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166
首页 - 博客首页 - 顾仁书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抑郁
作者:Naerog
发表时间:2014-10-08
更新时间:2014-10-08
浏览:2071次
评论:0篇
地址:67.
::: 栏目 :::

抑郁











一一躺在床上,眼泪无声地滑落。她躺了很久了,从下午一直躺到现在。天早就黑了,她却不想爬起来把灯打开,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黑暗当中。窗户大开着,秋天晚上的风已经很凉了,吹着窗帘拍打着窗沿,一下,一下,一下。一一觉得有点儿冷,可是她依然没有动,只是抱着肩头,蜷缩在床上。月亮升了起来,往房间里洒下清冷的银光。远处不知哪里正在播放着摇滚,还有年轻人的嬉闹声,传到房里,声音已经很小了,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热闹。房间里依然冷清,陪伴一一的只有不断重复的窗帘拍打的声音,以及脸上的两行清泪。





哒哒哒,急速但轻微的声音传来。原来是调了静音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无力地拿起手机,瞥了一眼,是闺蜜打来的,然后把手机扔到一边,任由它继续无声地震动着。





闺蜜锲而不舍,不断地重复拨打,大概五六次以后,一一才不耐烦地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





"喂……"





"一一,你快来呀,我们在KTV等你呢!我就知道你又赖在床上不肯起来。鞋都没脱吧。你看你,怎么邋遢成这样,以前我认识的一一可不是这样。"闺蜜性子挺急,一下子连珠炮似的,让一一无从插嘴。





"唉,我,你听我说,我有点不舒服,不想去了。你们玩得开心点...…",一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了。





"哎,不就是大姨妈嘛,没事,我已经派了个帅哥开车来接你,估计差不多到了,你赶紧收拾一下自己,别蓬头垢面的见帅哥,丢我的脸。哎,我的歌到了,别抢我的麦!一一,就这样啦,一会见。"





"我…...",没等一一说完,电话就挂了。一一只好很不情愿的爬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走到窗前。





她伸头往楼下看,小区楼下的路灯坏了几盏,也许是哪个顽皮的小孩用弹弓打的。走道上黑黝黝地,像是一个黑洞,择人而噬。一一忽然有点想跳下去的冲动。是呀,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不用再那么痛苦,不用再那么烦了。她伸出双手,轻轻地在晚风中晃动,像是在抚摸着看不见的轻纱。楼下的黑暗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召唤她,她侧耳倾听,又什么都听不到。一一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飘飘然了,好舒服。也许去跳下去真的会好舒服呢。





"叮咚......",门铃响了,把一一从迷茫中唤醒过来。一一被自己刚才想跳下去的冲动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跑到门前,问,“哪,哪位?"











小小果然没骗人,来接一一的果然是个大帅哥。一一不是个外貌协会的花痴女,她并不在意男人的相貌。事实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一在意。文郁彬彬有礼,脸上总是带着一丝善意的微笑,这让一一觉得很舒服。





一一缩在副驾驶座上,眼睛茫然地看着车外一盏盏路灯排着队向后跑去。文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专心开车,不像那些毛头小子那样,努力地在一一面前留下印象,假装关心地搭讪。





一一喜欢这样的安静,自从心情不好以来,她就更加喜欢静静地一个人待着。看着周围的一切物体的颜色和形状,听着世界里每一丝轻微的响动,似乎它们都在向自己述说着什么。一一略略转头,把目光从窗外收回,看着车里的情景。车收拾得很干净,驾驶台上一尘不染,车里也没有什么杂物,地毯同样很干净,似乎这就是一辆新出厂的车,从来没有人用过。只是后视镜上挂了个香囊,散发着淡淡的让人心神平静的香气。这香气很象文郁给人的感觉,让人安心,让人忘记了一切的烦恼。





整个晚上,一一并没有唱什么歌,总是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她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着小小跟朋友们抢麦,对歌,还有喝啤酒。小小是个不管怎么样都会成为焦点的女孩,她热情,活泼,就像火红的太阳,万众瞩目。而一一就好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再多的阳光也温暖不了她。





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是文郁。他唱了不少歌,可是一一总觉得他跟小小他们不一样,有点格格不入,有点儿像自己。他唱的每一首歌都是八九十年代的老歌,很有一种沧桑寂寞的味道。虽然唱得不怎么好,可是那种沧桑寂寞的感觉却淋漓尽致,印在一一心里,挥之不去。





这种沧桑寂寞慢慢地在一一的心头累积起来,令她有点儿胸闷。她想起了出来前想从窗台跳下去的冲动。她有点儿怕听到文郁的歌声了,只好向大家告辞。





"一一,你真的很不舒服吗?让文郁大哥送你回去吧。"小小放下辛苦抢来的麦,关心地问。





"没事,我自己打个的就好。"





"那哪行,你已经不舒服了。"这时文郁听到,主动起来,走了过来。





"文郁大哥,你帮我把一一送回家呀。"





一一只好跟着文郁坐回那辆干净得不像用过的车里。闻着那令人心安的淡淡香气,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一一,你脸色好像很不好。"文郁突然说话了。





"哦,没什么,习惯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不,恕我直言,你好像有很重的心事。"





"没有呀,就是有时候提不起劲。"一一淡淡地回答道。





文郁没有接话,似乎觉得自己说了这几句已经很唐突,静静地继续专心开车。





文郁的车很稳,加上令人安神的香气,一一很快就在车上睡着了。





"一一,一一"文郁轻声叫着,"到家了。"





一一醒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你这香囊闻着真舒服,我都睡着了。"





"这是安神香,我家还有很多,要不下次给你送几包。"





"这,那就谢谢你了。"一一有点惊奇自己的态度。本来自己是不会那么随便就要别人的东西的,也许是没睡醒吧,只有这么解释了。





文郁把一一送到门口就走了,没有进屋。一一觉得自己很没有礼貌,要别人送自己回来,还要人家的香囊,竟然不请人家进来坐坐。她给自己的解释还是没有睡醒。一一已经很久没有睡得那么香了,每天晚上总是被各种无聊又压抑却无法记住的梦压得喘不过气来,刚才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似乎比平时整个晚上睡得还好。





一一要趁睡意没有完全散掉之前,赶紧继续休息。





这个晚上她睡得很香,也没有做梦。醒来了,才想起自己没有文郁的电话。














一一把香囊放到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气。香气不浓,但很持久,淡淡的香味总是能让她静下心来。这两周以来,一一觉得自己情绪更加低落了。工作上的竞争,母亲的入院,等等,总是让她觉得力不从心。她好想振作起来,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连吃饭喝水,对她来说都需要花很大的努力。白天总是混混沌沌的,晚上躺在床上却一直睡不着。





现在她又在辗转反侧了,脑子里并没有想着经理那可憎的脸,也没有想着妈妈医院的天价账单,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破碎的景象,挥之不去。





幸好还有这香囊,每次心情烦躁或者夜不能寐的时候,这香囊总是能让她稍稍平静下来。



她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冰冷的感觉沿着喉咙一直灌进心里,她不禁打了个冷颤。看着面前的空杯子,她又深深吸了一口香囊,想起文郁。





文郁虽然不是个健谈的人,但似乎很热心。一一曾经以为文郁想追自己,可是又不像。他总是很绅士地关心自己,又适当地保持一定的距离,让人觉得安全而不拘束。他介绍了医生给自己,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希望自己去看看。可是一一总是没有时间。其实时间是有的,只是,只是提不起精神。





香囊快用完了,明天还是找个时间去看看那个医生吧。总不能老麻烦别人。





一一想到这里,用手稍稍捋了捋头发,站了起来。是时间睡觉了,明天要交报告,要忙一天呢。经理那丑陋的脸又浮了出来。她摇了摇头,在脑海里使劲地甩开这张脸。这时,电话又响了。她拿起一看,是弟弟从老家打来的。





"姐,老妈又要做手术了,这次要五万。我是没办法了,你是知道的。医生说,不能拖,最多一个星期,就得动手术了。"弟弟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





"你...…"电话断了。弟弟的电话每次总是要钱,似乎把一一当作提款机。



一一的话被憋住了,心情一下子烦躁起来,拿起玻璃杯使劲地往墙上扔去。玻璃碎开的声音好清脆,散开的玻璃碎片像是一朵盛开的冰莲,在窗外洒进的月光下,闪动着迷人的光芒。





一一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乱砸过东西。可是砸东西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美妙。





她慢慢跪下来,拿起一片碎玻璃,举到眼前。透过玻璃,眼前的一切都不自然地扭曲着,却又显得很和谐。一一好像又听到一丝呼唤自己的声音,遥远而又美丽。她把玻璃碎片放到自己的手腕上,雪白柔美的手腕在月光下是那么的动人。玻璃在手腕上轻轻地刮着,凉凉的,有点儿麻。一一忽然想,如果就这么剌下去,血流出来的样子,一定好美。





一一使劲地一划,血真的就流了下来,一点儿也不痛。她举起手,血就在手臂上画下一条优美的红线,然后肩膀,然后在睡衣上开了一朵花。她躺了下来,感觉生命慢慢地从自己的手腕流走,那感觉好平静,好像连自己的烦恼也一并流走了。





一一静静地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很困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吧。可是突然心里有种不甘的感觉,她想起了妈妈,她想起了被病魔折磨的妈妈。她挣扎着爬到桌边,伸手拿到电话,拨通了文郁的号码。














一一的身体康复得很快。可是抑郁的症状却不容乐观。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经常提不起精神,经常做什么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原来这是病。她讨厌有病的自己,她也想开开心心的,象小小那样,无忧无虑。可是越是讨厌自己,她的病情就越严重。她不止一次地又冒起了自杀的念头,幸好有小小,幸好有文郁。





自从一一自杀的事以后,文郁放弃了若即若离的态度,对一一更加的关心起来。关心的程度早就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围,每天三次的药,文郁都要亲眼看着一一完全吃下去,才肯罢休;不管工作多忙,文郁每次都会抽出时间陪着一一去看心理医生;文郁甚至还买满了一柜子的廉价玻璃杯,让一一心情太郁闷的时候用来摔,当然柜子是上锁的,只有文郁在的时候,看着她,才让她扔。



一一心里很感激文郁,芳心早已暗许,没有谁能比文郁更关心自己,给自己更大的帮助了。一一是个腼腆的女孩子,不好意思直接跟文郁说当他的女朋友,只好不断地暗示。可是每次暗示都会被文郁忽视,一一只好认为文郁不喜欢自己。





"文郁,你不喜欢我吗?"一一终于问出了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





"一一,不,我当然喜欢你。"





"那,那我当你的女朋友好不好?"一一冲口而出,可是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但她却没有低下头,倔强地盯着文郁深深的眼睛。





文郁看着一一,没有说话。眼神里闪过伤心的神色。





一一定定地看着他,满怀欢喜的心慢慢冷了下来。她看到文郁眼里的忧伤,看到文郁对自己感情,但是她不明白,文郁为什么不能说出那个"好"字。只是她清楚地知道了,眼前这个沉默的男人,并不属于自己。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她用手擦了,顺便捋了捋头发,站了起来。"我想砸玻璃。"





十分钟后,整个柜子里的玻璃都砸得粉碎,一一被文郁死死抱住,送到了急诊室。





一一很快就又可以出院了,文郁却再也没有出现。一一坚持每天吃药,准时去看心理医生,但是病情时好时坏。小小把一一接了回家跟自己同住,也好照顾她。小小依然是大大咧咧无心无肺的样子,在她的感染下,一一觉得自己渐渐好起来了,虽然很缓慢。





半年以后,一一从别的朋友那里听到了一个关于文郁的消息。文郁在自己家的浴室里割腕自杀。这个消息小小没有告诉一一,在她的再三追问下,一一才知道,文郁同样有着深度的抑郁,他已经尝试自杀过好多次。一一这才恍然,文郁从来都不换下来的长衬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aerog写信]  [顾仁书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