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041
首页 - 博客首页 - 描红簿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郑黄琦歪传(三)一女伺二夫
作者:tan00001
发表时间:2014-10-05
更新时间:2017-02-13
浏览:865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所有人物地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至于事儿吗,都是真的,但是张冠李

了。

十号公路的共乘线里,Linda和她的未婚夫戴麸糠的宝马在往三炮老头儿公寓的方向

去。两人卿卿我我,正沉浸在幸福的二人世界里。他们全然没有注意到后面已经排起

长龙。

Linda的确很妖艳。郑黄琦之所以还没见过Linda就知道,是因为他在Linda卧室的
墙上
看到了一大堆照片。此刻她穿着裸露双肩的无吊带上装,下面是短得不能再短的
denim
小短裤。加上了个漂亮脸蛋儿,和华裔女人中少有的丰胸,难怪戴麸糠早已支起“猛鼓
包”了。

两人正高兴呢,戴麸糠突然看到身后闪起了警灯。戴麸糠嘟囔了声“莫名其妙”,开始
看有没有出共乘线的口儿。过了一会儿,后面的警察显然不耐烦了,警车上的
siren
开始发出刺耳的叫声。戴麸糠无奈,赶紧穿过实线,到路边停了下来。

“License and registration please.” 站在戴麸糠车窗边的警察冷冷地说
道。戴麸
糠也很倔,丝毫没有要拿出证件的意思,还回嘴道:“What seems to be the
problem
, officer?” “License and registration please.”警察又重复了一遍,
而且更恼
怒了。其实他一开始没看见车里的Linda,因为Linda斜躺在戴麸糠身上,在车外很
难看
见。但此刻他更恼火的是戴麸糠半天不停车,而且显然还很不服气。戴麸糠又说道:“
I go to UCLA law school. I know my rights. I did nothing wrong
back
there. I
was driving at the speed limit, minding my own business.”

“Please step out of the vehicle.” 警察显然是不吃这口了。戴麸糠仍不识
相地

持着:“What is the problem?” 就这样两个回合之后,警察把车打开,象拎小
鸡仔
儿似的把戴麸糠从车里拎了出来。他把戴麸糠靠在车门上,一边背着Miranda
rights

几句话,一边把戴麸糠的手反铐在了背后。戴麸糠还在不停地抗议:“My dad is
an
attorney. I am going to sue you!” 警察只说了一句:“According to
section
21654 A, you were impeding traffic.”然后就把戴麸糠押着到了警车的后
座上。

麸糠只是不停地喊:“I am going to sue you! I was driving at the
speeding
limit! I am going to sue you!” 警察回了句:“Yeah, but you were
still
in
violation.”,就再也不理他了。

到了警察局,警察告诉戴麸糠要对他进行“body cavity search.”两个警察在
holding
cell里把戴麸糠剥了个精光。戴麸糠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般羞辱,不禁哭了起来。
Holding cell外面几个看热闹的警察有的撇嘴,有的在笑。

第二天,戴麸糠坐出租回了家。虽然菊花生疼,他还是坚持着给Linda打了个电话。“
Poor honey!”Linda在电话那端娇滴滴地说。戴麸糠顿时感觉好了许多。戴麸糠又
说:
“我告诉过你,我现在实习的事务所明天要让我到东海岸去两个星期。今天我就不去你
那儿了。” Linda长长地、嗲了吧唧地“嗯”了好几秒,戴麸糠又安慰了她几句。她无
奈地说:“好吧。”


在三炮老头儿的公寓里,郑黄琦坐在沙发上,看着Linda象日本娘们儿似地倒腾着小

步走来走去,很是惬意。一转眼Linda回来一个多月了。这期间戴麸糠经常出差,所

Linda几乎每天都在教郑黄琦开车。郑黄琦长进也挺快。当年在国内他曾偷开过解放

四吨卡车,把人家的变速箱打了个稀烂也没学会。相比之下自动挡的雅阁简直太好开

。更绝的是加州驾照可以用中文考,这对他这个英文盲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很快,

黄琦已经拿着临时驾照开始上路了。

此时郑黄琦一边瞟着Linda,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电视。突然他看到了屏幕上有

多中国留学生在洛杉矶示威,抗议国内的流血事件。虽然他对国内的事早有耳闻,但

情闹到了洛杉矶,他那一贯喜欢凑热闹的本性就露了出来。他朝Linda喊了一嗓子:“
走瞅瞅去!”

郑黄琦和Linda来到了洛杉矶Downtown。抗议的人群还真不小。他看了一会儿,发
现有
人在为学生募捐。他的坏心眼儿马上就来了。他和Linda开车从附近一家华人超市弄

个上面全是中文的纸箱子,在抗议的人群的边上一摆,头上扎了一个从一个抗议的人

里拿来的布条,开始募起捐来了。

等到抗议的人群逐渐散去的时候,郑黄琦也收了摊子,朝自己的汽车走去。Linda又

个日本娘们儿似地倒腾着小碎步在后面忙不迭地跟着。她一边走一边问:“你不是要把
钱给那个慈善机构送过去吗?他们的人朝那边走了吔!” 郑黄琦道:“我开车给他们
送过去!”

郑黄琦开着车走了一段路,Linda发现他是在往三炮老头儿的公寓方向开。她又问:“
你不是要把钱给那个慈善机构送过去吗?他们的楼已经过去了吔!” 郑黄琦说:“我
饿了。等吃完饭再开车给他们送过去!”

到了三炮老头儿的公寓,郑黄琦开始数钱,然后把钱一捆一捆地收好。把钱都收好了

后,Linda做的饭菜也好了。他于是大大咧咧地坐在桌边,慢慢地吃了起来。这时电

响了。 是戴麸糠打来的。Linda在电话上和戴麸糠说了没多一会儿,就大哭了起来。

来据戴麸糠说,有人举报看见一对华人男女以某慈善机构的名义募捐,然后卷款而
逃。
戴麸糠从现场录像一眼就认出了Linda。Linda冲着郑黄琦哭喊道:“你把我害了!”
郑黄琦安慰 Linda说:“咱们出去躲些日子,等风头过了再回来不就完了?” Linda

经被吓得晕了头,就和郑黄琦拿上行李,跳上车,朝Las Vegas驶去。

到了Las Vegas,两人在一个motel安了营扎了寨。白天两人在赌场瞎逛,晚上两人


玩儿起了干柴烈火。郑黄琦使尽了当年挂马子练出来的那些招数,让Linda不知叫了

少次床。又过了些日子,两人居然在Vegas把证儿都给办了。

日子也过得真快。很快,郑黄琦募来的那一万多块捐款就花光了。这对露水夫妻就开

不停地吵架了。Linda给三炮老头儿打了个长途。三炮老头儿差点没气晕过去。当天

就飞到Vegas,把Linda接回了家。

等郑黄琦开车回到洛杉矶,他才发现,这次他把事儿弄得太绝了。三炮老头儿那儿他

不能去了。走投无路,他只能想办法找Linda。往抽油烟机公司打电话,对方说
Linda请
了病假。郑黄琦在三炮老头儿的公寓不远处睡了几天汽车,差点儿没让警察撞上,但

却连Linda的影儿都没看见。

郑黄琦猜想,Linda有可能跑到戴麸糠那儿去了。于是他又跑到戴麸糠的住处外面睡

几天汽车。最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郑黄琦在一个大早上看见Linda吻别戴麸
糠。
戴麸糠刚走,郑黄琦就把Linda堵在了门口。

见了郑黄琦,Linda很吃惊。他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郑黄琦没有告诉她,这
是当初他从Linda房间的“收获”。他只是得意地一笑:“我是什么人哪?”其实,此
时Linda倒也挺怀念Vegas的“fun”,而戴麸糠又无法满足她。很快,两人又到戴麸

的公寓里云雨去了。

说来也巧。戴麸糠半路上想起忘了东西,就又折回来了。当他隔着门听见Linda的叫

声,他的惊讶可想而知。他由惊讶立刻转成愤怒,然而下面又不争气地支起了“猛鼓包
”。他咽了口吐沫,平静地用钥匙打了门。

此时郑黄琦和Linda都是一丝不挂。听见门声,骑在郑黄琦身上的Linda回过头,一
脸的
惊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tan00001写信]  [描红簿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