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080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七十九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5-09-25
更新时间:2015-09-25
浏览:201次
评论:2篇
地址:213.
::: 栏目 :::

我等着你的信,给我描述你去西西里这一路上航海的新奇见闻,包括关于卡律布底斯的消息,至于西拉,我知道那仅仅不过是一快礁石,甚至对航海都不是什么危险,可是关于卡律布底斯,我很想知道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如果你去看了那个地方,(而且不能否认那里不值得一去!),告诉我,是从一面吹来的风,还是四面八方来的风,形成旋涡。我还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一个物体被吸进旋涡,就会从海面底下被带到很远的地方,在陶罗美尼亚海岸才浮出水面。请你把这些资料传给我,我还要以个人的荣誉,冒昧要求你去登上埃特纳火山。许多作者说,埃特纳火山的高度在消融变矮,他们这样推测,是因为古时候,航海者从更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它。这种现象,可以解释为,不是由于火山变矮了,而是内部的火焰平缓下来,喷发得不那么猛烈了,烟云变得更小了,就象我们看白天烟囱冒出的烟柱会小些。两种解释都未必是正确的:有可能发生的是,一座山,每天没火焰吞噬、变小;但也有可能发生的是,火山保持同样的大小,火焰并不侵蚀山体,聚积在某个地下的山谷,冒出火焰,从另一个地方进食 ;在这种情形下,埃特纳火山不是被吞食,而仅仅是火焰的出口 。在利西亚,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地方,当地人叫作赫费斯提翁,那里的大地有许多洞穴,冒出火来,可是火焰喷发,却对植被一点影响也没有。事实上这个地方土地十分肥沃,绿草遍野;火苗并不烧毁一切,仿佛失去了力量,只是冒出闪闪的火光。
现在让我们放下这个问题。等你给我描写距山顶多远开始成冰雪覆盖,连夏天都不融化,尽管积雪与烈火为邻,却是安然无恙。而且,你别说单单我有这种好奇,即便是没有人托付你去作,你也会相当疯狂地愿意去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 …你给我什么礼物,叫我劝说你别为埃特纳火山写诗,放弃启发了所有诗人的那种灵感?维吉尔发挥过这个题材,并不能阻止奥维德也写,正如这两位诗人没有劝止科尔内利奥∙塞维罗也为她写出了诗句。况且,这个题材给他们所有人都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我以为,古代骚人,远远没有将这个题材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仅仅是指出了一些要发掘的题目。在发掘尽的题材和纯粹刚涉及的题材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在后一种情况,这个题目每天都变得更广泛,而已经做出的描述,不妨碍别的新颖的形容。还可以说,在诗人名单中占最后位置的得天独厚,因为他可以拿来已有的意象,嵌入新的语境,获得不同的色彩。使用这些形象,无论如何不能说是剽窃,因为它们已经是人所共知的典故。不然就是我不了解你,不然埃特纳火山的题材已经让你满口生津!你在那里踌躇满志,要写一首堪比古人的伟大诗篇!我说“堪比”,是因为从你的谦逊我不能期望更多:因为她是那样,我以为很好,会遏制你的才华,如果,你越是对古人感到崇敬,就越有写得比他们更出色的危险!
智慧的各种优越性中,其中的一件好处就是:只有在上升阶段,才有可能被另一个人超过。当抵达了顶峰,就不再有差别:智慧是一种恒常的状态,不受任何添加。难道太阳能增加体积,还是月亮能出离轨道?海洋也不增长,世界永远保持它的形状和大小。万事万物达到它们的理想尺寸,就都不能增长,因此,所有的人,当他们抵达智慧圆融,都有完全一致的价值。在他们之间,每个人有各自独特的素质,一个人可能更和蔼可亲,另一个人可能更开朗坦率,这个人快言快语,那个人娴于词令。但是我们所感兴趣的那一点,——引发圣乐的智慧——是所有人那里都是一样的。你的埃特纳火山是否能够从内部消耗崩陷,是否火焰不断的作用有摧毁那座巍峨的、从大海上都能望见的高山力量——这是我所不得而知!然而美德,没有烈火,或灾难,能摧垮她,她的宏伟是唯一的,不接受加减。不增不减;与天体类似,她的宏大是常恒的。那么就让我们努力,站到齐她的高度!很多必要的工作已经作出了;或者说得更确切,说真的,没有很多!… …当我们从更低的等级出发,变得更好,并非意味着达到了善德:有人会仅仅因为朦朦胧胧看见白天的光,就为自己的眼睛骄傲吗?一个人看到太阳透过浓雾闪光,假使有道理为逃离了黑暗而高兴,并不是说充分地享受了光明!我们的灵魂只有摆脱了在黑暗里的挣扎,不仅是看到一线微弱的光明,而是迎接来白天晴朗的天空,当给她恢复了天空的位置,重新占据了出生前的地位,才有庆祝的理由!那里才叫作你的初始状态,在我们的灵魂被监禁在身体的囚牢之前,可能就是在那里居住,只要我们彻底地驱逐恶习,就能升华到敏锐而真纯的天神的精思!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尊贵的路西利奥,这就是我们应该以最大的努力向之前进的目标,哪怕是很少人,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懂得我们的奋斗。名声,对于美德来说,是个影子:声誉跟随美德,尽管美德并不寻求。你看,影子有时候赶到我们的前面,有时候投射在我们后面:声誉也是这样,有的时候,盛名难附,有的时候,名成身后——可是越是晚来,名声越大,当所有的嫉妒已经云消雾散。多长时间人们认为德谟克利特不过是疯子!苏格拉底的声名曾经是多么微不足道!多长时间罗马忽略视加图的价值,否定他,只有失去他以后才以公正的尺度评价他!卢提略的纯洁和美德,如果他不是不公平的受害者,还继续被人们视而不见,可是当暴力打击在他头上,闪现出耀眼的光芒。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对命运表示感恩,热情地接受了强加给他的流放?我在对你讲那些人,命运在击倒他们的同时,也成就了他们的声名。可是,有多少人只是死后才成名!有多少人,声名甚至并非是身被光环,更是将他们,这么说吧暴尸于众!… …你看那群人众,并非只有文化精英,甚至就连没什么文化教养的人,今天都对伊壁鸠鲁痴迷若惊,当初这个伊壁鸠鲁就住在雅典的郊区,那座城谁也不知道存在他这么个人物!在迈特罗多鲁斯逝世许多年以后,伊壁鸠鲁在一封信中,深切地谈到他们之间的友谊,结束的时写道,在他的幸福中,无论是他还是迈特罗多鲁斯,一点也没有因为高贵的雅典不仅对他们视作无物,甚至跟本就不知道他们是何许人也,这个事实并不使他们感觉受到伤害。难道不是真的,伊壁鸠鲁在他的人生结束之后,才被人们所发现?难道不是确之又确,只是在那时他的名声才光芒四射?迈特罗多鲁斯也在他的一封信里说,他自己和伊壁鸠鲁都没有什么声名;但是他接着说,在他们两人死后,那些愿意追随他们的学说的人,将得盛名。美德永远不会发生而不被人所觉,若是不为人所觉,于她一点无损:终有一天被忽视的美德会被人们所了解,就像是被她时代的灾难所掩埋的!一个人只想着他的当代人,来到这个世界就只是为了利益稀少数量的人。千秋万代,绵绵永继:要想着后世子孙。即使是与你的同行人的嫉妒湮没了你的名字,使你默默无闻,别的人将能够心无恶意,不偏不倚地给你评价。如果光荣能够给美德某种价值,这种价值永存不朽。后人说到我们什么,不会传到我们的耳朵里,但是肯定的是,在他们的话语中,尽管我们感觉不到,我们将继续如同身在其境。或生或死,所有的人都从美德获益,只要是以赤诚之心实践她,只要不是利用她来作纯粹装饰的假肢,只要面对各种来客同礼相待,不管他们的到来是预先知会,还是突然出现的意外造访。虚情假意一点用也没有;有些人会用贴在脸皮上的薄薄一层伪善来欺骗人,而真心诚意,是在所有的细节上都永远恒常的。表面的虚情假意欺骗一时难以欺骗长久。一切谎言都是脆弱的,如果仔细分析,就会立刻露出真面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zwmpt 于 2015-10-01 03:00:13 提到] [FROM: 213.]
这个你得问塞内卡。
我并不是因为认可他所有的观点,才翻译他,而是把古人的观点展示出来。不因为一点儿否认全体。他肯定不是句句是真理。
 
2   [ATCGu 于 2015-09-26 18:20:22 提到] [FROM: 98.]
:智慧是一种恒常的状态,不受任何添加---don't agree.
你热爱科学?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