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116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梦里凯撒——《不安之书》佩索阿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7-02-07
更新时间:2017-02-07
浏览:127次
评论:0篇
地址:62.
::: 栏目 :::

对我们,生活就是我们在其中所构想的。对一个乡下人,他的田对他来说就是一切,那块田就是一个帝国。对凯撒,他的帝国对他还嫌太小,那个帝国简直就是一块田。穷人拥有一个帝国,伟人拥有一块田。事实上,我们不拥有别的只拥有我们自己的感觉;我们必须在这些感觉上,而不是这些感觉所看到的东西上,打造我们生活的现实的基础。
这什么目的都不为。
我做过很多梦。厌倦了曾经有的梦,然而却不厌倦做梦。做梦谁也不会厌倦,因为梦就是忘记,而忘记并不难过,就相当我们从中醒来的无梦的一觉。在梦里,我成功做到一切。那我也醒了,可又有什么关系?我曾经是多少个凯撒!而那些光荣的人,多么渺小!凯撒,因海盗的慷慨活命,他命人去到处搜捕,终于抓到那个海盗,立即命人将其钉死在十字架。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写下遗嘱,将遗产留给一个试图签字威灵顿的无赖之徒。噢,丰功伟业,和邻居的斜眼女人的灵魂的作为一模一样!噢,另一个世界的女厨师的伟大的人物!我曾是多少个凯撒,我梦里依然还是。
我曾经是多少凯撒,但不是那些现实的。我是真正帝国的,当我在梦的时候的,因此,我从来什么都不是。我的军队被打败,可失败是松软的,没有人死亡。我没有丢弃旗帜。我没有梦见直到军队的那点,直到军队出现在我的眼前的地方,在这个梦里,有拐角。我曾经是多少凯撒,就在此处,在金匠街。我所曾是的那些凯撒依然活在我的想象;可是曾经的凯撒都死了,在金匠街,这就是,现实,不能认识他们。
我把火柴盒,空的,投向深渊,街道在我的没有阳台的高窗的窗台的外边。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倾听,清晰地,就好像意味着什么,空火柴盒在街上发出的声音,向我宣称街道是空旷的。没有任何别的动静,除了整个城市的喧嚣。是的,整个星期日的城市的喧嚣——那么嘈杂,什么都听不懂,却都那么肯定。
在现实世界,有多么少的支撑最佳的静思的方式。这吃午饭去晚了,这火柴用光了,这我,个人地,向街上投了火柴盒,这饿过点吃东西后的不适,是星期日一个不详的夕阳的许诺,这在世界上谁也不是,和所有的玄奥。
可是,我曾经是多少个凯撒!
27-6-1930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