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02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翻译的坎波斯的诗,自以为翻译得很贴切,可是没有人赞美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6-27
更新时间:2015-06-27
浏览:205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坎波斯是佩索阿的一个分裂的人格——译者说明。


我清楚的记得你的眼神
它依然刺透我的灵魂
仿佛夜间的火的裂纹
清楚的记得它,此外… …
是的, 此外的,仅仅一如既往的生活

昨天,我走过街道象任何人
流览着橱窗心不在焉
没遇见朋友同他们聊天
却猛然看见你的忧伤, 致命的忧伤
那么的忧伤,使我觉得都不可能活到明天,
不是因为你死去,或把我杀死
而是因为不可能在明天生活, 仅此而已

我吸着烟,梦幻着,靠在躺椅
我痛苦于象不舒适的姿势那样地活着
万事之南应该有一些岛屿
那里受苦应该是轻松的事
那里生活应该是不费心思的事
在那里人们可以闭上眼,晒太阳睡觉
醒来时不必想到社会责任
不必想今天是几月几号星期几

就象对一个我害怕冒犯的敌人
我自然夸张地将一颗心保护在怀中
这颗心感觉我之梦栩栩如生
它用脚为我的思想在唱的歌曲打着节拍
一曲忧伤的歌,似雨中的窄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