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02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描红簿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郑黄琦歪传(五)或轻于鸿毛
作者:tan00001
发表时间:2014-10-15
更新时间:2016-07-17
浏览:638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五)或轻于鸿毛

校园里,一群中国留学生正聚在一起闲聊。郑黄琦和Linda一到,他的拐杖和下巴上

retainer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有人关心地问起他的情况,Linda就说是超速被警
察打
的。“美国警察还敢打人?”“在美国怎么会这么不尊重人权?告他!”“太不像话
了!”人
们七嘴八舌地说了几句,就转而聊起崔健、中国摇滚乐和其它杂七杂八的话题了。

郑黄琦在这些书呆子中间很不自在。这时又进来几个人。Linda和其中一个女生似乎

熟,她迎上去和那个女生很亲热地打了招呼。这时Linda看见后面进来的正是路上帮

修车的那个帅哥儿。今天帅哥儿戴了隐形眼镜,越发显得精神了。Linda有一点儿兴
奋。她上前说道:“你好!谢谢你那天帮忙!”接着她向边上的那个女生讲了前几天路

的经历。帅哥儿笑了笑,“哪有那么夸张!”

Linda问帅哥儿:“你也在CSUF上学?”女生插话说:“他是我哥的同学,从东海岸过

办事,顺便给我带东西。” 那个女生又说:“你知道吗?国会通过的允许中国留学生

美居留的法案,有他一份功劳哎!” Linda说:“真的?那太了不起了。咱们华人在
美国
几百年,这是第一次靠体制运作给自己的族群争取到的利益。华人在北美的移民史里

该为你们记一笔。”

帅哥儿楞了一下。他原来并没看出来眼前这个穿着举止有些轻佻的女人竟然会有这样

思想。看来人是不可貌相啊。大胸、漂亮脸蛋儿并不恒等于无脑。他一时不知怎么应
对。他把话题岔到郑黄琦身上:“听说你先生被警察打得受了伤。请了律师吗?”他的

还没说完,头上就重重地挨了郑黄琦一拐杖。帅哥儿毫无防备,一个趔趄倒在了地
上。
郑黄琦骂道:“你这个小白脸儿离我的女人远点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Linda喊
道:“你疯了!” 郑黄琦冷冷地说:“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他妈的居然敢当着我的

和他眉来眼去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欺负我。” 帅哥儿站了起来,
说:“看
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说没人敢欺负你? 我本来想帮你,既然这样,那就算
了。”说完,就跟众人道别走了。

Linda气得不得了,转身冲了出去。她追上帅哥儿忙不迭地道歉。帅哥儿停下脚步,

她笑了笑,说:“没事儿,真的。谢谢你刚才的夸奖。”他握了握Linda的手,就走
了。

Linda很难过。其实郑黄琦也不全错。她的确非常喜欢这个帅哥儿。他握着她的手
时,
她感觉就像过了电一样,那种兴奋是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她交过很多次男朋友。她

为失恋破罐子破摔,只在男人身上追求肉欲的满足。她和郑黄琦在一起仅仅是因为郑

琦简直像是一匹种马。她从未奢望过和郑黄琦会有思想上的交流。但这个帅哥儿不一
样。仅仅两次见面后,那种充斥了她整个大脑的思恋已经把身体上那么简单的接触升

到另一种境界,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但她也意识到,她是永远得不到他的。想到这儿,她的心感到一种酸痛,一直痛到嗓

眼儿。

她开着车,去了教堂。也许上帝可以给她一些安慰。

到了空空的教堂里,她吃惊地看到,神父竟然是醉醺醺的坐在一条长椅上。神父看见

她,向她招手,示意让她过去。“My goodness. I have never seen you
drunk
before. Are you OK?” “Sure. I am perfectly alright. How are
you? How
is your husband doing?” “We are doing great.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generous help.” “Don’t mention it. You know, we had a lot
of
donations this summer. This church has been a very profitable
business
indeed.” “Business? ” Linda觉得神父的口气和平时很不一样。“Sure. We
rolled in so much dough that we had to give some more out.
Your
husband was just lucky. Of course, I am not doing too bad
myself. You
know, I became attracted to you the first time I laid my eyes
on you.
Now with all this money, perhaps you and I can elope
together.” Linda
差点儿跳了起来:“What? ” 这时神父已经抓住了她的手。他的力气相当大,简直不

一个六十岁的人。很快他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Linda从教堂里跑出来时,眼泪已经完全止不住了。她开着车,漫无目标地上了路。

到了回学校和去郑三炮住处的岔路时,她犹豫了。最后她想还是去看看爸爸。他毕竟

是为自己好。好些日子没看见他了,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但当她要换线时,lamborbikini的丰田越野车从她的左侧风驰电掣般地飞了过去。

本能地朝右一拐。她开着的雅阁就像纸盒子一样被防护栏撕成了两截,盒子里的一切

从高坡上扔到了另一条路上,被一辆辆车撞飘得到处都是。

据说当天晚上,lamborbikini又被警察带走了。罪名仍是“Leaving the scene
of
an accident”。据说他曾抗议说他的车没刮到Linda的车,但警察说“that is
irrelevant”。


郑黄琦在公寓里将一把新买的刀放进了口袋。郑黄琦很喜欢这把刀。它可以折叠,但

开后可以锁住,不会因用力过大而自己合上。他已经不会再去CSUF了。在学校允许
cancel课的最后一天,他把所有的课都cancel了,然后把钱拿了回来。他颇为自己

然还有这两下子感到得意。

郑黄琦这几天也不是事事如意。前一下午,市政府居然寄来了一个账单,是Linda撞

的护栏的修复费用。郑黄琦看了就骂:臭婊子!死了还要给我添麻烦!当天,他去给

装抽油烟机时,因为心烦,把人家的橱底锯得乱七八糟,然后用Duct tape胡乱粘上
了。
好在那家华人屋主没有盯着他。等那个屋主回到厨房,他把橱门已经关上了。

郑黄琦觉得这一切都是戴麸糠惹的。不教训教训他,自己算是白在外边混了。于是就

了把刀。其实,戴麸糠也知道郑黄琦要找他的麻烦,因为几天前郑黄琦还打电话给
他,
威胁过他。戴麸糠就去弄了个针对郑黄琦的“restraining order”。郑黄琦得到通

后,更火了。这不,他带上了新买的刀,朝戴麸糠的住处走来了。

刚到戴麸糠住的地方,郑黄琦差点儿和一个警察撞了个满怀。郑黄琦一看,当天打他

警察里有这个人。警察也认出了他:“You are violating your restraining
order! Put your hands up against the wall!”

郑黄琦气不打一处来。往日之仇,今日不报,更待何时?他把刀拿了出来,很“帅
气”地
一甩打开,就朝警察冲了过去。

郑黄琦吃过一堑,却未长一智。美国警察手里的枪从来就不是摆设。说时迟那时快,

察手里的枪已经响了。 由于距离很近,这一枪正中郑黄琦眉心。

郑黄琦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在了地上。警察走过来,把他的刀踢到了一边。他俯身把手

出来在郑黄琦的脖子上摸了摸,然后朝对讲机说:“He is dead”。(全文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utomobil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tan00001写信]  [描红簿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