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869
首页 - 博客首页 - 描红簿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郑黄琦歪传(二)第一辆汽车
作者:tan00001
发表时间:2014-10-01
更新时间:2014-10-01
浏览:818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这是个很敦实的黑人警察。他正在向郑黄琦召手示意让他过去。郑黄琦不敢怠慢,忙不
迭地走了过去。黑人警察冲他笑了笑:“Is this yours?”说着把手朝上扬了一下。郑
黄琦一看,原来是他装证件和钱的宝贝袋子。他赶紧伸手就去抓。黑人警察手朝后一
收:“Not so fast! Can you prove that this is yours?” 郑黄琦急了,不停地
嚷嚷:“闹英格里希(No English)! 闹英格里希! ” 黑人警察又问:“Chinese?”这
下郑黄琦总算听懂了一个字,赶紧捣蒜般地点头。黑人警察冲对讲机咕噜了几句。过了
一会儿来了个广东大妈。原来这是机场的中文翻译。广东大妈告诉郑黄琦,在他撞翻别
人行李时,他自己的宝贝袋子也掉了。被撞的人好心把宝贝袋子交给了这个警察,并描
述了一下他的长相。原本“黄板儿牙”挺出众的,但警察还是要核实一下。

对过护照后,警察把袋子还给了郑黄琦。郑黄琦抓紧了宝贝袋子,转身就想走。黑人警
察不高兴了:“Hey!Aren’t you going to thank me?” 广东大妈赶紧拉了拉郑黄
琦: “还不赶紧谢谢警官!” 郑黄琦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谢过谁。当年他饿得半死时,那
个把自己的包子午餐都送给了他的老师都没从他这儿得到过个谢字。别人帮他是别人乐
意,他帮别人是为义气。这实在让他为难了。他有点儿不情愿地说了声“谢谢”。

黑人警察冲广东大妈道:“I told you. You people are the least courteous
people on the planet. Of all the Chinese that I helped here, none ever
thanked me!” 广东大妈朝警察笑了笑:“They thanked you from their heart.”
黑人警察挥了挥手嘲讽道: “Yeah right!”然后转身走了。

郑黄琦这时想起了件事。他对广东大妈说:“大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广东大妈有
点儿诧异。她用她那一字一顿的普通话回道:“大娘?我有那么老吗?” 郑黄琦尴尬地
笑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我在找一个人,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说着他把他那远
房叔叔郑三炮的地址条子递了上去。广东大妈看了一下字条,说:“跟我来一下”。

郑黄琦跟着广东大妈到了行李处的一张办公桌边上。广东大妈拨通了电话,问道:“Is
this Mr. Sanpao Zheng? Your nephew is here.”

郑黄琦接过电话,对着听筒说道:“叔啊!我是郑黄琦。我现在洛杉矶机场呢。”电话那
头立刻传来一阵惊叹: “哎呀妈呀。我把这事儿整忘了。我马上就去!”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脸比果脯褶子都多的瘦高老头儿出现在了郑黄琦面前。别说,这老
头儿和郑黄琦的爹还真挺像的。老头儿开口道:“哎呀妈呀。大侄子啊。啥时候到的?
赶紧跟我回家去!”
五六分钟后,郑三炮和郑黄琦就坐着三炮老头儿的八三年“雅阁”走在高速路上了。

三炮老头儿和郑黄琦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I405转I10的口儿了。毕竟年纪大了,
加上聊天儿,三炮老头儿差点把口儿给错过了。等到三炮老头儿要往I10转的时候,后
面一辆丰田越野车按着喇叭超了过去,把三炮老头儿车侧面的镜子也撞掉了。三炮老头
儿骂道:“小王八犊子。我认识那小子。他是我的邻居lamborbikini。你说你们GCD怎
么把年轻人都调教成这副操性!”

郑黄琦问:“这丫儿挺的也是从国内来的?” 三炮老头儿说:“可不是!”郑黄琦又
问:“你怎么这么恨GCD?” 三炮老头儿说:“我爹,也就是你爷爷的弟弟,被GCD以汉奸
罪崩了!”

三炮老头儿把车停在了路边。不一会儿他摇手截下了一辆警车。郑黄琦从车里看见三炮
老头儿和那个警察连说带比划地说了一会儿,警察又看了看被刮掉的侧镜,然后在对讲
机上说了什么。很快又来了辆警车。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夹着三炮老头儿的车来到了三炮
老头儿的公寓楼前。公寓楼前的一个停车位上lamborbikini正在拆他的车右侧的镜
子,他居然没看见三炮老头儿他们过来。两个警察上前叫住了lamborbikini。
Lamborbikini的车上有明显的蓝印子,颜色和三炮老头儿的车一样。两个警察把
lamborbikini铐上了。据三炮老头儿后来跟郑黄琦说,lamborbikini的罪名
是“Leaving the scene of an accident”和“Destruction of evidence”。郑黄琦
都看傻了。

郑黄琦跟着三炮老头儿一众去警察局录了口供,折腾了好一阵才回到三炮老头儿的公
寓。郑黄琦对三炮老头儿说:“这要是在国内我才不会找警察呢。我肯定得找一帮哥们
儿把这小子揍一顿,然后把他的车砸一稀巴烂。” 三炮老头儿不屑地说道:你们GCD国
家的人真不可救药。那样我的车还得自己修。他要是告我的话我还有损失。你看这样
多好:我的所有损失他得赔,而他不仅得损失钱,搞不好还得坐牢。一旦坐了牢,以后
在社会上混会有很多麻烦的!郑黄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想的是:这GB老头
儿把GCD挂在嘴边也够烦人的。虽然郑黄琦从来都跟政府过不去,但隔几分钟骂一次他
还是挺别扭的。

三炮老头儿又说:“你爸说你会带点儿值钱的东西来给你解决食宿。来给我见识见识。”
郑黄琦多了个心眼儿,说:“你让我先睡一觉吧。明天再说行吗?” 三炮老头儿没办
法,只好说“行,那明天再说吧!这间屋是Linda的。但她现在学校住,不在这儿。”

郑黄琦在Linda的屋里睡了一会儿。然后他悄悄地起来从那包古董里取出一件,分开放
好。
第二天,三炮老头儿还没等郑黄琦吃完早饭就又跟郑黄琦问起“值钱的东西”。郑黄琦心
里骂“老财迷老滑头”,嘴上却大大咧咧地说:“行!”

郑黄琦当着三炮老头儿的面儿,把昨天准备好的那幅画儿拿了出来。这是一幅蕃马图。
郑黄琦觉得画得挺难看的。他也不知是谁画的。就说:“好像是徐悲鸿的画吧?” 三炮
老头儿一脸的瞧不起:“你们GCD国家的年轻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徐悲鸿什么时候变成
清朝人了?”然后他说:“这样吧。这画儿归我。我给你五千块!美金哦!”他一边说一
边还伸出他右手五根抽抽巴巴的 手指在郑黄琦眼前晃了晃。郑黄琦面露难色地说:“叔
你看,我现在全指望这个活着了。再说这怎么也不止这个数吧!” 三炮老头儿显得很不
高兴。“你们GCD国家的人都穷疯了吧!美国人不认这个。” 三炮老头儿顿了顿,
说:“好吧。我把刚才那辆车修好了给你,这总行了吧!” 郑黄琦说:“刚才那辆车加五
千美金。” 三炮老头儿很夸张地把两只绿豆眼儿瞪得溜圆:“什么?…好吧,就算我照顾
亲戚了!”

下午,当三炮老头儿把过了户的车的文件和车钥匙交到郑黄琦手上后,三炮老头儿对郑
黄琦说:“Linda这几天放假,要回来住。你得另找地方住了。你找着地方之前,你只能
睡沙发了。” 郑黄琦心里骂道:“过河拆桥的老王八蛋!”但嘴上却说:“行!”三炮老头
儿又说:“Linda可是你没出五服的妹妹哦!你可不能有什么出格儿的想法!” 郑黄琦忙
说:“哪儿能呢!可我这点儿钱能撑几天呐!而且我又不会开车。” 三炮老头儿
说:“Linda课余在一个给人家装抽油烟机的公司打工。让她帮你在那儿也找份差事。你
和她一起上下上班,就让她教你开车吧。” 郑黄琦说:“那敢情好!”这时他已经开始想
象一个妖艳的马子坐在他的车里的样子,不由得心神荡漾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tan00001写信]  [描红簿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