡着,又似乎在接着做续集,就像凤凰电视的连续剧那样。没有什么逻辑性。不过,至少我的梦还有点离奇。
第一个梦,到中学的食堂买饭,想到,这么久没去,饭票还有吗,买饭票,要粮票我的粮票收在什么地方呢。文革前,我在一个寄宿学校上学,在食堂吃饭,没有饭票,早午晚都是固定的一份饭菜,还有一种二两一张的机动饭票,可以加餐买满头或着窝头。我梦见在食堂里,找我的饭碗。那时候,食堂的入口处,有一些木柜橱,上面有很多小木格,存放饭晚或饭盒。这么多年没有去,一个人,面孔看不清,给我一只暗蓝地的青花碗,还问这个够用了吧。
我拿好碗,并没有去排队买晚餐。一个人说,你去看看XXX吧,现在不文革了,你去通知他可以出来了。这个情况和事实不符合,文革时候,我没有这种权利,文革结束的时候,我也早就不在那个学校。我还是去看了XXX,在一个山洞里,我在第二道洞口,向里面张望,看见伏在石壁脚下的一个犯人,好像病得很重,许久没有进饮食的样子。我叫他的名字,问他要不要喝点汤。那个人好想是已经死了,又在梦中活过来,移动着肢体,我看见他半身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就像他也可能是有什么传染病,就向洞口的方向后退一些。那个人挣扎着向上爬,因为梦里的山洞改变的角度,不是开始时那样的平坦。我正在忧郁是否应该拉他一把,只听“啪”的一声,他从洞口摔了下去,死了。
梦里自责,我分析自己对他死亡的责任。就来到一座古老的宫殿里,建筑在山顶的平台。宫殿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面积,高大而空旷,地面是光滑的大理石,宫殿里什么也没有,好象是另一个世界的钟鼓楼。整座宫殿都是用石块建筑的,发出一种有节奏的声音。那声音是从宫殿的大门发出来的。那宫门是厚重的木门,被风雨剥蚀得泛着白色。那门像是惯性晃动的种摆,梦里是我们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两个梦魂,我对另一个梦魂说,你去把它关住,别叫它晃动。他回来说,你去看吧,关不住的。那门晃动的力量很大。因为这座荒废的大殿的另一边,没有了门,一股狂风从那里吹进来,吹得这边的门止不住的摇晃。幅度越来越大,竟然改变的摇晃的方向,变成了悬挂式的两只巨大的摇摆的木桩。我想坏了,木桩若撞上石柱,这建筑就要崩塌了,这样想着,大殿便哄然倒塌,将脚下的石台砸碎,我们都找不到躲藏的地方。与山体一同跌落。
下集的梦是在一个市场,我们排队走下一个悬梯,很陡峭,一边是慢慢排队向下走的人,一边,是愿意走快些,但是要冒险。梯子的台阶立面,涂有一种材料,人在向下走时能够提供一些安全的保护。是新材料。我从快道走下来,在咖啡厅前,问身边的人,你看我穿的合体不。我穿着西装,白色衬衣。我问自己是否原来就没有穿西服上衣。可是我想如果没有穿西服上衣,那么钱夹在哪里,证件都在那里。当然还有钱。我想觉得应该回去找一找,要是没被人拿走就好了。身边有人经过,手臂上挎着脱下的衣服,我还怀疑是不是给我送来的。
不知道你们体验过没有梦里的后悔,是一种特别感情淋漓的悔恨。醒时候,还在那种情绪里,虽然从理智角度,对自己说,幸而这是一个梦。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