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64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荒诞时刻,佩索阿的诗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6-28
更新时间:2015-06-28
浏览:171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荒诞时刻
04/07/1913

你的沉静是一艘风帆涨满的海船… …
你温柔的微笑,是轻风与彩旗游戏……
你的微笑和沉静是我脚下的阶梯和高跷
让我假装更高,够到某个天堂的云脚… …

我的心是一件摔碎的瓷瓶… …
你用沉静将它拾起收藏在角落… …
我意念里你是大海冲到海滩的一具尸体… …但是
你是非现实的画布上,我的涂错颜色的艺术品… …

敞开所有的门,让风吹走我们的念头
我们想用悠然的香烟缭绕大厅… …
我的灵魂是涨满海潮的岩洞,
我的念头是梦里马戏团的车队… …

暗金的雨,可不是在外… …而是在我心内… …我就是时间,
可时间是那么可怕,整个时间是她的废墟… …
在我注意里,有个可怜的寡妇,却从来不哭… …
我内心的苍穹从来没有哪怕是唯一的星… …

今天天空阴沉,仿佛念头永远抵达不到港湾… …
细雨空空… …时间知道下过雨曾经… …
没有任何东西,像海船的支架那样!… …多么荒谬
出神的你的眼神,就像毫无含义的符咒… …

我所有的时间都化成一块块墨玉,
我将渴望雕刻在虚无的大理石上,
既非快乐亦菲痛苦,我以苦为乐,
而我相反的意愿,也无所谓好坏… …

执法吏的刀斧分列在道路两边… …
中世纪的凯旋旗帜都没有抵达十字军… …
两面对开,插在街垒的石块上… …
铁路两旁生满野草和荆榛… …

啊!多么古老的时间!… …所有的船都已启程!
海滩上只有一段死缆绳和风帆的残片,在诉说
遥远的地方,在南方度过的时光,我们的梦
从中得到的苦楚,太多的梦的痛苦,甚至为你而住声… …

宫殿的残垣… …公园里废弃的喷泉
泉水已枯干,看着令人心碎… …没有路人看一眼
在那个秋色的地方感觉到对你的思恋… …
这景色是被划掉了最美词句的一篇手稿… …

疯女人打碎了所有光秃的枝形烛台 ,
湖水被人,撕碎的信,很多信,弄脏… …
我的灵魂就像烛台上再也没有的光… …
我渴望,对不详的湖水有何所望,意外的微风?… …

为何我伤心,为何我凄凉?… …所有裸体的仙女
躺在月光下… …我看见阳光而她们却都隐去… …
你的沉静将我轻轻摇荡,让人有海难的念头,
觉得你的嗓音像伪装的阿波罗的竖琴音符的念头……

过去花园里所有孔雀的尾巴都已没有了眼……
树荫的阴影都变得更加凄凉… …不仅
地上(似乎)有侍女长裙的痕,而且依然
有个人在哭,好像在此到头的林荫路上的脚步的回音… …

所有的事件都熔铸在我的灵魂… …
所有草原的绿草在我冰冷的脚下都曾经那么青新… …
以为你自己感觉平静的想法,在你的目光里枯萎,
而见你如此,我成了没有船的港湾… …

一时间扬起了所有的船桨… …在麦田的金色中
有经过了一股思恋,不是海洋… …向前
在我出神的宝座上有奇石的表情… …
我的灵魂是一盏熄灭的灯,依然还炽热… …

啊,你的沉静是阳光下极端的投影!
所有的公主都感到胸中郁闷… …
从城堡最后一扇窗只看到一朵葵花!
梦想有其他的,像羽毛在我们感官上轻抚…….

我们是,而不再是!… … 噢,生在笼里的雄狮!… …
遥远钟声 ,在另一个山谷… …还是很近?… …
学校失火,一个孩子被关在教室… …
为什么不能是南方,北方?… …发现了什么?… …

我在谵语… …突然中止在我所思想… …我盯着你
而你的沉静是我的眼盲… …我盯着你并做梦……
在我思索你的方式中,有种红色的东西,像蟒蛇,
对你的想法,让人想起一种可怕的味道… …

为了不轻蔑你?为了不失去你?… …
啊,我怎么能忘记你… …你的沉静是把扇子… …
合起的折扇,一把扇子,打开是那么美,那么美,
可是更美的是不打开它,为的是不让时间捉去… …

交叉在所有的胸前的手都变得冰凉… …
凋谢了比在花园里凋谢的更多的花… …
我对你的爱是最寂静的教堂,
而我的梦是没有起始而有终点的石阶… …

有人从门而入… …感觉空气在笑… …
织女 的寡妇 庆幸织的布匹成了处女的盖尸单… …
啊,你的厌恶是一个女人的雕像必然会出现,
菊花的清香,如果菊花有馨香… …

必须砸毁一切桥的目的,
给所有的大地的景物都换上精神病装,
把地平线的弧度强力的拉直,
为必须活着而哀泣,如山野的突然的轰鸣… …

有那么少的人热爱不存在的风景!… …
知道明天将继续有同样的世界——令我们多不高兴! … …
但愿我聆听你的沉静不会是乌云,忧伤了
你的笑容,流放的天使,和你的厌倦,黑色的奥罗拉 … …

仿佛母亲和姊妹的温柔,丰盛的傍晚降临… …
已经不下雨,辽阔的天空是一个巨大而不完美的笑容… …
我的觉悟到你的觉悟是一个祈祷,
我微笑的嗅到你是我胸间凋谢的花… …

啊,要是我们是遥远的彩画玻璃画里的两个形象!… …
啊,要是我们是光荣旗帜上的两块色彩!… …
两座放在蒙满灰尘的洗礼池的角落里的无头的雕像,
对战败者的赦罪,中间写着“得胜!”

是什么在折磨我?… …是乃至你平静的面颊
让我升起满心的厌倦和悠悠可怕的鸦片… …
我不知道… …我是一个连自己灵魂都觉得怪诞的疯子… …
我是梦之外的国度里被崇敬的肖像… …
我就是那样的人,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