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312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五国十六城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拉屎在你身上的,未必是仇人
作者:country5
发表时间:2019-08-18
更新时间:2019-08-18
浏览:1229次
评论:0篇
地址:70.
::: 栏目 :::

五国十六城



拉屎在你身上的,未必是仇人
坐标: 平壤,香港,北京。

一个笑话,说是一只小鸟冬天冻僵了,掉在地上奄奄一息,一头牛拉了一泡热
乎乎的屎在它身上,把它救活了。

在北高丽的两年,我当时以为是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因为还没有经历过丧
妻这种事情。
我一心想干完约定的两年就走,可是事与愿违。

因为心绪灰暗,我不愿意参与公司的任何事情,除了本职工作。
其实也没怎么努力工作,从那时起,我彻底丧失了对技术的兴趣。天天对着电
脑,其实多数时间是在发呆。
此时我毕业已经快十年了,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有了一点经验和资历,老本
够吃一段时间。

项目组实际干活的年轻人,服气我可以提供有用的指导。
不干活的那群人呢,则是看中了我与世无争的样子,不加入任何一个小团体。
结果呢,我居然成了各方面都能接受的人。

与此同时,那个在文公子面前保荐我的人,在公司的地位扶摇直上。他自然视
我为自己人。

于是工作一年多点,人事部门就找我谈话。
这家公司,名义上是个民营企业,但是背后“上级部门”的来头大得很。公司的
领导和骨干都是“上级部门”的工作人员,派下来监督“社会招聘人员”干活的。
我本来只是社会招聘人员,算是公司的雇员。
人事部根据领导指示,要给我正式编制,成为这家外壳公司“上级部门”的工作
人员,进入体制内部。

这是项目组里年轻人的奋斗目标,虽然工资不一定上升多少,但是很多现实的
利益,例如北京户口,例如只是象征性付点钱的北京房产,例如那张让警察都
必须高看一眼的工作证,等等。

所以人事部和我谈话的时候,完全是一副“你捡到一个大元宝”的态度。

姐夫说,让我考虑好。
如果想留在中国,这无疑是个好机会。
可是,这是个“涉密单位“,一旦进入,想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就算出来,还
要有若干年的”脱密期“。这样一来,多少年就没了自由,移民的事情就别想
了。
当时我听了姐夫和史丹的劝,开始申请移民。他们去的是澳大利亚,我不喜欢
太热的地方,选了加拿大。

这个”上级部门“的不寻常,我也算经历过。
有个公司领导要到北高丽视察项目进展,他自然是”上级部门“委派的人员。
我当时在国内休假结束,要返回平壤。去公司里拿东西,碰巧他也要出发。
领导对我很客气,因为恰巧同一班火车,就邀请我坐送他的车一起去火车站。

我算是文公子招揽的人,虽然事实上毫无背景,但大家并不知道这一点。这种
地方,有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都是小心翼翼,一点不敢得罪不知底细的
人。
其实呢,文公子甚至没有和我单独说过话,只是因为当时项目进展困难,大家
情绪低落。
恰巧有人推荐了我,文公子为了鼓舞士气,就在开会时候顺口说了一句,“大家
不要担心,我已经找了一个高手来助阵”。
当时,我这个文公子口中的所谓高手,正躲在广西的某个果园里惶惶不可终
日,等着姐夫找的人带我去缅甸。

我没想到的是,车居然直接开到了站台上。
我所在的软卧车厢,本来还有其他两个人。
开车不久,列车长过来,把那两个人叫出去嘀咕了一会。然后他们就收拾行李
去别的车厢了,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疑惑,也有愤恨。
于是就成了我的包厢。我什么也没做,估计是领导对列车长交待了什么。

顺便说一句,项目组所有人都可以坐飞机的,只是北高丽年久失修的飞机,让
人闻而生畏。

我想拒绝这个“大元宝”,可是不敢。
我已经领教了权力的厉害,文公子手下人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我所有的麻
烦。同样,他也可以给我制造新的麻烦。
而且,这件事情还牵涉到我的推荐人。
毕竟,当时姐夫能走的门路已经穷尽,他无能为力,已经在联系人送我去缅甸
了,是推荐人帮我脱离了逃亡的生涯。
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

当年从经济特区的政府部门辞职出来,档案其实是转到了人才市场。我谎称是
自己拿着,不小心弄丢了。
人事部门说,给我一份公函,让我拿着去补办就是。这些对老百姓如同登天一
样的难事,在这里就不值一提。
但是补办需要时间,还需要我自己回母校办理补文凭的手续。我说项目太忙,
暂时没有时间,这才拖了下来。

长驻平壤的项目组里有个人,姑且叫他“马列思”吧 ,因为他是“马克思列宁主
义思想科学系”毕业的。
把这样一个人放在一群程序员中间,目的是不言而喻的。


开始呢,马列思还想笼络我,毕竟,我是“上头”的人。
一开始,我其实对他也没有特别反感的地方。只是个人心境太差,跟谁都不想
多说一句话。
于是我就得罪了他。

得罪政工干部的下场,可想而知。
因为我的推荐人当时权势正盛,马列思暂时奈何不了我,只有默默等待机会。

北高丽方面,有专门的一组人员配合我们项目组工作。
有一个翻译组的小组长,姑且叫她“冷冰冰”吧 。不是我给人乱起外号,项目组
的人背后都说她脸冷。
为什么要“背后说”呢?
因为她的汉语太好了,完全没有口音,她大学就是在中国上的。
她甚至能听懂中国人之间讲的笑话。

想起香港的某一天。
我和沈平两口子去一家酒楼吃饭。这家酒楼位于大厦的高层,和写字楼共用电
梯。
吃完饭离开,等电梯。电梯门打开,一位打扮很时尚的办公室女士问我们,
going down?
我和沈平强忍住笑意。
DEBBY发觉了,一路上追问有什么可笑的。
我们不好意思解释,DEBBY越发好奇,非要知道。
最后沈平只好告诉她,这是个说汉语才能理解的笑话, “going down?” 的发
音,好像汉语里询问,”(我是不是)够淫荡?”
DEBBY笑得很开心,她的笑容真是灿烂。多少年后,我对她的印象,只有灿烂的
笑容。

冷冰冰和她的同事,是项目组的翻译。有次我需要给北高丽方面的领导讲解一
个事情,她们两个一起陪我前往。

北高丽方面的人,从来不和我们单独接触,都是两两结伴出现。
据说,这是规矩,她们要互相监督。

事实求是来说,冷冰冰还是很漂亮的,有着高丽人中少见的瘦长脸,不象红苹
果那么宽大的脸盘。而且,她的皮肤,是一种很精致的白皙。

前几天在中国,那个给房地产老板做广告时候被刺的香港演员,有个模特老
婆。 她老婆因为肤白貌美,年轻时候曾经代言过奢侈品面膜。
可是和冷冰冰比起来,尽管经过了拍摄技术的各种美化,她还是显得俗气,不
够精致。

项目组的一群单身程序员,自然把冷冰冰当成了无聊谈话的中心 。几个假正经
的领导,虽然垂涎三尺,却还要警告大家不要”言语造次“,毕竟,这是”对外交
往“。
我倒不是假正经,是真的没有那个心了。

十个月的逃亡生活结束之后,我却发现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万念俱灰,和她
分了手。这种心绪下,我怎么可能会注意冷冰冰呢?

说实话,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举得,冷冰冰这种女人,一直生活在男人目光的聚焦下。她对我的感觉,大
概是我冷淡态度激起的虚荣心作祟。
就算是两个人真心相爱,又如何呢?沈平两口子的例子,就摆在我面前。

项目组有人开始讨论跨国婚姻的现实可能性。
当时有谣传说,外国人要娶北高丽的女人,要付给政府一大笔钱。
大家开始打趣我,能否申请一个折扣?毕竟,我来自友好的宗主国,还在为北
高丽的通信事业做贡献。
是八折呢,还是六折呢?

本来,这只是一群苦闷的程序员寻开心的话题,却被马列思抓住了机会。
我不知道他回北京总部汇报了些什么,总之,我变成了一个不遵守”外事纪
律“,勾引北高丽姑娘的人。

推荐人特地打电话给我,我想解释下。推荐人一副聪明通达的态度,让我不用
解释。人都有这方面的需要,他表示能理解,不过何必这么麻烦找外国人呢?
他让我回国休假更频繁一些,活不多的时候不用待在平壤,到北京总部上班。
他的夫人,有大把姑娘介绍我认识 。”不着急,慢慢挑“,这是他的原话。

关于”外事纪律“,来北高丽之前,就给我培训过。还有一个现实的反面教材,
说是某个派驻伊朗的工程师,就犯下了这方面的错误。在那种国家,这还了
得?他被警察扣押,后来是大使馆出面,他又赔了女方家一大笔钱,才灰溜溜
被遣送出境。

我气得发昏,却又无处辩解。
现在想想,公司总部之所以认定我勾引高丽姑娘,其实是出自轻蔑。他们无法
相信,象我这样无权无势的穷人,除了主动勾引之外,还能引起高丽姑娘的注
意。

不过当时我没想这么多,灵机一动,我想到的是,莫非这是一个脱身的好机
会?
事实证明,马列思就是那个在我身上拉屎,却救我脱身的人。

推荐人那边,虽然他认为我很重要,但毕竟没有重要到可以给他制造麻烦的地
步。

我甚至都没再回平壤,电话里和同事交接了工作,同事问,要不要把我的私人
物品寄回国内?
我让他们就地处理,没人要就丢弃。

听同事说,冷冰冰拿了我几本中文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ountry5写信]  [五国十六城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