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778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枪王卡拉什尼科夫竟然曾是苏维埃最凶恶的敌人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7-04-03
更新时间:2017-04-03
浏览:272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萨沙

http://www.in4s.net/2013/12/kalasnjikov.jpg

枪王卡拉什尼科夫毫无疑问是苏联的英雄,他的AK47堪称史上最实用的步枪,至今无人能及。但卡拉什尼科夫竟然曾是苏维埃最凶恶的敌人,他的父亲还因此送了命。

卡拉什尼科夫在全世界名气极大,几乎相当于斯大林,他的AK47无人能及。中国很多军人知道这样一句话:95式不如81式,81式不如56式(也就是AK47)!

1958年和1976年,他两次被授予社会主义者劳动英雄称号。

1969年,他晋升为上校军衔,授予列宁奖章3次、劳动红旗奖章和爱国战争一级奖章。

1980年,卡拉什尼科夫的家乡库利亚布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并给他竖了一个青铜半身像。

1994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授予他“祖国功勋”二级勋章和少将军衔,后又授予中将军衔。

200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授予他“军事功勋”勋章,又给予他俄罗斯英雄称号。

享受这么多荣誉的老卡,竟然曾经是苏维埃最危险的敌人。

这并非危言耸听,因为老卡出生于富农家庭。

老卡并非我们熟知的俄罗斯人,而是一个有突厥血统的哥萨克。1910年,老卡的父母搬迁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阿尔泰山地区库里亚,因为当时沙皇宣布可以低价提供土地。

9年后老卡出生,是家庭的第7个孩子。老卡的母亲用北朝鲜人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超级母亲。她共生育了18个孩子,只有8个最终活了下来。

老卡出生的时候,家里还是很穷的,甚至没有足够大的桌子吃饭。

老卡父亲是个极为勤劳的农民,几乎从不闲着,什么脏活累活都不嫌弃,早出晚归。他的母亲也是如此,即便挺着大肚子也干各种重活,直到生产。孩子最好的老师是父母,所以家里的孩子都非常肯干,老卡回忆自己7岁就开始在田里干活。

全家苦干加省吃俭用,到了老卡十岁的时候,也就是1929年,家里逐步富裕起来,田地扩大,还有了一些牲口。

老卡自己回忆:其实我们和普通中农差不多,仅仅是因为家里人口比较多,所以牲口也多一些。

1929年,斯大林开始了著名的集体化运动。老卡家因牲口较多,被划为富农。

集体化的第一步,将农民手中所谓多余的粮食和牲口全部夺走,老卡回忆:甚至连一颗土豆都不放过!

第二步,开始放逐所谓的富农。几年内大约有140万农民被放逐了恶劣到难以生存的西伯利亚地区。

此举造成粮食严重减产,毕竟中农和富农才是农村主要的生产力。这一时期俄国饿死了600万以上的人口,其中以乌克兰损失最为严重,高达300万以上。这对于到今天人口不过4000万的乌克兰来说,是个难以想象的数字。乌克兰人一直认为这是有计划的种族清洗,对苏联极其仇恨。在二战德军占领该国时,乌克兰人民夹道欢迎,拥护德国人解放了他们。著名的苏联将军瓦图京,就是被乌克兰反苏游击队打死的。

再来说老卡。

1930年,12岁的老卡同全家一起被放逐到西伯利亚,他的老家则完全抛弃了他们。

苏联实行阶级斗争和连坐制度,同情富农的也是苏联的敌人。邻居立即断绝和老卡家的来往,连在同一个村的老卡姐夫家,也拒绝承认这门亲戚,唯恐受株连。

老卡的大哥维克多已经结婚,他偷偷躲起来,不愿意去西伯利亚。结果,维克托因邻居揭发导致被捕,判处7年徒刑,他从事了古代奴隶才做的挖掘河道的重体力活。其实最初是判了3年,但维克多三次逃走,每次都加刑一年。到了6年刑满,看守长宣布他可以去西伯利亚生活。

身为哥萨克人的维克多仍然不服,说了一句:你们凭什么关了我6年,我究竟犯了什么罪?

没想到,看守长听到这句话就立即撕掉了释放证,又将他抓了进去,再次加刑1年。

可见,当时苏联是一种什么样的红色恐怖!

到了这个气温零下40度的森林地区,老卡全家两手空空,只有几个小包袱。

好在当地人多是东正教徒,虽厌恶反感这些一无所有的外来者,但仍然帮助他们度过了第一个可怕的冬天。

随后就是年复一年的苦干。

老卡回忆:我们什么都没有,看管我们的民兵告诉我们,必须自己种粮食准备木柴,不然到了冬天就会饿死冻死。我们是国家的敌人,国家不会花一毛钱帮助我们。

老卡全家所有人都开始苦干,其他流放的家庭也是这样。从八十岁的老人到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都要干活,不然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老卡又回忆:工作环境极为恶劣。这里的天气就不用多说了,一个大活人如果不注意防寒,进入森林10分钟就会被活活冻死。到了冬天,整天不断的暴风雪似乎要将房子刮倒,人根本不能出门。雪停下来以后,经常连门都推不开,雪厚到可以把高头大马埋没。

最可怕的是蚊子苍蝇。原始森林里面的蚊子苍蝇像蜻蜓那么大,就算头上罩着纱帐都没用。被蚊虫叮咬后,很容易感染各种传染病,无数流放家庭就这样全家死去。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道路,村子和村子之间都要穿过沼泽,深不见底。沼泽上只有一根狭窄湿滑的独木桥,勉强能走过一个人。我们通过时都背着重物,还要不断驱赶蚊虫,只要失足跌落就别想活命。我当兵时,曾经看过一个所谓著名杂技演员表演走钢丝,好几次失足跌了下去。当时我想,你的技术还不如我呢!如果你也在我的流放区,一次失足就能让你去见上帝。

最惨的是我们连基本的工具和种子都没有,又身无分文,只能脱下身上的衣服去换种子。至于工具就没有完全办法。我们所有的农具就是斧头、铁锹、锯子和镰刀。

人人都为了生存拼命,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当时我只有12岁,一次收割大麦时,左手一根手指被镰刀重重割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在今天,这要到医院去缝合、消炎、包扎还要打针,但父亲只是在我伤口上撒了一层薄薄的烟灰。这就是全部的处理措施了,因为我们只有烟灰。那段岁月历经的种种可怕事情,我永远都没法忘记。

秋天收获了够糊口的口粮,全家刚刚松了一口气,更大的悲剧又发生了。老卡的父亲累死了!

1930年底,也就是流放到西伯利亚的第一个冬天,老卡的父亲在惊恐和筋疲力尽中突然死去,只有48岁。这个健壮的男人为了全家不会饿死,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力。

老卡回忆:母亲哭着对我们说,你们的爸爸是活活累死的。

老卡父亲累死的时候,在西伯利亚家里最大的孩子才16岁,最小的是4岁。

好在俄国女人是无敌的,并不亚于中国女人。老卡妈妈坚强的继续艰苦劳作,将孩子们养大。几年后,为了孩子,他的母亲嫁给邻居一个丧妻的男人,也是流放者,家庭情况才略有好转。

老卡从此没有回过故乡,直到他出名以后,老家才给他修建了一个青铜半身像,以他为荣。

对此,晚年的老卡讥讽的说:这座铜像修建在——曾经将我毫不留情赶出去的那个城市!!!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2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