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3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塞涅卡书信集第五十二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8-16
更新时间:2015-08-16
浏览:164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这是什么倾向,路西利奥,使我们脱离原来所求的方向,将我们推向那个点,想离去?我们的内心在争辩什么,使我们丧失坚定的意志?我们在自相矛盾的决定间犹豫不决,我们不能忠于一种自由的,绝对的,始终如一的志向。你会说,没有一种始终如一的目的,一种持之以恒的兴趣,是愚蠢的证明。可是究竟如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摆脱那种愚蠢?单靠自己,谁也不能摆脱一个漩涡,需要有人伸手搭救,拉一把,才能站到坚实的陆地。伊壁鸠鲁说,某些人能够没有任何帮助而达到真理,他们自己披荆斩棘,开辟道路;他赞美那些人,自觉地自我提高。然而,另外一些却需要外来的帮助:没有向导,就不能前进,有了向导,就能够奋勇向前。伊壁鸠鲁说,迈特罗多鲁斯便是这类人其中的一个。这种精神极其可嘉,但是说起来,是属于第二等级。我们不属于上乘,但是如果能被接受为第二级别,就该十分高兴。何况,不该因为某个人受他人的帮助而获救便看不起他,因为有求获救的意识,并非是件次要的事。除了所说的这些,我们还能遇到一种人,同样不可小觑:这些人给他压力,就能有迫使他走上正路,这种人不仅仅需要个向导,需要有人助他们一臂之力,通过开导,给他们鼓励。这种人属于第三等。如果你想知道这类人的一个例子,伊壁鸠鲁会指出赫尔马库斯。假使说,前面说的那些类型,得到伊壁鸠鲁的祝贺,后者则令他敬佩,的确,尽管两者都抵达同样的目标,而后者更应该受到赞扬,因为面对更困难的材料。可以想象一下,比如要修建两座相同的建筑,一样的高大宏伟。一个建筑师的地段质量好,可以毫无问题的开工。另一个面对松散的土地,需要花巨大的努力,打造坚实的地基。对观察者来说,第一个人的建筑… …(此处,有断章空白),而第二个人的工程,最重要和艰难的工作是被掩盖了的。修行也相似,一些精神是开放的,易受的,而另一些则需要动手加工,最好的努力都花费在打基础上面。因为这个理由,我觉得性格上没有问题的人是幸运的,而认为那些需要克服天性的缺陷,换句话说,经过刻苦努力,达到智慧的人,是值得钦佩的。
要知道,我们的精神,属于这第三种:艰苦卓绝的一种。我们穿越障碍前进。因此,我们奋斗,却不拒绝要求他人的帮助。那么你要问:“可是向谁,我要向谁来求助?”如果你想要忠告,就向前人求助,他们会很乐意的给你:为了寻求帮助,我们可以求助于活着的人还有古人。活着的人中,我们不应该找那些,言语轻佻,流行时髦,在公共论坛,有局限社圈,而要找那些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实践他们诺言的人,教导我们应该避免做的事情,永远别被当场抓住在做自己所谴责的事。总之,选择一个值得你敬佩的人做你的导师,不是因为他的言辞,而是他的行动。这并非说我禁止你去听那些哲学家的讲演,那些有公开讲演的习惯的哲学家,只要是在接触大众的时候,他们的目的是完善听着和自己,而不是出于自私目的的动机。一个哲学家没有比寻求掌声更卑劣的了!难道说一个病人对给他做手术的外科医生鼓掌?心中留存默默的敬重,以感恩心接受哲学给你的治疗。如果发出叫喊,我将其解释为感到手指触痛到恶习的伤口,而刺激出的呻吟。你的本意是对主题的伟大,表示注重和震撼?那非常好:如果你的想法是表达,你认为那个人比你强,更有价值,他又怎么能允许你们鼓掌?毕达哥拉斯的学生,被要求五年保持沉默:你以为期限一过,他们就立即许可说话,鼓掌?
究竟是多么完美的疯狂,一个人讲演结束,在一群傻帽的掌声中笑容可掬,心满意足!那群你没有理由对他们鼓掌的人,给你的掌声,能给你什么满足!法比亚诺常常做公众讲演,但是人们十分敬重地听讲。如果有时候听到掌声,是因为问题的水平高,而不是由于出口惊人,妙语连珠。剧场里的掌声,和学校里的掌声,应该有所区别:即便是鼓掌,也要有分寸。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些细微之处,可以启发人,在任何的情况中。例如,一个小动作,可以体现人的道德修养。一个人走路的姿势,表情动作,一个偶然的旁白,通过以手加额,眼睛的转动,能显示他的堕落;奸笑可以揭露一个恶棍;一个人的表情动作,可以看出是一个疯子。所有这些缺陷都能从某种可以察觉的迹象表露出来:如果你像要知道一个人的人格,就观察他如何发出或引起喝彩声。整座礼堂里响彻对哲学家的掌声,他的身躯淹没在人们崇拜的热情中:那么好吧,这比崇拜者更甚,正在冲他鼓掌的那些人是他真正的送葬人。把这些欢呼留给那些专门以取悦大众为目的的艺术吧:哲学必须在静中受敬。一次两次的,可以对年轻人的冲动让步,因为他们安静不下来。这种掌声可以作为对年轻人精神参与的召唤和鼓励。但是重要的是他们要对演讲的问题,而不是风格而兴奋;否则,不是激发对主题的兴趣,而是引起对雄辩的赞叹,这样的雄辩对他们只能是毒害。
现在,我对这个问题就此打住。在公共场合讲哲学的方式,那种哲学家能允许的,在大众中的并对大众的,是需要全面彻底地发挥,解释的主题。当哲学交给了大众,便会退化,这是肯定的。何况,你把自己的神庙托付给祭司而不是托付给小商贩,便不言自明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