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35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塞涅卡书信第四十—— 讲演的风格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8-28
更新时间:2015-08-28
浏览:209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我感谢你频繁的给我写信,当然这是你所具有的唯一来到我面前的方式。每当我收到你的信,没有一次不是立即就与你相伴。就像我们喜欢凝视远别的友人的肖像,以此排遣深深的怀念,获得安慰,尽管是虚幻的,短瞬的, 我们又怎么能不为收到一封带着久别友人的手纹,亲笔字迹的书信而欣喜若狂?信纸上朋友的手纹,令我们几乎能够感到他的亲临——总之,那种在直接接触中我们尤为感受的东西。
你在信中说,在路经西西里的时候,去听了塞拉皮安的哲学讲座。“词语象瀑布般涌出,没有同一的方向,词汇就像相互推挤踩踏,话语滔滔不绝,喉咙都显得过于狭窄。”一个像这样的哲学家我不敢赞同。哲学家的方向,正如他自己的人生,应该是有条不紊,从容不迫,而慌忙急促,则不能把事情做得有井井有条。因此,荷马向年青人演说,用紧凑的辞令,没有间歇,语言象雪花一样从唇间洒落,然而,给那些老年演说,就用平静流畅的比蜜汁还甜美的语言。要知道:那种辞不达意,激烈浮躁式语言,很适合于江湖骗子,而不适合一个要讲述,——并教授!——重要而严肃的课题的人。一个哲学家,我以为,既不应该像铜壶滴漏那样点点滴滴,也不应该话语匆匆,既不应迫使我们聚神而听,也不该让我们头脑晕旋。有气无力的讲话,会降低听者的注意力,由于缓慢和不停地断断续续而产生厌倦,不过,一句让人等待的话,比飞快得听不清的话,要更能记住。另外,哲学家应该向弟子们传授道理,让人捕捉不定不算是真正的传道授业。不但如此,追寻真理的风格,不应该注重词藻和修饰。那种平庸的辩才,一点也不倾向于真理。它的目的是煽惑大众,通过激烈的语句吸引缺乏素质的听众;不注意认真地分析,是一种愤怒的发泄。连自己都没有能力控制的辩才,那么又如何能用来说服众人的精神?还有,一种以改造头脑为目的的讲演风格,应该是深沉的,发自我们自己的最 深处,因为只有持续的作用药力才能生效。平庸的风格是空洞无用的,是发出噪音,缺乏活力。而我所需要的是平息我的恐惧,控制我激烈的情绪,消除我的错误,压制我的淫欲,消灭我的贪婪:这些任务,哪个能用尖利的话完成?谁是给一个路过的病人治病的人?面对震耳欲聋,杂乱无章,夸夸其谈,一点儿也不能感觉快乐。有许多手段,在见识他们表演之前,我们原来以为是不可能的。我们有这些语言的魔术家,只听他们讲演一次,就足够认识他们的了。 从他们那里,有什么可学的,或者可模仿的呢?对人的精神能有什么判断呢?他们的风格不过是思路混乱,毫无遮拦的胡言乱语?当我们向山坡下面跑,在想停住的地方,会止不住脚步,不由自主地被所获得贯性的力量带到我们想停住的地方更远之处。语速太快的演说也是如此,不仅不能控制自己,而且没有哲学的尊严,哲学应该把演说“放置”,而不应该“投掷”,要走得平稳,可靠。“你说什么?难道哲学不能偶尔使用一种振奋人心的风格吗?”当然可以,但是不能伤害其道德尊严,这种尊严正是会受到激烈的过分粗暴的雄辩的影响。哲学的风格,应该是有力的,然而不能失去节制;应该象一条河,平缓的流淌,而不是湍急的奔腾。对于一个演说家,我很难接受那种快速的讲话节奏,没有能力回到思路上,不能自控,口若悬河,海阔天空。况且,一个法官,怎么能跟着一个没有什么天赋,尤其是还没有经验的人的论据和思路?当演说家的表现欲,或抑制不住的激情使他开始情绪激动地讲话,即便是这样,他讲话的语速,不能 让听众跟不上。因此,你要避开去听那些对说得多比说得有质量更感兴趣的“哲学家”,这对你只有好处。如果有必要,你要像菲尼修那样演说。“他怎么演说?”当人们问阿塞留对菲尼修的演说怎么看。他回答说:“拖拖拉拉!”另一个人,格米诺·瓦莱里奥评论说:“我真不懂为什么说这个人善于辞令,他都不能连着说出三个词来!… …”可是你为什么不更喜欢像菲尼修那样讲演?难道你害怕来一个调皮捣蛋的,就像那个人看到菲尼修一个词一个词地向外吐,哪里是讲话,简直是听写,就开玩笑道:“说出点东西嘛!什么时候你能说句成句的话?”哈特利奥是他的时代最杰出的演说家,至于他的“跑步”风格,我愿意任何明智的人尽量的避免。他没有一丝犹豫,毫不停顿,一口气从头说到尾!
此外,我还认为,某些风格根据不同的民族可以更适合或不太适合。比如在希腊人中,这种风格就是可以接受的,而我们就习惯有个间歇,哪怕是写文章也是如此。甚至西塞罗,罗马雄辩的顶峰,也一步一步的行进。罗马风格更加缜密,懂得评估价值,却让他人来评价。法比亚诺,不论是在人生的正直,知识的渊博上都非常杰出,还有十分雄辩的口才(这个优点只能在别的才华之后才考虑),与其说他以热情,不如说善于随心所欲地讨论问题,他的语言可以说是简易的,而不是快速的。对一个智者,这种简易,我接受,但并不要求。只要你的讲演不是磕磕绊绊,我希望是语气平和的,不是过分的丰沛。越是看到你若不失掉对你自己应有的尊重,就不能够达到雄辩,我便更有理由让你远离讲台的恶习。你该表现得自然的神情,不去注意你所讲的,可是逃脱了你的监视,你的口才气势磅礴,会引导你说出许多东西,让你后悔,你会愿意宁可没说。我再说一遍,不降低尊严,就永远不能达到雄辩!此外,还是一种需要每天练习的艺术,换句话说,不是每日做事情,成了每日关注词句!即便是你毫不费力,词汇丰富,才思如泉,就算是这样,也需要对演说有所收放,一个智者,最好是有一种相当谦逊的,简明的,不鲁莽言辞。一言以蔽之,我的忠告是:说话要慢!并以此做结。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