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477
首页 - 博客首页 - 顾仁书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蒲公英
作者:Naerog
发表时间:2015-02-06
更新时间:2015-02-06
浏览:1286次
评论:0篇
地址:71.
::: 栏目 :::

电影散场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潮水般涌向放映厅四个角落的出口,不时对电影的情节赞不绝口。闹闹死死地盯着屏幕,一动也不动,像呆了似的,眼前不断浮现着女烈士被残酷虐待的镜头,特别是她最后英勇就义的那一刻的慢镜,子弹轻轻地穿透了她的胸膛,血花从伤口中缓慢的溅出,开成了一朵鲜红的花。血花映红了女烈士的脸庞,她的带着微笑的美丽的脸庞,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倒在血泊中。血慢慢在地上流淌开,流到旁边一朵黄色的蒲公英下。寒风吹过,黄色的蒲公英倔强地迎着寒风,微微地晃动,就像女烈士一般,柔弱却坚强。整个画面都是灰白的,只有这红色的血跟黄色的小花,深深的印在闹闹的脑海里。

嘿,别魔怔了,都散场了。

闹闹转过头,看见小蔓正从纸袋里抓出一把苞米花,往嘴里塞。

闹闹,你怎么了。我们快回去吧,宿舍快关门了。

闹闹看着小蔓的嘴不断地蠕动,手上跟嘴角都沾满了爆米花的黄油,胃里不禁一阵翻腾。她忍住想吐的冲动,站了起来,跟小蔓一起回宿舍。

那天晚上,闹闹整夜没睡,躺在床上玩手机。她到处寻找关于这个电影的资料,一下子真的让她找到了好多,有剧照,有拍摄花絮,甚至还有导演的QQ。导演叫顾仁,才四十出头,拍过几部关于抗日以及解放战争的片子,口碑都很不错。跟当下流行的抗日神剧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的作品一般以剧情写实为卖点,每一部作品的女主角都不是什么名演员,但是都能把女英雄的角色刻画的栩栩如生。闹闹刚刚看完的女烈士也不例外,QQ就用了蒲公英作为自己的名字。

鬼使神差般,闹闹申请了一个QQ,起了个网名叫蒲公英,还用刚才电影里鲜血上的蒲公英的特写作为了头像。然后用这个QQ申请加顾仁为好友。

因为根本没想过顾仁这样的大导演会真的同意自己加好友,闹闹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只是她总是梦见自己成为片子里的女烈士,勇敢,忠诚,誓不低头。

这个晚上,她又梦见了自己被鬼子押上了刑场。刑场是在一个山坡上,漫山遍野都开满了黄色的蒲公英。风有点冷,吹着她已经不能遮体的破衣服。她全身血污,身上有着各种酷刑留下的伤痕。可是她依然昂着头,腰杆依然挺得笔直,身姿依然妖娆。慢着,妖娆?在梦里她并没有发现妖娆并不适合出现在刑场,她只是觉得一切本该如此。猥琐的鬼子在她高喊着革命的口号中开枪了。砰。声音悦耳而遥远。她没来得及觉得痛,就大叫一声,从梦里醒来了。

吵什么吵,人家还在睡呢。下铺的小蔓咕囔着翻了个身,体重把床晃了一下,很快就又传出了轻微的鼾声。

闹闹发现自己的头发都汗湿了。她捋了捋头发,睡意早已全无。夏日的夜晚有点儿闷热,一轮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远处传来的虫鸣,令这个夜晚更显得幽静。她打开手机QQ,一个系统通知跳了出来,顾仁同意接受您的好友请求。

她这才想起自己加过顾仁。不过这么晚了,他应该不在了,明天白天再跟他聊吧。她这么想着,手机又翻到顾仁的电影介绍去了。

滴滴。QQ有消息。

顾仁的头像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顾字,黑白分明。头像的右上角显示着一个红红的数字,10。竟然一下子来了十条信息。

蒲公英小姐,您好。

蒲公英小姐,您在吗?

蒲公英小姐,您喜欢我的电影,对吧?

……

顾仁似乎很是热情,有点把闹闹吓着了。不过反正是在网络的另一头,没什么好担心的。闹闹安慰自己,也就放心地跟顾仁聊了起来。

顾仁不愧是大导演,才华横溢。他很热情,也很耐心,不厌其烦给她这个大学生讲解自己电影的理念,自己的拍摄手法,情节构造,人物刻画,镜头的切换等等,都说得头头是道。把闹闹说得云里雾里,却又崇拜无比。

连续两个星期,闹闹习惯了半夜爬起来跟顾仁聊天。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跟顾仁聊天,越来越想去他拍摄现场看看。她告诉顾仁她很想去看看他拍摄电影的情形。

我的要求不过分吧?对方很久没有回音,闹闹有点儿忐忑。

如果为难,就不要麻烦您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依然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对方的QQ变灰,下线了。

闹闹有点沮丧地躺了下来,神情有点儿恍惚。

我不会这样就得罪了大导演吧?有才的男人都是这么性格古怪的吗?算了,人家大导演才不会理会我这个小小的大学生呢。

第二天很忙碌,整整的一天的课,闹闹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最后一节课是专业课,到上课了,闹闹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拿错了课本,要交的作业也没有带来。她只好匆匆跑回宿舍,刚出教室的时候,差点还把来上课的系主任撞了个满怀。

糟了,这糟老头对我印象更深了。管他呢,反正他一直不喜欢我。

闹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宿舍,拿起课本跟作业,正想跑回教室,这时电话响了。

是闹闹小姐吗?

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顾仁。你不是想来看看我的拍摄现场吗?今天有空不?

顾,顾导演!闹闹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告诉过顾仁自己的电话。不过,这个消息太震撼,她来不及多想。有,有时间。

我们今晚要拍个夜场,我现在开车来接你吧。

现在?

你没时间?

不,不,现在可以。

闹闹使劲把脑海里系主任那糟老头的形象驱走,换上一套自以为最得体的衣服。

在QQ里,顾仁就像邻家的大叔叔,很和蔼,加上他自己作品的小小的得意,给闹闹一种很容易接近的感觉。而当闹闹亲眼看到顾仁,却给她一种冷冷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他话不多,表情严肃,即使对着闹闹的微笑也好像是做出来的。跟QQ里面的聊天完全不一样,却又充满了神秘。

摄影场地在郊外,似乎还很偏僻。缓缓的山坡上,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三层楼的房子。房子很旧,方方正正的,就像一座有很多年头的监狱。房子门口有一块牌子,用隶书写着“监狱美学”四个大字。

监狱美学,闹闹心里咯噔了一下。

为了使得电影的效果更加逼真,我们公司买了这座解放前的监狱,所以我们叫它监狱美学。

似乎看到闹闹的疑惑,又似乎不经意地解说,顾仁道出了监狱美学的来历。

原来真的是监狱。

里面的刑具我们也保留了下来,例如什么竹签,老虎凳,电椅等等,我们都有实物,你想想不看看呢?

顾仁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闹闹。闹闹脸有点儿红,心跳陡然加快。她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但她非常清楚自己其实一点也不怕,她现在只是因为兴奋而有一点点紧张。

今天拍摄的场景是老虎凳。场景、所有工作人员以及演鬼子的三个猥琐的男人都已准备好了,只是演女囚的不知道在哪里。

顾导,可以开始了。

顾仁向场务点点头,然后示意开机。

这时一个狱卒模样的小日本,押着一个全身带满镣铐的女演员进来的。化妆很逼真,女演员披散着头发,一脸憔悴,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血迹斑斑的衣服像破布那样挂在身上,露出来的肌肤不是青的就是紫的,要不就是一道道血痕。腿还一瘸一瘸的,艰难地往老虎凳的方向走去。狱卒还嫌她走得慢,挥起皮鞭,一下抽下去。女演员冷哼了一声。

闹闹差点叫了出来,改进捂住自己的嘴巴。顾仁的眼光扫来,有点儿赞赏,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只是拍电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闹闹心里不断给自己说着,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整个行刑过程。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手心全是汗。女演员几次在行刑过程中晕死过去,都被冷水泼醒。她的惨叫听起来是那么的真实,让闹闹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顾仁走了过来,用手把她捂耳朵的手拿开,轻轻搂着她,温柔但不容置疑地说好好看着。

被顾仁搂着,她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她无力地倒在他怀里,想把头埋下去。却被顾仁用手轻轻掰回录影棚。

好好看着,乖。

顾仁把她扶好,坐回导演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的女人被蹂躏。

四个小时,足足四个小时,终于结束了。女人已经被折磨得不像人形,最后是被拖着离开录影棚的。

闹闹软软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轻飘飘的,全身无力。女人刚才所受的酷刑依然在她脑海里不断的旋转。顾仁走了过来,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走到老虎凳旁边。一阵男性的气息扑来,让她更加迷糊了。

他想干什么?闹闹心里使劲的呼喊,想努力抗拒。可是另一方面,心里却又很想这么让他抱着,好想自己就是那个在老虎凳上受刑的女演员。她想挣扎,却连手指都无法举起。只好任由他把她放到老虎凳上。

你好想试试吧?

她看着顾仁深渊般的眼眸,说不出话,微微点点头。

明天是周末,你没有课吧?

她点点头。

那好,要不要留着这里体验两天。

她脸一下子红了。

这,我怕……

不用怕的,有我在。

顾仁伸出手,轻轻帮她拨开遮住了眼睛的头发,托起她的头,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神有点儿慌乱,但立刻就安静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有点怯怯地看着顾仁,轻轻张开了口,吐出一个字。

好。

她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发烧,脑袋有种充血的晕眩。

顾仁轻轻吻上她的额头。她闭上了眼睛,突然觉得手腕上传来一阵凉意。她睁开眼一看,手上被拷上了一个手铐,钥匙拿着顾仁的手里。

这就开始了吗?她想。

起来。

声音很轻但很坚决。

她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顾仁转过身,拉着她的手铐,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啊!差点被拉到在地,顾仁只是稍稍停了下,等她站稳,然后又开始走。

砰的一声,牢房的们的关上了。然后灯也被熄灭了。

闹闹靠着墙,坐在简易的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四周的黑暗。隔壁传来刚才女演员在梦里轻声的抽泣,以及偶尔的几句,不要,求你们,不要。

今天晚上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一切是那么的让人震撼。只有在这个黑暗之中,闹闹才能好好回味这一切。她想起自己本来是来看拍电影的,想不到最后却被关进这个黑漆漆的牢房里,而且自己一点想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不禁双手抱着膝盖,轻轻地哭了起来。然后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闹闹在鸡啼声中醒来。哪里来的鸡啼?她二十岁的人生里只有在电影里听见过鸡啼。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一时间不记得自己在哪里,想伸个懒腰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铐了一天。手腕有点儿酸,她轻轻地揉着自己的手腕,看着窄小的窗户外,有一朵黄色的蒲公英,在风中轻轻的摇晃。

早餐很简单,只有一碗清水跟一个发酸的干馒头。闹闹虽然有点饿了,但是这样的早餐怎么吃呀?她没有动早餐,把餐盘推回去的时候,她看见给她送早饭的的狱卒冷冷的笑了笑。

这时一只布满血污的,干瘦的手从隔壁的笼子里伸了出来,一下就把馒头抢了过去。是她,是昨天的女演员。

喂,你好。

闹闹试图跟她打招呼,但没有回应,只有啃食干馒头的声音,跟时不时,轻轻的咳嗽。

她叫了几声,正准备放弃,就看见顾仁来了。

白天的顾仁没有昨天那么冷,他把牢门打开,亲切温柔地问闹闹,还习不习惯。

习惯?闹闹不禁心里冷笑。这怎么会习惯。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小看的,这么点儿苦,我还吃得了。

顾仁告诉闹闹,所有的女演员都自愿签了合同,为了拍摄更加逼真,她们会受到真正的囚犯的待遇,当然,拍摄完了以后,报酬也会非常的丰厚。原本闹闹并没有为了赚钱而拍片子的想法,她只是想体验一下这个受刑的感觉。但当顾仁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她还是被吓了一跳。

你愿不愿意也演一个角色呢?

我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还差一个角色,最后还要英勇就义。报酬比别人都高,你要不要试试?

啊,英勇就义?闹闹心里想着这个字眼,心神有点儿恍惚,又想起了那血泊中的蒲公英。这是拍电影,肯定不会真的就义的,闹闹对自己心里的奇怪念头不禁有点儿发慌。

报酬倒不重要,我只是想体验一下那种受刑的感觉。要是你不怕我搞砸了你的电影,我就试试吧。

很好,闹闹小姐。那先请你把这个带上吧。

顾仁从一个包里拿出一副重重的脚镣,扔在地上。

她只有半天的时间阅读剧本,下午就开始真正拍摄。闹闹有点儿担心自己记不住这厚厚的对白,迫不及待地翻开剧本,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连顾仁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发现。

刚打开剧本,她立刻被自己要演的角色吸引住了。她美丽,忠诚,勇敢。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保护革命的秘密,她不惧酷刑,机智地与敌人跟叛徒周旋,最后英勇就义。里面最可恨的角色就是一个本来是她亲密战友的女同志,却当了汉奸,跟鬼子一起折磨她,蹂躏她。

今天下午的戏就是跟女叛徒的斗争。这个女叛徒阴险狡诈,闹闹光读剧本,就把她恨得牙痒痒的。闹闹心里很期待,台词似乎是为自己度身定做,非常符合自己的性格。只要自己能真正投入进角色,这些台词基本上是随口而出,根本不需要怎么背。顾大导演怎么这么了解女孩子的心理呀。

午饭依然是难以下咽的酸馒头。可是闹闹已经饿了大半天,何况自己要演电影,就应该真正投入身份,她毫不犹豫地抓起馒头就啃。

哐当,牢门开了。两个狱卒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她抬起头,看到牢房外一角的摄像头指示灯闪烁着,顾仁在旁边微微向她点点头。她知道拍摄已经开始了。

别拖我,我自己走。

她狠狠地盯一下要过来拽她的狱卒,拧身甩开他的手,艰难地站起来,拖着重重的脚镣,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昂首向牢门走去。

狱卒楞了一下,然后奸笑地环起双臂,向另一个狱卒点点头,施施然跟在她身后。

闹闹在周围牢里的演员的或激动或冷漠的注视下从牢房之间走过,从牢房走道中走过。气氛慢慢变得沉重起来。一切好像都不再是演戏,而是自己被押着走向未知的审讯室,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酷刑在等着自己。她头皮一阵发麻,但她却更努力地抬起头,咬紧嘴唇,一步步走过去。

审讯室很暗,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桌子上放着一叠薄薄的作为记录的纸。旁边有一个台子,放着一些看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刑具,都发着幽蓝的光。地上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木桶,都装满了水。

这个女的就是女叛徒了吧?闹闹想,从心底里鄙视她。

这时,女叛徒站起来,走了过来,示意狱卒出去。她拿着一条鞭子,用鞭柄托起闹闹的下巴。

闹闹,你看看我是谁。

声音很熟悉,闹闹不禁抬起眼帘。是小蔓!

小蔓,你?

想不到小蔓竟然瞒着自己也来了这个“监狱美学”。闹闹忽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本来她们是无所不谈的朋友。为什么她来拍这个电影并没有告诉自己?但是自己不也没有告诉她吗?可是她依然对小蔓有着莫名的愤怒。

小蔓似笑非笑地看着闹闹,举起鞭子就使劲一抽。

啊!

火辣辣的鞭子抽在身上,闹闹觉得自己跟剧本中的角色真正地融合在一起了。对叛徒小蔓的恨,对革命的忠诚,对刑罚的渴望,让她完完全全把自己当作了那英勇的女八路。

闹闹完全想象不到小蔓下手竟然那么狠。鞭打,夹手指,水刑,……所有的刑罚,小蔓都那么的得心应手跟毫不在意。闹闹只有在不断的痛苦跟尖叫中死去活来。闹闹始终没有屈服,她依然高傲地抬起她的头。虽然她很害怕,可是她内心里更加渴望更多的刑罚。小蔓似乎知道闹闹心里的想法,总是可以变着花样地折磨她,让她欲罢不能。

终于,在晕死过去五次以后,“审讯”结束了。闹闹倒在地上,无力的呼吸着。

小蔓轻轻凑了过来,闹闹本能地想往后缩。可是小蔓一下子搂上了闹闹的脖子,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庞,给她捋了捋被汗湿的头发。

闹闹,疼吗?

闹闹一下子就不害怕了,她正想伸手去抱小蔓,小蔓却冷冷的站起来,使劲地踢了她一脚。

把俘虏关回去!

顾仁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传来。

闹闹是被拖着回牢房的。回到了牢房,摄影机终于停止了拍摄。顾仁坐到闹闹身边。

明天还有一天,闹闹你可以吗?

闹闹抬起头,看着顾仁的眼睛。

嗯。

明天枪毙的戏,我给你说下。我打算改改剧情,女叛徒也会被枪毙的,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确定闹闹愿意继续拍摄以后,顾仁自顾自地说起了剧情,并教闹闹到时要如何演。

顾,顾导演。枪毙就不可以真实吗?

闹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是自己今天被酷刑弄得神志不清吧,可是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是她真正想要的。

顾仁楞住了,却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惊喜。

你确定吗?

闹闹点点头。顾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从怀里掏出一根烟,想点。又看了看闹闹,得到闹闹默许,就把烟点着了。

给我一根。

顾仁掏出另一根,帮闹闹点燃,然后递给她。

咳咳咳。

这是闹闹第一次抽烟。刺激的烟味深深吸进肺里,她忍不住咳嗽起来。全身的大小伤痕,被牵扯得更加的难以忍受,她不仅呻吟了起来。

你好好想想,明天再给我答复。

顾仁捧着闹闹的脸,深深地吻了上去。

周日。

气温突然骤降。夏天的炎热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冷空气跟乌云一驱而散。夕阳艰难地透过厚厚的云层,给大地带来最后暗淡的余晖。闹闹跟小蔓被一队鬼子押着,来到了开满了蒲公英的山坡上。

小蔓并不会真正被枪毙,但是她知道闹闹的枪毙是真的。她脸色发白,紧紧抓住闹闹的手。反而闹闹似乎很轻松的样子,她试图安慰小蔓,告诉她这是自己的选择。

枪声响起,闹闹没有忘记自己的台词,高喊着革命的口号,倒在血泊中。就像最初看到的电影那样,她感觉子弹猛力地打进自己的身体,血花就飞溅出来。一切好像发生得很慢很慢。她看着自己的鲜血,在胸前慢慢地绽放,然后自己占不稳了,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极其缓慢地倒在地上。身边的蒲公英轻轻晃动了一下。小蔓扑到自己身上,缓慢地张开双唇,做出闹闹的口型。可是她什么都听不到,眼前一切渐渐的模糊,只剩下黄色的蒲公英,慢慢地渗染了整个世界。

顾仁的新片《血色蒲公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小蔓把闹闹的片酬寄给闹闹父母,从邮局回来。静静地看着闹闹的黑白照片,良久以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顾仁的电话号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aerog写信]  [顾仁书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