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198
首页 - 博客首页 - 顾仁书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猎头师》第一集《猎头》
作者:Naerog
发表时间:2014-10-30
更新时间:2014-10-30
浏览:758次
评论:0篇
地址:67.
::: 栏目 :::

猎头



比山花还烂漫的秋叶,铺满了一地。一双鲜红得像血的高跟,踩在秋叶上,沙沙作响。一阵风吹过,掀起了地上的落叶,也吹落了最后一两片依然在枝头的树叶。漫天的秋叶飞舞,就像下着一场彩色的雪,色彩斑斓的雪。

红色高跟鞋后面,拖着一把巨大的刀,刀面颇宽,鲜血沿着刀刃流到地上的红叶上,跟这满地的红叶溶为一体。高跟鞋的上面,是一双秀美白皙的小腿,没有一丝的瑕疵。小腿修长,随着步伐,小腿的肌肉有韵律地时而收紧时而放松,显得有力又不失清秀。

顾仁的头发被一双秀气的抹着同样鲜红的指甲油的小手拎着,头颅随着小手的主人的移动,轻轻摇摆。顾仁双眼依然瞪得大大的,却早已失去了神彩。嘴巴微张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脖子的断口整齐而利落,暗示着的不单是刀的锋利,还有刀手的纯熟。断口还在滴着血,随着高跟鞋的远去,跟刀划在地上的血线,成了两条鲜红的平行线。

又一阵风吹过,色彩斑斓的雪片把两条血线都掩盖起来,红色高跟鞋带着顾仁的头颅越走越远,只剩下顾仁的无头尸体跟地上的一滩血污。



末末拿起手上的职位要求,再次仔细研读起来。这是文氏集团急着要招聘的一个职位。据说文氏集团的老板原来是个街头小混混,靠倒卖废旧汽车零件起家。短短十几年就建成了一个横跨汽车、航天、建筑以及IT几大行业的商业帝国。而这个职位就是文氏集团的首席计算科学家。职位要求的门槛不但很高,而且很具体。要求里详细列明了各种具体的技术术语,其中很多,连末末这个顶级猎头公司的金牌中介也没有听说过。即使查遍了最新最权威的IT词典,依然有两个很特别的名词,末末找不到答案。而这两个名词,却是这个职位最首要的要求。

除了最后一个名字顾仁以外,在末末列出的长长的潜在应聘者的名单里,没有一个人接到电话后,不对这个工作感兴趣的。相反,每一个人一听到是文氏集团的首席计算科学家这个职位,都表现出异常的兴趣跟兴奋。在末末一一说出职业要求以后,有的人自知不配,黯然挂上电话;有的人还出言讥讽,怀疑这两个名词是末末私自编造,要不是末末所在公司的名气,末末还会被怀疑是故意捣蛋,乱打骚扰电话。

只有顾仁,根本不听末末说出职位要求,就立刻拒绝了。即使听到了末末公司跟文氏集团的名字,也无动于衷。“这个顾仁,有点意思。”末末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靠在老板椅上一饮而尽,盯着地面上撕碎了的名单上,写着的“顾仁”二字。

末末加入这个猎头公司才一年,从小小的中介,凭着自己的能力跟慧眼,稳稳当当地坐上了头号金牌中介的位置,并在一个月前被老板升为公司合伙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项目,跟这么难对付的家伙。也许真的有才华的人才会如此高傲吧。看来,得多做点功课了。

末末放下酒杯,打开电脑,在网上寻找起顾仁的背景。可是不管怎么找,末末只能找到零星的顾仁的资料。

所有关于顾仁的消息都是这十五年以内的,末末找不到任何顾仁十五年前的资料。没有他的任何受教育记录,就好像他凭空蹦出来似的,而且立刻就具备了资深科学家的资格。十五年前,顾仁作为CTO受聘于他现在所在的公司,然后十五年来从没换过工作。虽然他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但从来没有出席过公司任何产品发布会,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露面。偶尔参加的计算机技术研讨会,即使他是主席团成员,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技术报告。十五年来偶尔发表的几篇技术论文,都是在最顶尖的计算机刊物上发表的,内容均晦涩难懂,似乎是关于计算机安全技术,但研究方向跟流行的计算机安全技术的趋势完全不同,因此也没有任何相关论文引用过。至于顾仁的私人的生活,网上更是少之又少,只是似乎一个人住在城里一个偏僻的角落。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了。

末末不是容易放弃的人,而且文氏集团的酬金非常优厚,所以在所有潜在应聘者被末末淘汰以后,末末决定自己要亲自出马,找到这个顾仁。

顾仁住的这个地方,是旧城区一个弄堂里。弄堂外面,是旧城改造后一个最繁华的商业区。也许是市政府刻意保留一些江南小巷的风貌,这个弄堂就被保留下来,藏在高楼大厦跟灯红酒绿之中。每天晚上,不管工作得多晚,顾仁都会在弄堂旁边的星巴克喝上一杯咖啡。末末决定今天晚上,在星巴克等顾仁。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星巴克里已经没有什么客人。末末在这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为了不被赶走,她已经点了好几杯咖啡,喝得胃有点儿难受。星巴克里那个卖咖啡的高大白净的男孩,从一开始惊艳的好奇,到现在的警惕的神情,让末末心里不禁好笑。

在末末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拿着手提电脑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带着一个无框的眼镜,很斯文的样子。但是身后却留着一头长长的只有那些爱出风头的小男孩才会留着的长发。看起来很是奇怪,但又很自然。

“顾大叔,这是你cappuccino。” 高大白净的男孩看到中年男人进来了,拿出准备好的咖啡,招呼道。

“你好,顾仁先生。”末末赶紧站起来,走到顾仁的桌前,有礼但又不显得唐突地对男人说。



看到末末,顾仁楞了一下,眼睛流露出奇怪的神情。顿了顿,顾仁才反应过来,连忙说,“我是顾仁,请问小姐您是?”

“我叫Ellen,这是我的名片。”末末双手递过名片,接着说,“我们在电话中聊过一个工作职位。当时您好像很忙,没有空细谈。不知道您今天有没有空谈谈呢?”末末有点惶恐又有点期盼地等着顾仁的答复。

“坐,坐。Ellen小姐,您先请坐下。”出乎意料,顾仁没有像在电话里那样拒人千里,反而有点激动地请末末坐下,然后接过末末手里的职位说明。“Ellen小姐,您要点什么喝的,我们慢慢谈。”

“不,不用了。我有咖啡了。其实我已经喝了好几杯咖啡了。”末末连忙摇头。她有点儿奇怪,为什么向来干练的自己在顾仁面前却显得那么的拘谨。她把原因归咎于那长长的候选名单里没有一个人合格,以及这个项目的丰厚报酬。她想到这里,连忙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尽量摆出一副专业的姿势,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里的紧张和兴奋。

顾仁看得很仔细,时不时推推眼镜,时不时蹙蹙眉,还时不时点头微笑。好像他看的不是一份职位介绍,而是一本扣人心弦的惊险小说。过了很久,顾仁才把职位说明看完,然后把厚厚的的职位说明合上,抬头看着末末。顾仁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压抑着巨大的兴奋,同时眼里又带着点警惕。“Ellen小姐,能告诉我这是哪个公司的招聘吗?”

“顾先生,按规定,在我们正式建立代理关系之前,我们是不能向您透露客户的名称的。您确认您有兴趣申请这个职位吗?”末末很专业地回答顾仁。

“嗯,这个职位很有意思。本来我是不会考虑跳槽的,不过这份工作似乎是为我度身定做的,不由得我抗拒呀。”顾仁轻轻地笑了笑,“是的,我决定了,我有兴趣申请这个职位。”

Bingo!末末压住心头的喜悦,接着说,“在正式成为您的代理人之前,我们要简单确认一下您的申请资格,顾先生,您介意接受一场简短的面试吗?我们可以安排个时间,您看,明天……”

“不用明天了,现在就可以。”顾仁打断末末的话,很随意地靠在椅背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有点出乎意料,末末没打算过在星巴克面试顾仁。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末末心里庆幸自己对此做了足够的功夫,随时都可以来一场面试。

末末翻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问题,一一询问顾仁。顾仁深厚的专业的知识让末末不禁大吃一惊。所有的概念、方法以及算法,顾仁都能娓娓道来,而且是完全用非常显浅的语言,就能阐述得非常透彻。末末只是个猎头,虽然是服务于IT行业,但有很多术语及细节,她自己只能靠标准答案来对比。但是听顾仁的解释,以前很多自己似是而非的理解都立刻非常明了。整个面试,不像是自己在面试顾仁,而是顾仁作为一个老师,耐心地给末末这个学生讲解计算机的知识。末末不禁听得如醉如痴,原来枯燥的的IT,也可以讲得如此的生动。

最后,末末问到了那两个没有人认识的名词。顾仁顿了顿,奇怪的神情又出现在他的脸上。过了好一会,顾仁才开始解答这两个名词。可是他一开始说,就滔滔不绝,足足讲了半个小时。文氏集团提供的标准答案远远没有顾仁回答得详尽透彻。末末并不能听懂全部,但她肯定,顾仁懂的比文氏集团的IT主管还多。

“顾先生,恭喜您,这次面试非常成功。我很高兴能够代理您申请这个职位。这个职位是文氏集团提供的,我会在一个星期内,安排您到文氏集团面试。”末末站了起来,伸出手,要跟顾仁握手。

“文氏集团?”顾仁沉吟了一会,略有所思。末末的手伸出来已经好一会了,他才看到,连忙站起来,握住她的手。

“顾先生,谢谢您今晚的宝贵时间。”末末嫣然一笑,“我告辞了。”说完,走出星巴克,招手拦住一俩出租。

这时顾仁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从星巴克跑了出来,冲正准备上车的末末喊了句,“Ellen小姐,忘了问您,您贵姓?”

“我姓邓,邓末末。Ellen是我的英文名,大家都叫我Ellen。刚才给您的名片里也有我的名字。”末末说完,对顾仁挥了挥手,上了车。

顾仁听了末末的名字,脸色大变。刚想喊住末末,出租车已经一溜烟的跑远了。

末末在出租车上,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简短地写了封电子邮件,向文氏汇报了下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申请人,顾仁。

回到家里,末末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电话响了,熟悉的铃声,任务来了。

期限两天,目标顾仁。



这个任务来得真巧。

末末没有太惊奇,只是个任务而已。几年来末末接过几百个千奇百怪的猎头任务,比这个奇怪得多的目标末末也接过不少。顾仁,只是比较凑巧的任务而已。

不好意思了,文氏集团。看来这个首席计算科学家的职位,还得要末末头痛一阵子。末末有点儿可惜,看起来顾仁真的是很胜任这个职位,而且真的算得上专家。可是既然顾仁不幸成为了目标,那只能怨他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末末并没有太过在意,两天时间猎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计算机专家,对末末来说是轻而易举。所以她并不着急,美美的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上床休息。

这天晚上,末末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爸爸,跟去世了很久的妈妈带着自己放风筝。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所以即使自己知道自己在做梦,她也好想紧紧抓住这个梦。在梦里爸爸总是背对着自己,所以她在梦里使劲地喊爸爸。

爸爸!爸爸!

小时候她总是喜欢叫着不停地叫着爸爸,爸爸也喜欢“末末,末末!”地回应着自己。可是梦里的爸爸怎么不自己,怎么不回头看看自己?最后爸爸终于回过头来,可是脸却是顾仁的,还带着在星巴克刚看到自己的时候那种奇怪的申请。

末末惊醒了。手机在不停地响着,床头的闹钟显示着现在是早上五点二十分。末末看了看手机,是陌生的号码,从大概五点开始就开始打,到现在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了。

“喂,谁呀?这么早……”末末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末末小姐,我是顾仁。我有点事情想跟您聊聊,不知道今天您有时间吗?”顾仁的声音传来,可以听出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

“哦,是顾先生呀,您好。我还没安排好您跟文氏集团的面试呢。我今天会帮你联系他们的。”这么急着送死吗?末末心里冷笑了下。

“面试的事情不急,我是有点私人的问题要和您聊聊。今天中午,我可以请您喝杯咖啡吗?”顾仁楔而不舍。

“让我看看,嗯……,没问题,今天中午我们在城郊的枫叶公园里的咖啡馆见,好不好?”末末在脑海里飞快地梳理了几个潜在的任务执行地点。枫叶公园坐落在城郊的红枫山上,环境清幽,有片很大的红枫林。这几天突然降温降雨,枫叶落得差不多了,加上天气不好,游客肯定很少。咖啡馆坐落在枫林的深处的山崖边,可以俯瞰整个城区。但要进入咖啡馆,先要经过一条幽静的的林道。那里就是最合适的行刺地点。

“红枫公园?我知道在哪。中午十二点,可以吗?”顾仁的声音有点激动。

“没问题,中午见。”末末挂了电话,躺回床上,闭上眼默默地构思着行刺的细节。任务并没有什么什么难度,很快她就相通了一切的行动细节,以及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跟自己的处理方案。

末末有着超常的智力跟记忆力,所以她所有的行动计划都只在自己脑海推演。她认为不管写在纸上还是电脑里的计划,都有泄露跟暴露的可能。对猎头师来说,这都是致命的。只有存在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才是唯一安全的。不过她还要提前到枫叶公园,实地观察跟布置一下,等待顾仁的落网。

至于顾仁找她说什么,她没有一点儿兴趣,她只是对如此顺利就能安排好计划而感到兴奋。

不出所料,今天枫叶公园很冷清。前几天下的雨,几乎把所有的红叶都打了下来。今天地面已经不太湿了,但是强劲的秋风依然寒冷潮湿,时不时把地上的落叶吹起,又落下。所以整个上午,末末没看到一个游客,只是十点左右看到那个咖啡馆工作的服务员懒懒地在小道走过,显然他对这样的天气依然要上班,充满了不情愿。

十一点半,顾仁的身影出现了。跟昨天的装束没有太多的不同,但脸上带着兴奋又害怕的神色。脚步有点儿踉跄,差点还被地上一根树枝绊倒,完全没有昨天滔滔而谈的从容自若。

“顾先生。”末末从一颗树后闪到顾仁背后,举起了大刀。

顾仁一回头,看到末末,有点儿惊喜,“末末……”声音戛然而止,头颅滚出了一丈远,眼里依然带着惊喜,鲜血从脖子断口喷射出来,融进这漫天的红叶。



“这是你要的货。”末末把木盒打开,递给文森。一股刺鼻的血腥扑面而来。

文森捏着鼻子,探头看了看了盒子里面,做了个夸张的作呕的动作,然后把盒子扔给身后的小弟,“哈哈哈,顾仁呀顾仁,你也有今天。”

小弟接过盒子,把盖子盖上,依然充满警惕地盯着末末。

“我的钱呢?”末末冷冷地说。

“钱,什么钱?”文森装作糊涂,打着哈哈。忽然看见末末充满杀气的眼光瞥过来,不禁打了个冷颤。“呵呵,我只是开开玩笑。我文森最是公道,童叟无欺,怎么敢拖欠大刀末末的血汗钱。”说完,打了个手势。

另一名小弟正打算转身,末末一个箭步冲上前,红色高跟鞋一闪,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尖尖的高跟对准了他的喉结,同时右手掏出一支红色的手枪,对着文森的额头。拿着木盒的小弟刚把木盒扔下,还没来得及拔枪,就被末末充满杀意的眼神镇住了。

“再动一下,文森的头就开花。”

“咳咳,末末小姐,末末小姐。有事好好说,我只是让他拿钱。”文森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颤声道。

脚下的小弟小心地掏出一串保险柜钥匙,举起来晃了晃。末末这才收了脚,但指着文森额头的抢却没有松开。“把枪卸了,踢过来!”她厉声对想拔枪的小弟说。然后转过头对刚爬起来的小弟说,“快拿钱,别耍花样!”

“这是什么?”末末把枪收了起来,接过钱,指着装在钱袋子里的一叠纸张问。

“末末小姐,这是感激你帮我们解决大问题的一点小花红,你回家好好看看,就知道了。”文森坐正了身子,皮笑肉不笑地说。

“故弄玄虚!我不需要。”说着要把纸掏出来扔掉。

“看看也无妨呀,末末小姐。”文森恢复了神色,故作神秘地说。

“也罢,反正你们也搞不出什么花样。”说着把袋子收好,“文老板,以后有生意再找我呀。”说完,向他抛了个诱人的媚眼,扬长而去。



末末脱下红色的高跟鞋,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揉了揉有点发疼的脚跟。然后拉开红色皮衣的拉链,脱了下来,搭在沙发上。红色的皮衣里面是红色的内衣包着丰满坚挺的胸部,左胸还纹着一朵盛开的红色玫瑰。末末拢了拢长发,用一跟红色的发绳扎成马尾,然后站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抿了一口,她回到沙发上躺了下来。拿起遥控,按了一下,缓慢低沉的蓝调好像一下子充满整个房间。末末再喝了一口红酒,但是没有立刻咽下去,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让含在嘴里的红酒随着音乐一点点地渗进喉咙。

音乐放了一首又一首,红酒也早已经喝完,末末依然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脑海里却如惊涛骇浪般翻滚。

文森给的“花红”竟然说他是我父亲?!她想起了收到任务那晚的梦,难道这一切是真的?

她坐了起来,秀美的脸庞上带着点愠怒。她拿出那一叠纸,再次仔细读了起来。

“邓天胜,计算机博士,著名黑客组织‘自由战士’创始人。十五年前一次攻击美国政府网站行动失败后,与组织其他成员反目,从此不知去向。留下妻子玲珑跟五岁的女儿邓末末。妻子三年后车祸去世,邓末末被组织看上,培养成金牌猎头师大刀末末。后查明邓天胜失踪后,化名顾仁,从事安全软件开发,现为xx公司旗下首席安全顾问。邓天胜(顾仁)是组织的大客户文氏集团点名要收买的首要目标,由大刀末末执行。”

简单介绍后,就是一些详尽的资料,甚至还有顾仁,也就是邓天胜十几年前的照片。末末原本不相信,但是当她看到照片里的妈妈和年幼的自己,跟这个男人一起的全家福,就不由得她不信了。

父亲,这个词在末末的生命中出现的几率太少太少。她只是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喜欢跑步,拉着父亲的手绕着父亲跑个不停。还喜欢跟父亲玩捉迷藏。可是那年捉迷藏以后,父亲就真的不见了。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没有玩好,把父亲搞丢了。

父亲失踪以后,母亲出奇的冷静,含辛茹苦地抚养她。可是不久母亲也被车撞了,在自己的眼前断了气。她依然记得母亲临死前惊恐跟不甘的眼神,似乎想对她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自从她当了猎头师以来,死在她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不管他们是多么的害怕或者不舍,没有一个人的眼神象母亲当时的眼神那样,似乎有好多的话好多的无奈。

末末再一次看完了资料,默默站起来,拿了个桶,倒进煤油,点着火柴。看着顾仁的资料跟全家福一点点的烧成灰烬,末末眼里没有一滴眼泪,只有火一般的仇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aerog写信]  [顾仁书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