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19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六十三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8-31
更新时间:2015-08-31
浏览:169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我深切地哀悼你朋友弗拉克的逝世,同时,我认为你该节哀,悲伤不应该越过合理的限度。我不敢要求你面对这件事不感到起码的震撼,虽然这是理想的。然而这样一种坚强的心,只有超乎命运的无常之上的人才能作到。即使是这样的人,也不会不感觉灵魂的收紧,但愿仅仅是被掐了一下的感觉!对于象我们这样的人,任泪水畅流是能够原谅的,只要不过量,只要我们能够抑制住。重要的是,面对一个朋友的消逝,我们的眼睛既不干枯,也不泛滥。哭泣,可以,嚎啕大哭,不可以!你以为我是在强加给你一条严厉的法律,而当甚至希腊最伟大的诗人只给一天的哭泣时间,或告诉我们尼俄柏都不少吃一顿饭 ?你想知道什么是过度悲哀和痛哭的原因吗?眼泪是用来证明伤心,换句话说,哭泣不是发自痛苦,而是想向别人表示我们痛苦!谁也不独自一人时纵情一悲… …噢,我们不幸的愚蠢,甚至把痛苦都用来作炒作的工具!
“你说什么?难道我得忘记我的朋友?!”你对他有短暂的怀念,如果与哀悼的表现相匹的话:不用多久,任何一个偶然的成功,都会使你的笑脸绽放!甚至我都无法预见,要经过很多时间,所有的怀念都会淡漠,再加强烈的悲伤,都会被时间平复。你只需观察一下自己的行为就够了,所有的伤心的外部迹象,都会平息。此时,你在培养你的悲痛,可是,不论你再怎么培养它,都会过去,而且,越是现在表现的激烈,过去的就越快。我们更应该把对逝者的怀念化为一刻温馨。谁也不情愿地去想一种一想起来就伤心的事情。自然有可能,想起某个已经去世的我们所爱的人的名字,灵魂中会感觉某种压迫,可是那种压迫感总是伴随着某种欣悦。我们的朋友,阿塔罗常说:“就让对我们去世的朋友的怀念是好受的,就象有些水果尽管酸却是可口,或者,就象太老的陈酒,我们会喜欢它的苦味儿,过一段时间,苦味儿消散,记忆中就留下纯粹快乐的部分。”让我们就相信他的话,“想起活着和健康的朋友,就象是品尝蜂蜜和蛋糕;重新想起去世的朋友,却是甜中带有苦涩。可是,谁又能否认酸辣的调料不是会更开胃口?”我不持这种观点:对我来说,想念已经去世的朋友,是某中给我们甜美的满足的体验;当与他们在一起,我知道有一天会失去,而现在我失去了他们,仿佛永远和我在一起!
尊贵的路西利奥,处事要公平,不要把命运赐给你的好处解释成坏事:她夺走了你一个朋友,可是当初是她给你的这个朋友。我们尽情地享受朋友的陪伴,因为我们不知道能相拌多久。我们也想一想,多少次告别朋友去遥远的旅行,多少次我们尽管同在世上却长久分别: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理解,即便是他们活着,我们大部分时间在没有他们的陪伴中渡过。对那些朋友活着的时候,不当回事,死了却夸张地痛哭流涕的人,你说什么好呢?好象只对死人有友情!正是为此,才痛不欲生,害怕对他们的友谊受到怀疑,这才有那些已经晚了的情分。如果我们还有其他朋友,我们觉得不够弥补失去一个朋友,就相当于轻蔑和漠视友谊;如果没有,那么是我们自己比命运对我们更残忍,因为命运夺去了我们一个友情,我们却没有能力结交更多的朋友。何况,一个不能结交更多朋友,只有一个朋友的人,肯定是吝啬给予友情的人。一个人,被偷走了唯一的袍子,于是开始在那里顾影自怜,而不去找御寒的办法,去找到点什么可以包裹身体——你不觉得是疯癫到了极点?你以前只有一个朋友,你伴他到葬礼;那么你就去结交另一个,给他你的友谊。找到一个新朋友,比哀哭泣一个死去的朋友更重要。
我现在要说的话,更是真理而不是训斥,而且不因为是老生常谈,就不对你重复:当我们刻意地不结束我们的痛苦,时间会替我们结束。对一个人来说,告诉他,没有比把厌倦作医治痛苦的药更不适合的了。我更愿意是你离开痛苦,而不是让痛苦离开你。停止沉陷在悲哀里,越早越好,不管怎么样,总不能无止境地悲哀下去。古时候罗马人给女人规定一年的守孝时间 ,不是为了叫她们哭一年,而是叫她们不哭更长的时间。对男人,法律没有多长时间的规定,因为多长时间都不适合他尊严。所有的那些可怜的女人,人们费好大力气才把她们从火化的柴堆拉走,离开她们亲爱的人的遗体,——只给我指出一个来,她流了整整一个月的眼泪!没有任何东西比痛苦更快地变成厌烦的;一个新近的痛苦,引发别人的同情和安慰,一个过于漫长的痛苦,就招致嘲笑,而且有道理,因为,要不就是装的,不然就是白痴!
我给你写这些话,可是我,毫无节制地大哭我亲密的朋友阿内乌∙塞雷诺,我,非常地为自己感到羞耻,看到自己被迫列入那些被痛苦战胜的人的名单。今天,我谴责自己过去的态度,而我懂得之所以过度的痛哭,主要原因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死在我的前面。我只是想起他还年轻,比我小许多——就好象命运会顾及年龄的次序。这是另一个理由,让我们不断地思考我们有死凡夫的处境,我们的,和那些我们所爱的人们的。我该做的是之前就对他说:“塞雷诺,你比我年轻,可是这算什么?你应该死在我之后,可是也可能死在我之前。”我没有作,命运突然的打击,使我措手不及!这会儿,我所思索的是一切都是有死的,而死亡不遵从任何法律;一种可能的事,今天的可能就象任何一天同样的可能。尊贵的路西利奥,让我们想到,不久我们也会去,现在令我们伤心的,我们的朋友去的地方;或许圣人们说的有道理,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我们死后都去住在那里: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认为死去的那个朋友,只是在我们之前,出发去了那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