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40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人生的悲剧,是命运的嘲讽——佩索阿《不安之书》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7-02-06
更新时间:2017-02-06
浏览:129次
评论:0篇
地址:109.
::: 栏目 :::

我的人生主要的悲剧,如同所有的悲剧,是命运的嘲弄。我厌恶现实生活,如同一种徒刑;我厌恶梦,如同一种卑鄙的解脱。可是我的现实生活过得邋遢肮脏,琐碎家常,而我紧张持续地活在梦中。我就像一个喝醉了午睡的奴隶,一身之中,两种苦难。

是的,我看得很清晰,以一种明亮,(那种)理性的闪电在漆黑的人生中,刻画出近处的事物的明亮,闪现给我们它们的形状,丑陋,疲惫不堪,丢弃的,造作的,在這条金匠街上,这条是我全部生活的街——这个肮脏的、透入它的骨髓的人物的,办公室,这个每月租来的房间,里面什么也不发生,除了住着一个活死人,这家街角的杂货店,我认识店主,如同一人相识另一个人,这家老酒铺门口的年轻人们,这些每天一样的费力而无用事情,这日复一日纠缠在一处的同样的人物,仿佛一出只有布景的剧,而布景是放反了的… …

但是,我也看到,逃避这些,就是或掌控它,或弃绝它,而我既不掌控,因为我不超越它到现实以内,也不弃绝它,因为,不管梦什么梦,我依然在我所处之处。

而梦,对我来说这逃避的羞耻,将那种灵魂的垃圾当成生活的怯懦,而别人,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做的梦,在打着鼻鼾的死亡的形象中,在像进化的植物一样的平静的睡眠中!

不关在门里面,就不能有一个高贵的手势表情,也没有一种,不是真正没用的,无用的欲望!

凯撒,当他说出这句话:“宁做村里第一,不当罗马第二!”,定义了全部野心的形象。我不论在村里,还是在罗马,都什么也不是。至少,那个街角的杂货铺的老板,从阿松桑街到维多利亚街,都受人尊敬;他是一个街区的凯撒。我比他高尚?在什么方面,假使什么地方的行为也不高于他,也不低于他,连可比性都没有?

他是那个街区里的凯撒,女人们恰如其分地都喜欢他。

就这样,我拖沓着,做着我不愿做的事情,梦着我所不能得到的,我的生活(… …),荒诞的,仿佛一座停摆的公共的钟。

那种轻如薄雾的,但坚定的,敏感,悠长却有知觉的梦(… …)共同形成了我半明半暗中的特权。

s.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