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422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七十一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9-12
更新时间:2015-09-12
浏览:1049次
评论:0篇
地址:94.
::: 栏目 :::

你时常问我一些十分具体的一类问题,忘记我们之间相隔着辽阔的大海。一个忠告的关键之处,主要就在于时机,这样就不可避免,对某些问题,等你知道了我的意见,相反的看法大概已经更加适合了。实际上,忠告必须符合境况,因为我们的生活匆匆忙忙,熙熙攘攘,正是因此,一个建议要在准确的日子作出。即使是这样,还有可能到达晚了:必须象人们常说的那样,忠告要作得恰逢其时。然则我来给你指出一个让你把握方向的办法。只要是你想知道什么是该避免或采取的态度,就用至善来作为标准,以你一生的目标作为标准。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应该符合至高之善:只有一个具有人生最高目的意识的人,才有能力决定他每个单独的行为。任何一个画家,如果没有确定下来要画什么的想法,即便是准备好了颜料,也不能随意画出什么来。因此,所有人都考虑生活的每个场景,却没有人通盘地思考人生,这是一种错误。弓箭手在射箭的时候,应该知道要射中的标的,对准它和调节力量的大小。我们的思索如果没有一个精确的要击中的目标,就是空洞的,一个不知道目的港口在哪里的人,就永远找不到顺风!这样在我们的生活中偶然性就必然份量很重,因此我们生活得漫无方向。甚至会发生这种事,有的人以为不知道他们知道的事;我们常常会不察觉我们身边的人的存在,相似地,我们忽略至善的目的,就在我们身边!不需要许多话语,更无须转弯抹角,让你理解什么是至善:我这样说,用手来给你指出,以尽可能的最简明的方式。况且,把至善分解为成分,又有何意义,它可以定义为:“符合道德者”,或者为了让你更加的惊讶,甚至可以说成:“唯一之善乃符合道德者,其他一切之善均乃虚假不纯之善。”如果你相信这一点,如果你酷爱美德(仅仅是喜欢,没有用处!)那么,一切被美德所触及的,在你的眼中就有贵族气,有幸福,不在乎别人会怎么想。承受酷刑的折磨,——只要你,被害人,你自己感觉比施刑人更有信念,——疾病——只要你不抱怨命运,不听任自己被疾病战胜——,总之,一切在流行观念里,认为是坏事的东西,就会失去力量,而转化成好事,如果你有能力控制局面!有一点必须明确:除非是道德的,就不是善 的;甚至,一旦美德赋予其道德价值一切逆境都堪得善名。很多人以为我们的理论超越人类条件的许可,而有其某种道理,当人们只考虑到身体。如果转而考虑灵魂,就将看到为什么应该是由神性来作衡量人的尺度!
路西利奥,我卓越的朋友,起来吧,抛开某些哲学家们的文字游戏,他们将哲学的伟大沦为音节的分析,用他们精不厌细的教学,贬低和辱没灵魂!就这样,变得等同于那些原理的发现者,而不是实践哲学的大师,把哲学变成谬物,而不是崇高的研究。苏格拉底,将全部哲学归结为伦理学,他说最高智慧在于区分善与恶。“假使我的权威对你有所价值”——他说——“实践道德,以便使自己能够幸福,而不必理睬张三李四觉得你愚蠢。听任别人耻笑你,辱骂你;只要你具备美德,就什么也伤害不了你。如果你想是幸福的,如果你想作个好人,值得信任的人,就别在意别人看不起你!”假使预先没有否定其他一切的任何价值,假使没有把所有的美好品质都放在同等的地位,谁也达不到这个水准——因为没有道德的地方就不存在善行,而道德在所有的境况下永远是同一个。
“你说什么?难道说加图有没有被选当大法官,没有什么区别?如此说来,在法萨卢斯战役,加图是胜是败都无所谓?加图那一派即便是失败后,因他而产生的精神财富不能被战胜,就相当于加图如同凯旋者归来,如同和平的巨匠那样地返回祖国一样的美好?”为什么不呢,假使控制一个坏命运,和享受一个好命运,所用的美德都是一致的?美德不能是大的或小的,只有一个绝对的伟大。“可是,庞培将军丢掉了军队,失去了贵族派的支持,罗马共和国最美丽的项链——武装的元老院,——庞培派的最前沿战线,在唯一的一场决战之后他要逃窜,一个如此伟大的帝国将化为废墟,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一部分将在埃及,一部分在非洲,一部分在西班牙,颓然倒塌。极端可怜的是,都不让罗马共和国只灭亡一次!”所有这些都将发生,更有甚者,在他自己的国家,地形熟悉,保卫他们的国王的人们的顽强的勇气,在朱巴全然无用;乌蒂卡人,迫于逆境,断绝了效忠的纽带,命运禁止西庇阿在非洲使用他的绰号 。可是,从来天命都不让加图受任何伤害!“可是加图被战败了!”你可以将这次场景列入他的各种失败的清单;可是对于打不赢战争的这种不可能性,加图以当初拒绝他当大法官一样的伟大灵魂来面对。在选举失败的那天夜里,他用赌博来娱乐自己,在他决定自杀的那天当夜,他以阅读来消遣,被拒绝当法官和离开生命,他处于同样的平面上,他那种状态是相信我们应该承受一切突发事件。
还有,是什么原因,他对共和国的转变,没有勇气面对,不能泰然处之?有什么事物可以免除变化的危险吗?大地,天空,就连整座宇宙机器都不能,虽然它由神的作用而运转;世界不会永远保持现在的秩序,有一天到来,必将改变目前的路线。万物都遵从时间的法律:一切都必须出生,生长,消亡。你所看见的天体,在我们的头上转动,这片大地,表面上看起来如此牢固,我们的双脚踏踏实实实地踩在上面,一切都会凋零,消灭;一切万有之内都包含着未来的退化!自然万物,尽管各自持续时间不同,所有的都总归一个终结:这就是,不复存在,并非是因为被毁灭,而是因为变化。然而,对于我们,形态变化就相当于泯灭,因为我们迟钝的灵魂,死死抓住着个躯体,没有能力看透此生以外。如果不是这样,人会更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和亲友的终结,假使人们这样想,如同别的事物一样,生与死交替相继,每个物体都分解成它所组成的成分,而不同的散在的成分,组合起来就形成每个物体,而在这一活动中,永恒地表现出调控宇宙的神的作用。以这种方式,时代的动荡与精神一起前行,可以正如大加图说的:“所有的人类,现在的或者未来的,都注定要死亡;所有曾经兴盛繁华的城市,所有帝国征服的富庶的都会,——终有一天人们会忘记,甚至都不知道在哪里,因为都会消失,被不同形式的毁灭,化为乌有:有些被战争摧毁,有的消耗于无作为,和平变成了懒散,和那种财富繁荣之后所接续的不祥瘟疫:奢华!所有这些肥沃的平原将被大海突然的泛滥而淹没,或者陷没入大地的裂隙,被大地吞噬毁灭。那么我,又有什么可愤怒,有什么可悲哀,如果我提前一点点到达共和国共同的目的地? ”一个伟大的灵魂,应该服从于神,毫不犹豫地听从宇宙的普遍规律:在死后灵魂或者转变成生命之上的形式,发着光,平静地,上升到神界,或者便是,假使重新混合入大自然的整体,那么肯定不会因此而有什么痛苦。所以,根据大加图的伦理学,活并非是高于死的一种性质,因为美德不可有任何增加。苏格拉底说真理与美德是同一个,而且就是一个东西。正如真理不能被增加,美德也不可以:美德只有一个度量,那就是绝对价值。
故尔,当我对你说所有的美好品德都是一致的,无论是我们深思熟虑地愿意的,还是环境所提供给我们的,你没有理由惊讶。如果你承认这两类的不平等,而且,比如说,你把面对严刑拷打的勇气,列为更低级的美好品德,你这样作的时候,就是在把它列入坏的等级。就会引申出苏格拉底在监牢里不幸福,引申出当加图用那种比刺破胸堂而表现出来的更大的勇气,把伤口撕裂的时候,他感觉不幸福,引申出说雷古洛是三个人中最不幸的,他为了履行自己对敌人的承诺,自投罗网去受折磨!除非最怯懦的胆小鬼,还没有人敢说这个——有人否认雷古洛是幸福的,任何人不能说他是不幸运的 !古代的院士们承认在受刑中,有可能是幸福的,但却不是完完全全的幸福。这个立场是不能接受的:如果不幸福,就不能享受至善。至善不允许有任何超过她的等级,只要是其中包含美德,而只要美德不被逆境所削弱,保持不受损害,尽管身体遭受到某种创伤:而确实保持着美德!以我理解,由于美德是英勇而高尚的,越是遇到更大的艰难险阻,就越家激情踊跃。那些有贵族气质的青年,为任何有道德情操的美所激发的行动,都有同样的一种精神态度,乃至于藐视所有一切的可能的条件制约因素,哲学在我们内心灌输和激发这种情操;她让我们确信不疑,唯一的善就是那种符合道德的——这种善,无增无减,就象用尺子划一道直线,不接受弯曲。这把尺子稍微的一点点变形,就意味着直线的缺陷。因此,我们说美德也是如此:就象一条直线,不允许微小的弯曲;可以是僵硬的,但永远不能变的紧张 。美德对一切形成判断,可是一切都不能判断她。而如果美德本身不能变得更笔直,通过美德而实现的行为便也不能是一些比另一些更正直,因为所有这些行为都必须符合美德,由此得出结论,她们相互之间都是一致的。
“你说什么呢?在一个欢宴里半躺斜依,或是被捆绑在刑床拷打,是相互之间一样的事情吗?”你觉得很奇怪?那么我告诉你一个叫你更惊讶的东西:斜依在宴飨是件坏事,而躺在刑床上是件好事,如果前一种情况我们的行为违反道德,而后者遵从道德!不是行为的内容,而是其中的道德,区分行为的好和坏;凡是有美德在的地方,只能有一个标准,只能有一个价值。我已经知道,我暴露在那种以自己之心而度他人之勇的人的攻击之下,当我说按照伦理断案法官的美德,和保持道德原则的被审判的囚徒的美德,没有什么不同,或者声称得胜而还的将军的地位,和不让自己的灵魂屈服的走在凯旋车前面的俘虏的地位一样之好。有的人以为一切他们自己做不到的,就是不可能的,换句话说,他们从自己的软弱无能的观点出发,而对美德发表看法。对将自己暴露于烈火,伤痛,死亡,牢狱,能够是有益的,有时甚至是所愿望的,我们有什么可感到吃惊的?对一个挥霍浪费的人来说,节俭是一种惩罚,对懒汉来说,劳动就相当于是一种刑罚;对于弱不禁风的人,任何活动都引起疼痛,对于一个颓唐的人,任何努力都属于折磨:一切事情如果我们把它看成是艰苦的,难以忍受的,就会有这类同样的想法,觉得没有能力做到,我们忘了有许多人,没有酒度日,或者清晨起床,是真正的受刑!所有这些境况都自然不是什么困难,这些人才是懦弱的没有男人气!要想对伟大的事业做出勇敢的决定,就必须得有个伟大的灵魂,不然的话,我们把仅仅是自己的缺陷,说成是事物的,就像一个笔直的物体,当放在水里我们会以为是弯的或者中间折断的。关键不是我们看见了什么,而是我们以什么方式看,普遍说,人的精神对真理显得视而不见!请指出一个还没有堕落的,精神警觉的年轻人,他会毫不犹豫地认为一个能承受所有逆境的压力而挺直腰板的人、能够超越命运的人,是幸运的。在安静的环境,保持平静,一点儿也不算英雄,相反,当所有人都垂头丧气,而能保持勇气,当所有人都匍匐在地,能挺身而立,那才是令人钦佩的。在严刑拷打中,和别的我们给了“危难”之名的一切中,有什么坏事?以我的思考,只是这个事实:使我们低头,屈服,侮辱我们的精神。然而所有这一切对智者都不会发生,他会保持垂直挺拔,不管肩上的压力有多大。对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能羞辱他;一个这样的人,对任何不可避免的都不拒绝。如果对他发生了什么受人类条件所制的事情,他并不抱怨。他知道自己的力量,知道自己不会屈服于压力。我这样说,并非把智者放在普通的大众之外,也并不是说他感觉不到疼痛,好像是一块没有感觉的岩石。我只是想到,智者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非理性的,因故,对伤痛,火焰,疼痛是敏感的;另一部分是理性的,赋有毫不动摇地信念,毫无畏惧,不屈不挠。对于人来说,至善就住于此部分。当自己的美德还不充实,人的精神还会滑倒,动摇,可是只要达到了完美,便永久获得完全地稳定。一个人开始向至善前进,培育美德,可是当他,尽管接近了目标,但是还没有达到圆融,有时候会退步,意志有所下降;这可以理解,因为还没有越过不确定性的边界,还会在怀疑中打滑。可是一个达到幸运的完美道德的人,越是被激烈的考验,越是更加自重自强;那些令别人退缩的行动,如果被某种道德责任感所驱使,这个人就会满腔热忱地去完成,他更愿意听人称赞自己的勇气,而不是幸福!
可是最后还是让我们来谈你等着我讲的问题。为了让你不觉得斯多葛派的道德,盘桓在人类能力所及之外,我要告诉你,智者也是能够颤抖,痛苦,面色苍白,因为这些都是生理上自然的反应。那么丢人现眼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这些症候变成真正的恶行 ?只是当造成精神的屈服,当使这个人甘愿受奴役,被迫对自己反悔。智者有能力以自己的德行制服命运,而许多哲学粉丝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威胁吓破胆。在这一点上,假使我们用对智者的要求来对一个初学者,就是我们的错误。至于我,还在吸收这些原则的阶段,还没到达到彻底的坚信的阶段;而且,即使是已经达到,也还没有时间融会贯通和实践到那种地步,在任何紧急情况下都能想起这些原则。有些颜色,毛线染过一次便能吸收,有些颜色,纺织品要多次浸染才能着色;与此相似,有些知识范畴,只要学了,就能立即付诸实践;然而哲学只有经过长时间的,深刻的内化,只有在灵魂不仅是被涂染而且是浸透之后,才具备条件,提供最开始所许诺的结果。简明扼要地说,这个命题可以归纳为:唯一的善,是美德,无美德之处则无善,而至于美德,我们说她住于我们自身的最好部分,换句话说,住于理性部分。所谓美德,不是别的,就是以正确的、不二的方式判断的官能;由此官能而产生意志的决定,通过这个决定明确唤起意志的一切形式的品性。根据这个官能,将一切其中有美德存在的事物合法地看成是善的,看作是相互一致的美好品德。身体的美德,的确是对身体的好处,但是不是绝对价值的好处,这些好处可以有些价值,但是缺乏尊严;在它们之间有相当大的差别,有的价值多些,有的少些 。在哲学的实践者中,我们应该必须地接受强烈的差别:比如,这个人已经进步许多,敢于向命运抬起目光,尽管不是一眨不眨(因为强烈光芒会使眼睛失明);那个人已经前进了那么多,如果说还没到到达目标,赢得充分的自信,至少可以面对命运。一个事物若未完成,就会发生摇摆,进进退退,甚至塌毁。如果没有前进的意志和努力,肯定地会毁于一旦。如果我们哪怕是稍稍松懈一点儿,不持续的勤奋努力,我们肯定要退步。任何人都不能从他中断的那一点,再起步!
因此上只有一个办法:坚定不移,自强不息。比起走过的路,前面的路更长,可是进步大部分取决于要向前的志愿。我对一件事有完全的意识:我愿意进步,我要以全部灵魂得到她!我知道,为了追求达到美德,你也充满激情,全力以赴。让我们前进,因为只有这样生命对我们才有意义。非此则生活不过是种羁绊,对那些沉沦在恶习中的人是种可耻的苟且。要让我们所有的时间为自己所属,而这只有我们开始变成自己的主人,才有可能。何时才能赐予我们对命运的宠辱不惊?何时才能赐予我们控制所有的情感的官能,令其服从我们的意志,能够终于说出这句话“我赢了!”?你问我,我想赢谁?不是波斯人,不是美狄亚最后的蛮族,也不是达西亚之外的或许存在的什么英勇好战的民族,而是甚至连世界上伟大的征服者都战胜了的——贪婪,野心,对死亡的恐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