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01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七十八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9-24
更新时间:2015-09-24
浏览:199次
评论:0篇
地址:62.
::: 栏目 :::

得知你经常患感冒,我感到很心疼。那种让人恼怒的低烧,长时间的,几乎不断的,无可奈何大拖累。因为我也曾经体验过这种类型的疾病,所以越发同情你的处境。最开始,我满不在乎,那时的我血气方刚,什么病都还都能承受得住,英勇地抗击疾病的来袭!可我终于病倒了,几乎到快要发展成肺结核的地步,身体极度消瘦。好几次,我都觉得有终了此生的念头。让我心存不舍的是我亲爱的老父,年事已高。我不是去想自己面对死亡的勇气,而决定先去想老父是多么热切的盼望我不要死。就这样,强加给自己一种活着的义务。说真的,有时候继续活着,是勇敢的表现!
在告诉你我是如何缓解我的病痛前,先只和你说这句话:既来之则安之的本身,已经就是一剂良药!实际上,有尊严的安慰方式,到头来就变成药物;所有使我们灵魂强壮的一切,都会转化成对身体有益。我的学习回报在健康上。我的病好了起来,身体恢复了健康,都是归功于哲学;我活着就归功于它——虽然,是我对哲学感恩中最小的一种。我的朋友也为我的身体康复作出了贡献:他们的劝告,陪伴,从他们的话语中我获得巨大的安慰。路西利奥,我出色的朋友,什么也没有比朋友的关爱更能帮助一个病人好起来,更能有效地使我们远离对等死的焦虑和恐惧。我跟你说:我当时就想,我不是在他们的陪伴中而是通过他们的回忆继续活着;我有一种感觉,之所以没有最后吐出灵魂,是因为将她托付在了他们的手里。这种思想给我意志的力量,帮助我忍受所有的痛苦。最大的不幸是失去了死的意愿,却同时又没有活着的勇气!
你还要采用这种办法来治病。医生一定会告诉你,能够步行多远,做什么运动,到何种程度,他会告诉你不要偷懒,身体缺乏力气就会使人有懒惰的倾向;他将给你开处方,叫你大声朗读,来锻炼你被阻滞的呼吸道;让你去乘船,波浪起伏可以活动你的肺部;告诉你进食的量,该喝多少葡萄酒,以增长体力,或者应该不喝酒,免得引起或加重咳嗽。而我本人给你开出的处方,不仅仅适用于你的病,而且使你一生受益:蔑视死亡。当我们摆脱了对死亡的恐惧,就没有任何悲伤的缘由。
所有的疾病,都要注意三个重要的因素:死亡恐惧,身体疼痛,享乐的临时受禁。关于死亡,我已经对你讲得足够多;我只加上,对死亡的恐惧,不是来自于疾病,而是人的自然本性。对很多人,疾病推迟了迫在眉睫的死亡:他们的得救是因为别人推测他们已经迈入了死亡的大门 !你终有一天必然要死,不是因为你病着,而是因为你活着。即便你是健康的这个自然规律也有效。当你病好了,你只是逃过了病劫,而逃不过死劫。
现在我们来说让人最难过的方面:的确疾病意味着身体剧烈的疼痛,但是它的间歇性本身,便使疼痛成了可以忍受的 。一种痛感的强烈度,终有其尽头。一个人不可能很长时间感觉到剧烈的疼痛。看大自然对我们是多么仁慈,甚至叫痛感要么是可以忍耐的,要么就持续不久。最强烈的疼痛都在身体细瘦的部分:神经,关节,所有身体尖细的部分都感受更厉害的痛觉,而这也恰恰使病痛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然而,身体的这些部分,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麻木,反而不再感觉到痛楚,——或者,是由于生命的气血,看到正常的经络被阻隔,就走另一条不太顺畅的脉络,失去了那种我们赖以活动的精力;或者是因为受感染的体液没有去处,强行从另一边通过,降低了身体特别肿胀的那些部位的敏感。就这样,不论是脚上、手上、脊椎的痛风,还是神经疼,都会因为病患部位疼得麻木而止歇。所有这些情况,一开始症状的出现都是难以忍受的,可是随着持续,强烈的程度便下降,直到疼得麻木了,就不疼了。牙疼,眼睛疼,耳朵疼,疼起来都非常剧烈,因为都是在身体很小的位置,而且总是和头痛并发;但是如果疼得太激烈,结果产生昏睡和麻痹。还有一种抚慰剧烈疼痛的方法:如果你感觉到非常非常强烈的剧痛,你结果必然会不再感到它。没有经验的人 克服身体的疼痛有很大困难,恰恰是因为他们不习惯满足于灵魂生活,因此对身体特别重视。正是因此,全心全意致力于智慧的人,把灵魂与肉体区分开,主要关心第一部分——他最优秀的部分,神性的部分——而仅仅给身体——脆弱的,总是不停地抱怨的部分——极有限的最基本的照看。“可是”——你会说。——“那会多么难受,剥夺我们习惯的享乐:不吃饭,忍饥受渴。”开始禁食的时候,自然是难过的,可是渐渐的食欲就会减弱,甚至唤起我们食欲的脏腑会疲惫,失去力量;胃变得懒惰,即便是渴望食物的人,结果会对食物感觉恶心。再加上,所有的身体疼痛都是间歇性的,至少会降低剧烈的程度。再加上,我们可以在发作之前,吃药预防;实际上,疼痛发作都有前兆,因为会在我们已经熟悉的境况下习惯地发作。如果我们把它所意味的最严重的威胁看得不重要,一切疾病就都容易忍受。
你不要觉得自己的病比实际上更重,唉声叹气,悲伤不已。如果我们不以平常人的看法来判断,所有的疼痛都是轻松的。如果你与大众相反,开始激励自己,这样说:“这不算什么,或者,至少不那么重要。需要的是耐心,很快就过去了!”——你认为疼痛是轻的,实际上已经就会减轻疼痛。我们所有的判断,都要与公众意见断绝。不仅仅是受它左右的野心,奢侈,贪婪:我们也根据公众意见感觉疼痛。每个人只是在被认为是合理的程度上的不幸。以我理解,应该结束对过去痛楚的悲叹,并且避免说类似的话:“没有人病得象我那么重!那真叫一个痛,那叫难受!谁都没有想到我能好起来!好几次家人都给我哭丧,连医生都都把我当成死人而放弃!在刑床上受折磨的人,也没有比我更痛苦!”哪怕这些都是事实,已经属于过去。再次重温过去的苦难,能得到什么,由于有那么一次曾经,继续感觉不幸,又有什么好处?人人都对自己的病痛无限夸张,结果是对自己说谎,难道不是吗?归根结底,一种难以忍受的苦难,当我们看到已成过去,就变成了令人愉快的东西:对自己的不幸的结束感到快乐,是一种自然的情感。然而,有两种感情,我们应该坚决地清除:对未来的恐惧,和对已经过去的不幸的回忆;这已经不关乎我,第一种你还没有消除。面对一个艰难的处境,只能这样说:“有朝一日——谁知道!——我们甚至想起这些事都会愉快!”一个人,必须以灵魂,以心,对疼痛作斗争;对疼痛让步就是失败,可是如果动员所有的力量来对抗它,就是胜利。今天所有人作的,是为自己招来本应该制止的毁灭。想象有一堵墙,已经倾斜了,就要倒塌:人们却去挖掘它的根基,结果就会轰然倒塌;可是如果用肩抵住它,加固它,支撑它,它就能维持不倒。拳击手的脸上挨了多少拳,还有全身上下!可是,他为荣耀的野心甘愿受这种酷刑。而且,不仅在拳击场上挨打,也为了能够去挨打而挨打:训练本身已经就是受刑。我们也应该战胜所有的对抗,虽然,我们的回报,并不是花冠,奖章,或吹响号角,让体育场里的人们安静下来,宣布胜者的姓名。我们的奖在美德里,在于灵魂的坚定,在于内心的平和,一得永得,在任何冲突中我们都能够掌控命运。“我疼得好难受。”那又怎样?你怯懦地对它就能疼得轻些吗?在战争中,敌人对开小差儿的士兵更危险;相似地,面对任何意外的灾难,若不抵抗而是转身逃避,就会变得更加严重。“可是真的特别难受!”然后呢?那么说,我们的强壮只为的拈轻怕重?你更愿意要那种:旷日持久的病,还是烈而短的病?一个慢性病有高低起伏,好了又犯,不论诊断还是治愈,都需要很长时间。相反,非常严重而短期的病,会做这两者之一:要么了结病人,要么结束自己。有什么区别没有,病不存在和我不存在,如果两种情况,都是不再感觉到痛?
另外一种健康的作法是不去想着疼痛,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去想你作出的所有正直勇敢的行为;同自己讨论正义的事业:调动你的记忆力,回想起所有那些曾经在某一天激发你钦佩之心的榜样。你将看到有一千零一位楷模,以他们的毅力,战胜了疼痛:这个人,当他命人札结上自己的脉管,却若无其事地看一本书;那个人,对行刑的人面带微笑,越笑打手们越激怒,在他身上使用了所有残酷的刑具。如果微笑可以战胜疼痛,理智怎么会不能战胜它?你可以对我说,你宁愿要哪样:你的感冒,把你的肺一点点地咳出来的严重的没完没了的咳嗽,口渴,还是因多种关节变形而畸形的四肢!比这更坏的还有火烧,刑床,烧红的烙铁烫在脓肿的伤口,将它重新翻开,挖得更深。然而有人受这种残酷的刑讯折磨都不呻吟一声。还有:没有哀求。还有:刑讯中没有回答一个字。还有:他笑,用全部的灵魂。面对这个榜样,你是否已经觉得有了轻蔑疼痛的勇气?
你可能会反驳说“疾病让人活动不得,妨碍他履行义务。”让我们来看:缺乏健康妨碍你的身体,但不妨碍你的精神。或者说,能够妨碍一个长跑运动员迈开腿,阻碍一个鞋匠或别的什么工匠劳力,可是你习惯于劳心,你可以继续建言或是施教,能听能学,研究回忆。让我们来看一看:你以为,假使是个危重病人,就不能有任何行为吗?你能:让别人看到疾病是可以战胜的,或者至少是可以容忍的!相信我对你说的:即便是卧病在床也有显示道德的机会。不仅仅是战斗,手执武器,能够显示出面对危难勇敢无畏的灵魂:一个勇敢的人,甚至躺在病床上也一样。这里有你该作的行为:勇敢地同你的疾病作斗争。如果它不能制服你,让你低头,你就给别人作出漂亮的典范。噢,将是我们的荣誉之源,如果别人观察我们在病中的表现!思考你自己,真正有理由让你对自己感到欣慰!
我们还应该想到,有两种类型的快感。疾病降低身体的快感,但是并不消除它;相反,仔细看,甚至还增加快感。人渴的时候,水的味道更甜,饿的时候,食物更香。总之,当我们平常被禁止什么,就越会贪心地抓住它。可是精神上的更高级更可靠的快感,是任何医生不能禁止病人的。一个人沉浸于这种快感,适当地体验它,不会对感官有什么太大的诱惑。“多不幸福的病人!”怎么不幸?因为不取雪来冰镇葡萄酒?因为不用刨冰配制一大杯冷饮?因为不在餐桌现打开刚从卢克里诺湖水捞上来的牡蛎?因为,在晚餐时,他身边不围着一大群厨师,把炉灶搬到餐厅,就在那里烹饪菜肴?是的,那是最精到的时尚:为了不让菜品凉了,为了不是滚烫的食物就不上桌,满足那张生了老皮的嘴,把厨房就安在餐厅!… …“多么不幸福的病人!”因为只吃他能够消化的;不在他眼前摆上整头的野猪,仿佛那是次等的不配上他餐桌的肉,不向他展示那一大托盘的珍禽的肉脯(因为他看见整只的山禽就反胃!)。他到底是那点儿不幸福?他吃得象一个得了病的人,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儿,吃得终于象个身体健康的人!
至于我们,没有任何困难承受这些——一碗药,一杯热水——和别的东西,让那些精致的、被奢华阉割了的、得了病的,而精神上比身体病得更严重的人觉得更难忍受的东西。我们只要放下对死亡的恐惧,就足矣至此。自从我们知道了善与恶的界限的那天,我们就不再惧怕死亡;从那时起,生不会给我们带来忧烦,死也不会给我们造成恐惧。一个习惯于观想众多的,崇高的,神性的事物的人,永远不会感觉活得厌倦;而无聊懒散,死气沉沉,才往往使生活变得令人厌恶。对一个阅遍大自然的人,真理永远不会变得厌烦;相反,他厌烦的是那些虚假的表象。一个这样的人,如果死神来敲门,哪怕是在他青春盛年就将他的生命收割,——即便是这样也不会因此达不到一个长久的生存可能给他的益处。这个人已经阅历了大部分的大自然,懂得道德价值不因为时间的加长而增加。而对其他人,那些根据他们空虚的、因此上是无穷尽的快感测量生命的人,这种生命必然显得极其短暂!
然而,你以这样的思索来愉悦自己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写信。会有那一天到来,我们见面,相聚重逢,不管是多么短暂,我们利用它的能力会使时光似乎在滞留。正如波希多尼所说,“智者一天的生活,比愚者漫长的一生都丰富。”现在你要紧紧抓住这条原理,深深地领会它:不屈服于厄运,不轻信于福祉,眼前总是看到命运的裁决——仿佛她真的要作出可能对你作出的一切。当我们长久地等待的那件事轮到我们头上,就变得更容易承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