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1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梦的手指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佩索阿的文字很难翻译,改动成顺口的中文,又恐失去了原意
作者:zwmpt
发表时间:2017-03-04
更新时间:2017-03-04
浏览:191次
评论:0篇
地址:109.
::: 栏目 :::

从葡萄牙文角度,他的文句原来就十分拗口。

L. do D.

最后几滴雨,缓缓地从屋檐落下,石路中央,开始慢慢地照见天空的蓝色,车辆的声音,唱起另一首歌,声更高,更快乐,窗户在迎着又想起来的阳光打开的声音。于是,在狭窄的街道上,下一个拐角的深处,第一声卖彩票的吆喝声,对面商店钉在箱子上的钉子,在明亮的空气中回荡。

那是一个不确定的休息日,合法而不保持。安静与工作混在一处,我无事儿可做。我起得很早,迟迟不准备好自己的存在。我从一边到另一边在房间里度步。深深地梦着不连贯的,不可能的东西——我忘记了怎么做的表情手势[1],没有方向的不可能实现的野心,,如果是场对话,那一定是坚定而持续的。在这既无伟大也无平静的梦幻中,在这种既无希望也无目的的拖延中,我的脚步耗费着自由的早晨,我高亢的话语,低声说出的,在我简单的隔绝的回廊成倍地回响。

我的人形,假使以一种外界的注意考虑她,是可笑的,一切人类的,总显得是内心的。在沉睡的简单的服装上,穿着一件旧大衣,我在这种清晨的守灵时总是穿这件大衣。我的旧拖鞋是破的,尤其是左脚那只。双手插在死后的外衣的衣袋里,我迈着坚定的大步,把我短小房间变成大街,用我徒劳的白日梦,实现和所有人一样的梦。

依然,从我唯一的一扇窗的敞开的清新中,听见从屋顶,下过的雨聚积的粗大水滴声。依然,濛濛的,有下过雨的清爽。然而,天是征服者的蓝,被战败的,或疲倦了的雨的残云后退着,撤到城堡那一边,让出整座天空合法的路。

那是该快乐的时机。可是有什么东西压在我心头,一种陌生的焦虑,一种无定义的愿望,甚至都不是微不足道的。我延迟着,或许,活的感觉。当我从极高的窗俯身,向街道望而看不见它,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擦脏东西的潮湿的破抹布,拿到窗去晒的,拧成一团的,而被遗忘在窗台的,慢慢将其染上污迹。

25-12-192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zwmpt写信]  [梦的手指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