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988
首页 - 博客首页 - 顾仁书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祝福
作者:Naerog
发表时间:2014-10-21
更新时间:2014-10-21
浏览:1099次
评论:0篇
地址:67.
::: 栏目 :::

酒吧里很幽静,两三对恋人坐在昏暗的角落里喁喁细语。只有一个清秀的男孩,跟我一样,坐在吧台前。他在吧台的另一头,面前放着一个半杯啤酒。他茫然地看着调酒师风骚炫耀的调酒动作,无视着调酒师不断抛向他的媚眼。

调酒师叫阿青,要不是调酒技术很好,我早就把这个风骚的家伙炒掉了。他每晚总会勾搭一个酒客回家,估计今天是看上这个清秀的男孩了。


"靓仔,尝尝这杯烈焰红唇吧,不要钱。"阿青把一杯鲜红欲滴的液体推到男孩面前,继续挑逗道。


男孩有点厌烦,一把推开酒杯,冷冷地说,"不要了,谢谢。"然后举起剩下的半杯啤酒,一饮而尽。


阿青有点尴尬的笑笑,转头看见铁青着脸的我,赶紧收敛了笑容。


"再骚扰客人,明天就不要来了。给人家添杯啤酒,算我的。"我带着歉意走到男孩身边坐下,"对不起了,今天你的单归我吧。"说完,举起一杯啤酒向男孩示意。男孩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拿起阿青刚倒满的酒杯,一口气喝光。


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你一杯我一杯地喝。我很少喝那么多,毕竟我是老板,我要做生意。开了这个同性恋酒吧有五年了,酒柜吧也已经是圈里最有名的酒吧。每天看着进进出出的恋人或者失恋的人,看着他们亲热,欢笑或者痛哭,我就好像看着一场永不谢幕的话剧,一切都那么近,一切却又那么远。自从他的离开,我的心早已不再涟漪,只有日复一日地看着这离合的戏剧,永不落幕。


可是这个男孩有着跟他相似的气质,眼里带着一样的朦胧跟倔强。这让我想起了他离开的时候的决绝。心忽然有点痛,只有任由酒精不断的浇注这炙痛的感觉。


男孩不胜酒力,很快就醉了。他醉的样子也一样的迷人,眼里的朦胧更加诱人。


一切都顺理成章,我们没有交谈,他却跟我回家了。一场狂风骤雨以后,我亲了亲他的裸背,起来给他倒杯清水的时候,我在厨房里看到同住的文促狭的笑容。


文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室友,也是我的床友。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自从我的他离开我以后不久,他就搬了进来。我们几乎无所不谈,文也知道我的他,知道我不愿意再进入感情漩涡。所以即使我们经常发生超友谊的关系,我们都清醒地明白,这只是生理的需要,我们不需要感情的纠缠。


我很喜欢跟文这样的关系,这让我觉得自在,也让我远离感情的伤害。我们经常一起打游戏,一起看G片,一起泡仔,甚至一起跟泡回来的仔胡天胡地。我们偶尔也会争吵,甚至会打架。文打架的样子非常的凶,下手阴狠。这反而让我觉得他非常有魅力,所以每次我们打完架,总会再打一炮。


文有时却很神经质,无缘无故就会像个孩子般在我面前痛哭。一开始,我以为发生什么事情,总是想方设法去安慰他。可是这样的情况见多以后,我也就习以为常,只是机械地搂着他,拍着他的背,让他在我怀里睡去,而我的心思早已飘到前一天泡到的那个俊俏小子的胸肌上。


看到文促狭的笑容,我就知道这小子不安好心,看来他也想分一杯羹。可是这个叫梦的男孩,今晚是属于我的,你想要,明天再说。我有点得意地用眼神表达了我的态度,然后拿着一杯冰水,施施然地回到卧室。


梦依然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床单上一片狼藉。我光着身子走到床边,弯下腰亲吻了一下他的面庞。他的睫毛很长,很好看。"来,喝口水吧,宝贝。"我伸手把他拉起来,他顺势靠在我怀里,搂着我的腰,有点撒娇地示意我喂他。


我把水递到他嘴边,轻轻拍拍他的脸,"小淘气。"


他顺从地张开了嘴,咕咚咕咚地把水喝了。看着梦喝水的样子,我又想起了我的他。他总是喜欢在我的面前撒娇,就像个小孩子。那时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呀,每天都过得满满的,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我们手中,都在为我们的爱情喝彩,美得就像一场梦。越是美丽的梦,醒得就越快。美梦破碎的时候,他的决绝,他的倔强,就像一把刀狠狠地朝我的心口剜去。


想到这里,我猛然把梦推倒在床上。他楞了一下,然后就咯咯地笑个不停。然后我们在那咯咯的笑声中,再一次攀上了高峰。


第二天,我被外面的说笑声吵醒。床边空空如也。我揉了揉发疼的额头,随便裹上件睡衣,打开房门。一阵早饭的香气,让我顿时饥肠辘辘。文跟梦正坐在餐桌前,边吃着早餐,边说着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起来啦,懒虫。你的朋友文做的早饭真不赖,快来吃点。"梦看见我出来了,招呼我道。


我走过去,在梦脸上亲了一口。转过头,却发现文的眼神有点怪。我没想什么,把嘴凑过去,在他脸上也亲了一口。"文,我怎么不知道你做饭这么好吃。"


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们三个都笑了。


我喜欢梦的身体,也喜欢梦的狂野,可是我不喜欢梦的的黏人。一夜缠绵以后,我感觉到梦对我的依恋,我本能地想要躲避。后来我们也有过几次激情,我们也都痴迷于彼此的身体,可是这种痴迷,只能保留在床上,嗯,对了,厨房的地板上也行。


那次在厨房地板上的痴迷后,我搂着梦,跟他说我们不会成为恋人。他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然后脸上挤出理解的神情。"没有感情纠葛的床友,太好了。"他笑着说。


"是呀,你还可以找别的靓仔,我绝对没有问题。文好像对你有意思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到文。只是他的名字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听话地冲口而出,收也收不回来。我有点儿后悔,又有点儿恶作剧后等着看热闹的兴奋,还有点儿我也解释不了的酸酸的感觉。


"文?"梦对我妩媚一笑,然后我的嘴又印上了他的嘴。


一语成谶,梦跟文真的搭上了。我为他们高兴,真的高兴。梦那天一个人在酒吧喝酒,是因为他三年的男友出轨了。他爱得很深,伤得也很深。虽然我依然迷恋他的身体,但我知道我除了高潮,什么都给不了他。文不一样,虽然他经常和我一起疯狂,但我知道内心里他依然是一个很传统的人,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就是相信爱情。而我的爱情,早就随着我的他一去不返。


所以我真诚地祝福他们,为他们创造一起的机会跟条件。


自从梦跟文搭上以后,我又回到了以前到处泡仔的日子,甚至连阿青都埋怨我抢走了他的艳遇。可是我是老板,他是斗不过我的。


这天晚上,我带了两个靓仔回家。梦正枕着文的大腿,文抚摸着他的脸。电视里放着一部经典的同性爱情片。梦的眼圈有点红,明显是被电影感动了。梦看见我带着两个靓仔回来,有点儿害羞,赶紧想坐起来。文看着我也有点儿不好意思。我走过,示意梦不用起来,抱着文的脸,一个法式湿吻。然后说,"你俩继续,不用管我们。"跟我回来的两个靓仔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梦直起腰,也抱着文报复般使劲吻了起来。吻着吻着,他们的手都不安分起来。


"儿童不宜,儿童不宜!走,我们喝啤酒去。"我从冰箱里拿出一打啤酒,回来只见文跟梦已经滚到地上扭做一团,两个靓仔也互相亲吻起来。我走到两个靓仔身边,给他们每人拍了下屁股,然后加入他们。

文曾经问过我是否在意他们的交往,毕竟梦是我先带回来的,他担心我认为他在挖墙角。我很大方地告诉他,让他不要顾虑我,如果他喜欢梦,我只会为他们高兴。毕竟两个都是我的好床友。


可是他们勾搭上以后,慢慢地就如胶似漆起来了,不再把我当床友。看来他们是认真的。因为认真以后,就不会随便乱搞,也就不会再上我的床。


梦搬进了我的公寓,却不是我的房间。每天看他们在我面前,一副恩爱夫妻,不,恩爱夫夫的样子,卿卿我我,起初我只觉得好笑。可是慢慢地就让我觉得烦扰了,每天晚上妖精打架的声音总是让我热血沸腾,无从宣泄。我不时想起了我的他,然后他跟梦,跟文的形象重合在一起,那激昂的呻吟变作对我的诱惑的呼喊。我曾经向文暗示过,要像以前我们一起泡仔那样,来个三人的狂欢。文笑着拒绝了我,也没有了每次玩笑过后的亲吻,而那眼神却异常的坚决,还带着点儿警惕。


也许是梦搬进来以后,我没有再泡仔的缘故吧,我觉得我有点儿饥不择食了。所以我恢复了每天跟阿青的泡仔竞赛。总的来说,当然是我赢得多。即使偶尔的几次,让阿青得了手,也是我连阿青一起带了回家。每次隔壁响起情爱的声音,我总是用更高昂的激情把他们盖过。每晚我都痛快得淋漓尽致,然后把各色的靓仔赶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喜欢早上在一个陌生人的身边醒来,我更不喜欢文做的早餐有第四个人分享。早餐的时间,只能属于我们三个,就像是一家人,相亲相爱。


可是餐桌上他们的腻歪越来越让我作呕,梦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客气。这种情形似曾相识,好多年前我也曾经历过,那就是我的那个他。


梦酷似他的面容让我越来越多地想起了他,他的可爱,他的温存,还有他的倔强跟决绝。我觉得我已经成了这个家里的局外人,文跟梦的恩爱已经让我显得格格不入。那天我赶走了那个温顺得像小猫的男孩以后,一个人躲在浴室里,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我告诉我,梦就是另一个他,迟早梦会跟文离开我,离开这个家,就像很多年以前他要离开我那样。除非我像留住他那样,把他们留住。是呀,多么相似的情景,难道历史又要重演吗?是的,历史总是不断地重复自己,不管你乐意还是不乐意。你也没有办法永远逃避我,逃避你自己,镜子里的我说。


你的梦做得够久了,是时候找回自己了。我的梦做得够久了,是时候找回自己了,我喃喃地看着自己说。


在床底下,我翻出了我对他,我对所有的那些他的记忆。那是一把带着血污的匕首,虽然血污早已变黑,却依然锋利无比的匕首。


房间里,梦在文怀里甜蜜地睡着,微微地发出鼾声,嘴角还带着高潮后的余韵。柔美却矫健的腰肢,在窗外透过来的月光下更显得楚楚动人。梦枕着文毛绒绒的胸膛,那么安详甜美,文的胸膛却有点急剧地起伏。文也许又做噩梦了吧?我想起那些他抱着我痛哭的夜晚,我眼角有点湿润。我轻轻走过去,又轻轻吻了吻文有点儿冒汗的额头。


手高高扬起,匕首反射出月亮柔柔的光,再见了,我的爱人们。


文动了动,似乎感觉到什么,然后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正在急速刺向自己的匕首。文赶紧把梦推开,腾出手挡住自己。


文痛苦地叫了一声,掌心被匕首刺穿。他狠狠滴一脚把我踢翻到墙角。"顾,你疯了呀!"


双拳难敌四手,即使我手里的匕首也在文跟梦身上留下几道深浅不一的口子,我依然被这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制服,送到了警察局。


行刑的那天,文跟梦都来了。文用纱布包裹着的手向我挥了挥,然后抱着泪流满面的梦深深地吻了下去。这是我看到的最后的画面,好美。


我会祝福你们的。再见了,我的爱人们。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aerog写信]  [顾仁书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