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089
首页 - 博客首页 - dxvrysd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小说节选
作者:tanxmfea
发表时间:2021-01-23
更新时间:2021-01-23
浏览:115次
评论:0篇
地址:182.
::: 栏目 :::

小孩吵着要糖,到手便咬,他母亲叫他谢鲍小姐,他不瞅睬,孙太太只好自
己跟鲍小姐敷衍。苏小姐早看见这糖惠而不费,就是船上早餐喝咖啡时用的
方糖。她鄙薄鲍小姐这种作风,不愿意跟她多讲,又打开书来,眼梢却瞟见
鲍小姐把两张帆布椅子拉到距离较远的空处并放着,心里骂她无耻,同时自
恨为什么去看她。那时候,方鸿渐也到甲板上来,在她们前面走过,停步应
酬几句,问“小弟弟好”。孙太太爱理不理地应了一声。苏小姐笑道:“快
去罢,不怕人等得心焦么?”方鸿渐红了脸傻笑,便撇下苏小姐走去。苏小
姐明知留不住他,可是他真去了,倒怅然有失。书上一字没看进去,耳听得
鲍小姐娇声说笑,她忍不住一看。方鸿渐正抽着烟,鲍小姐向他伸手,他掏
出香烟匣来给她一支,鲍小姐衔在嘴里,他手指在打火匣上作势要为她点
烟,她忽然嘴迎上去,把衔的烟头凑在他抽的烟头上一吸,那支烟点着了,
鲍小姐得意地吐口烟出来。苏小姐气得身上发冷,想这两个人真不要脸,大
庭广众竟借烟卷来接吻。再看不过了,站起来,说要下面去。其实她知道下
面没有地方可去,餐室里有人打牌,卧舱里太闷。孙太太也想下去问问男人
今天输了多少钱,但怕男人输急了,一问反在自己身上出气,回房舱又有半
天吵嘴;因此不敢冒昧起身,只问小孩子要不要下去撒尿。

苏小姐骂方鸿渐无耻,实在是冤枉的。他那时候窘得似乎甲板上人都在注意
他,心里怪鲍小姐太做得出,恨不能说她几句。他虽然现在二十七岁,早订
过婚,却没有恋爱训练。父亲是前清举人,在本乡江南一个小县里做大绅
士。他们那县里人侨居在大都巿的,干三种行业的十居其九:打铁,磨豆
腐,抬轿子。土产中艺术品以泥娃娃为最出名;年轻人进大学,以学土木工
程为最多。铁的硬,豆腐的淡而无味,轿子的容量狭小,还加上泥土气,这
算他们的民风。就是发财做官的人,也欠大方。这县有个姓周的在上海开铁
铺子发财,又跟同业的同乡组织一家小银行,名叫“点金银行”,自己荣任
经理。他记起衣锦还乡那句成语,有一年乘清明节回县去祭祠扫墓,结识本
地人士。方鸿渐的父亲是一乡之望,周经理少不得上门拜访,因此成了朋
友,从朋友攀为亲家。鸿渐还在高中读书,随家里作主订了婚。未婚妻并没
见面,只瞻仰过一张半身照相,也漠不关心。两年后到北平进大学,第一次
经历男女同学的风味。看人家一对对谈情说爱,好不眼红。想起未婚妻高中
读了一年书,便不进学校,在家实习家务,等嫁过来做能干媳妇,不由自主
地对她厌恨。这样怨命,怨父亲,发了几天呆,忽然醒悟,壮着胆写信到家
里要求解约。他国文曾得老子指授,在中学会考考过第二,所以这信文绉
绉,没把之乎者也用错。信上说什么:“迩来触绪善感,欢寡愁殷,怀抱剧
有秋气。每揽镜自照,神寒形削,清癯非寿者相。窃恐我躬不阅,周女士或
将贻误终身。尚望大人垂体下情,善为解铃,毋小不忍而成终天之恨。”他
自以为这信措词凄婉,打得动铁石心肠。谁知道父亲快信来痛骂一顿:“吾
不惜重资,命汝千里负笈,汝埋头攻读之不暇,而有余闲照镜耶?汝非妇人
女子,何须置镜?惟梨园子弟,身为丈夫而对镜顾影,为世所贱。吾不图汝
甫离膝下,已濡染恶习,可叹可恨!且父母在,不言老,汝不善体高堂念远
之情,以死相吓,丧心不孝,于斯而极!当是汝校男女同学,汝睹色起意,
见异思迁;汝托词悲秋,吾知汝实为怀春,难逃老夫洞鉴也。若执迷不悔,
吾将停止寄款,命汝休学回家,明年与汝弟同时结婚。细思吾言,慎之切
切!”方鸿渐吓矮了半截,想不到老头子竟这样精明。忙写回信讨饶和解
释,说:镜子是同室学生的,他并没有买;这几天吃美国鱼肝油丸、德国维
他命片,身体精神好转,脸也丰满起来,只可惜药价太贵,舍不得钱;至于
结婚一节,务请到毕业后举行,一来妨碍学业,二来他还不能养家,添他父
亲负担,于心不安。他父亲收到这封信,证明自己的威严远及于几千里外,
得意非凡,兴头上汇给儿子一笔钱,让他买补药。方鸿渐从此死心不敢妄
想,开始读叔本华,常聪明地对同学们说:“世间哪有恋爱?压根儿是生殖
冲动。”转眼已到大学第四年,只等明年毕业结婚。一天,父亲来封快信,
上面说:“顷得汝岳丈电报,骇悉淑英病伤寒,为西医所误,遂于本月十三
日下午四时长逝,殊堪痛惜。过门在即,好事多磨,皆汝无福所致也。”信
后又添几句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使三年前结婚,则此番吾家破费不
赀矣。然吾家积德之门,苟婚事早完,淑媳或可脱灾延寿。姻缘前定,勿必
过悲。但汝岳父处应去一信唁之。”鸿渐看了有犯人蒙赦的快活,但对那短
命的女孩子,也稍微怜悯。自己既享自由之乐,愿意旁人减去悲哀,于是向
未过门丈人处真去了一封慰唁的长信。周经理收到信,觉得这孩子知礼,便
分付银行里文书科王主任作复。文书科主任看见原信,向东家大大恭维这位
未过门姑爷文理书法都好,并且对死者情词深挚,想见天性极厚,定是个远
到之器。周经理听得开心,叫主任回信说:女儿虽没过门,翁婿名分不改,
生平只有一个女儿,本想好好热闹一下,现在把陪嫁办喜事的那笔款子加上
方家聘金为女儿做生意所得利息,一共两万块钱,折合外汇一千三百镑,给
方鸿渐明年毕业了做留学费。方鸿渐做梦都没想到这样的好运气,对他死去
的未婚妻十分感激。他是个无用之人,学不了土木工程,在大学里从社会学
系转哲学系,最后转入中国文学系毕业。学国文的人出洋“深造”,听来有
些滑稽。事实上,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因为一切其他科
目像数学、物理、哲学、心理、经济、法律等等都是从外国灌输进来的,早
已洋气扑鼻;只有国文是国货土产,还需要外国招牌,方可维持地位,正好
像中国官吏、商人在本国剥削来的钱要换外汇,才能保持国币的原来价值。

方鸿渐到了欧洲,既不钞敦煌卷子,又不访《永乐大典》,也不找太平天国
文献,更不学蒙古文、西藏文或梵文。四年中倒换了三个大学,伦敦、巴
黎、柏林;随便听几门功课,兴趣颇广,心得全无,生活尤其懒散。第四年
春天,他看银行里只剩四百多镑,就计划夏天回国。方老先生也写信问他是
否已得博士学位,何日东归。他回信大发议论,痛骂博士头衔的毫无实际。
方老先生大不谓然,可是儿子大了,不敢再把父亲的尊严去威胁他;便信上
说,自己深知道头衔无用,决不勉强儿子,但周经理出钱不少,终得对他有
个交代。过几天,方鸿渐又收到丈人的信,说什么:“贤婿才高学富,名满
五洲,本不须以博士为夸耀。然令尊大人乃前清孝廉公,贤婿似宜举洋进
士,庶几克绍箕裘,后来居上,愚亦与有荣焉。”方鸿渐受到两面夹攻,才
知道留学文凭的重要。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
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
来。自己没有文凭,好像精神上赤条条的,没有包裹。可是现在要弄个学
位,无论自己去读或雇枪手代做论文,时间经济都不够。就近汉堡大学的博
士学位,算最容易混得了,但也需要六个月。干脆骗家里人说是博士罢,只
怕哄父亲和丈人不过;父亲是科举中人,要看“报条”,丈人是商人,要看
契据。他想不出办法,准备回家老着脸说没得到学位。一天,他到柏林图书
馆中国书编目室去看一位德国朋友,瞧见地板上一大堆民国初年上海出的期
刊,《东方杂志》、《小说月报》、《大中华》、《妇女杂志》全有。信手
翻着一张中英文对照的广告,是美国纽约什么“克莱登法商专门学校函授
部”登的,说本校鉴于中国学生有志留学而无机会,特设函授班,将来毕
业,给予相当于学士、硕士或博士之证书,章程函索即寄,通讯处纽约第几
街几号几之几。方鸿渐心里一动,想事隔二十多年,这学校不知是否存在,
反正去封信问问,不费多少钱。那登广告的人,原是个骗子,因为中国人不
来上当,改行不干,人也早死了。他住的那间公寓房间现在租给一个爱尔兰
人,具有爱尔兰人的不负责、爱尔兰人的急智、还有爱尔兰人的穷。相传爱
尔兰人的不动产(Irish fortune)是奶和屁股;这位是个萧伯纳式既高且
瘦的男人,那两项财产的分量又得打个折扣。他当时在信箱里拿到鸿渐来
信,以为邮差寄错了,但地址明明是自己的,好奇拆开一看,莫名其妙,想
了半天,快活得跳起来。忙向邻室小报记者借个打字机,打了一封回信,说
先生既在欧洲大学读书,程度想必高深,无庸再经函授手续,只要寄一万字
论文一篇附缴美金五百元,审查及格,立即寄上哲学博士文凭,来信可寄本
人,不必写学校名字。署名Patrick Mahoney,后面自赠了四五个博士头
衔。方鸿渐看信纸是普通用的,上面并没刻学校名字,信的内容分明更是骗
局,搁下不理。爱尔兰人等急了,又来封信,说如果价钱嫌贵,可以从长商
议,本人素爱中国,办教育的人尤其不愿牟利。方鸿渐盘算一下,想爱尔兰
人无疑在捣鬼,自己买张假文凭回去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tanxmfea写信]  [dxvrysd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