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936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五国十六城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两个女博士
作者:country5
发表时间:2018-03-15
更新时间:2018-03-19
浏览:1334次
评论:0篇
地址:108.
::: 栏目 :::

坐标:北京,广州。



本来我是负责南宁项目的,南宁项目没有出大麻烦。

然后老金就让我交接了南宁项目,然后常驻北京的火坑项目。

不过这次跳火坑,我很高兴,因为有了她。



最不高兴的应该是刘震,他没能补上这个缺。

老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老总给他下了死命令,不能再出一点差池了。

他希望我能复制在南宁的成功。



海峰的工作签证出了点问题,各种材料在大洋两岸传递,耽搁了不少时间。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签证能下来,他也不好再找工作,于是专心在新东方补英
语。



不上课的时候,也过来帮我的忙。

这是我亏负朋友的地方,我无法付给他报酬,公司财务制度太麻烦。

我能做的,就是带着他参加各种招待宴请。



没有客户需要招待的时候,我就把海峰当作客户来招待。

于是,那段时间,我们两个,还有屈媛和她,四个人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



屈媛是个性格很可爱的人。

一次我听她们两个闲聊,说起一个女同事的烦心事。

她们这些青年医生经常有到国外著名医院工作的机会,说是工作,其实是投到
名师门下培训的意思,对前途大有帮助。

这个女同事得到一个去德国培训两年的机会,男朋友却不同意,要求尽快结婚
生育。

男人的理由是, 抓住黄金生育期,传宗接代最重要。



屈媛气哼哼地说,传宗接代,莫非家里有个皇位需要继承?



屈媛问我,同样的事情,我会不会让她去?

我说同意,屈媛却说,你真舍得呀?除非你不爱她。

我彻底晕了,问屈媛到底要怎样才满意。

屈媛大笑。



屈媛比她小几个月,却仿佛是她大姐的角色。

她审问我,在广州有没有女朋友。

我已经和史丹说清楚了,所以很坦然。

她知道史丹的事情,就让屈媛不要问了。

屈媛说,你懂什么,广东男人都很色的。

我抗议,我是北方人,只是户籍在广东而已。



海峰的户籍也在广州,他问屈媛,你怎么知道广东男人色迷迷呢,莫非有什么
经历?

屈媛威吓海峰,不许乱说,当心挨揍。



她劝海峰别惹屈媛,当心她真揍你。

海峰当然不服,于是屈媛提出掰手腕。

海峰居然很吃力,平手。

屈媛看海峰憋得满脸通红,提出停赛,说是怕爆血管。

海峰感到颜面扫地。

屈媛给羞愧的海峰解围说,你是知识分子,我是干体力活的,你知道手术器械
有多重吗?



海峰知道了她们两个是骨科医生,就和屈媛说,如果骨头摔断了,就找她来
接。

屈媛说,希望你永远别找,我是做骨癌手术的。



需要我出面招待的客户,其实层级都不高,无非是甲方公司技术部门的小头
目。

这种招待的标准程序是吃完饭去唱歌。



她坚决不肯去歌厅。

她嫌脏,有卫生消毒意义上的脏,也有关于人的”脏“。



她不肯让我单独去她家里,于是又是四个人在一起,去她家看影碟。



她家里有一个报废的骨钻,德国造,我试着拿了一下,果然沉重。

我拿过她的手腕,观察半天,很难想象这样苍白细瘦的手,能掌控如此沉重的
工具。

她说,喜欢德国器械沉甸甸的感觉,日本造的轻一些,拿在手里,总觉得不得
劲。



我问,这东西难道没有国产的吗?

答案是,也有,质量不行,有些低级别的医院用,她们医院不许用。



起初我很好奇她能和屈媛成为朋友,她们太不一样了。

她很安静,确定关系前,甚至和我说话也不多。

用屈媛的话来描述,第一次聚餐吃烤肉那天的情形是这样的。

”我看着你们两个就着急,说好听点是含情脉脉,说难听点就是有贼心,没贼
胆。

什么年代了,男未婚女未嫁,大大方方不行吗?

瞄一眼,瞄一眼的,我都看得肉麻。”



她红了脸,不许屈媛再说下去。

DEBBY也是很内敛的人,但和她比起来,都能算得上热情奔放了,毕竟种族文化
不同。



沈平和DEBBY去英国之后的两年中,我提不起心劲找女朋友。

有DEBBY的比较,总觉得别的女人索然寡味。

这也是我和史丹无法发展的原因。

曾经有一次我赶在周末飞回广州,去了番禺的熟人家里玩。

我是打算下周一再找史丹。

这让史丹很生气,她原本不知道我回来了,碰巧也有空,就打电话聊聊。

史丹觉得,我宁可去和人瞎玩,都不找她。



自从遇到了她,我深刻体会到了当年沈平一离开香港就魂不守舍的情形。

他蹭我的酒店住,周一早上五点就起来,跑去DEBBY住处见个面,再匆匆赶回广
州。

他手下几十号程序员,也是责任重大。否则,我相信他宁可旷工。

用沈平自己的话说,“还没到广州,就想回香港了。“



我寻找一切机会和她见面。

但是她和DEBBY不同,她不会允许我象沈平一样睡在客厅沙发上。

起初的几个月,她甚至不允许我一个人去她家里,总要叫上屈媛和海峰。



当时家辉在读一个北京高校在职的博士学位,所以常来北京。

广东当年是中国最富裕的省,自然,家辉所在的省级分公司也是巨无霸下属最
重要的分公司。

作为老总亲信,他也需要常来北京公干。



家辉来北京的时候,有时间都会找我吃饭,也讨论一些项目和技术上的事情。

她不愿意出席。

她说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吃饭。



但是我们的时间都很有限,我忙,她也忙。

她们医院作为国家级的标杆,对医生要求很高。医生下班后,还有无休止的各
种进修。

我名义上算是常驻北京,但要经常飞到四面八方的边陲省份或者自治区救火。



为了能多在一起,我只有勉强她陪我出席各种饭局。



见过家辉几次后,她才感到不那么局促,也能说笑几句。

家辉夸我有本事,茫茫人海,竟然发掘出这样古典的美女。

家辉说,这种人,现在的社会,太少见了。



家辉拿我和她的关系开了个很普通的玩笑,她脸红了。

家辉私下告诉我,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会脸红的成年女性了,除了喝酒上脸
的。



家辉请客,规格自然比我招待客户又高了一层。

他所在的公司,奢侈消费是风气,公家的钱嘛。

你把钱拿回家,那是贪污。

你把钱花了,只要是花在公事上,没人能说什么。

至于公事和私事的界限,自己看着办。



他不用象我那样,先借支,再申请报销。

他拿的就是公司信用卡,花多花少,拿票据回去,让秘书填个单子就行。

他是老总的红人,财务不敢找他的麻烦。



她是纯粹为了陪我,她一点也不喜欢家辉常去的所谓高档粤菜馆子。

她说起早年和屈媛去青海旅游的时候,在西宁街头吃过面皮,很难忘。

屈媛也说,很好吃。



我恰好要去西宁一趟,回程时候,专门买了几公斤,让小贩把各种汤汤水水的
调料另外打包,重重包裹严实了。

那还是911以前,飞机上管理很松懈,我轻松带着就上了飞机。



回到北京已经是晚上,我们四个人在她家,吃了一顿面皮宴。

因为调料里有蒜,不能过夜。

屈媛吃得满头大汗,脸红扑扑的,自嘲说,别人喝酒上脸,她是吃辣椒上脸。



她鼻尖上也浸出了汗珠,和屈媛的白里透红相比,显得有些苍白。



海峰撑的在屋里来回散步。



每当想起那天晚上,我都会不自觉得浮出笑容。



他们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已经很多年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ountry5写信]  [五国十六城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