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06
首页 - 博客首页 - makejian的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所经历的烧车案
作者:makejian
发表时间:2009-03-11
更新时间:2009-03-11
浏览:4803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写,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如果喜欢,请给我形象秀打分)

那时我和我的室友住在镇中心的一所公寓里,一天晚上赶回来看姚明比赛,停在离公寓近的车位,就上了楼。不久室友也回了。

第二天我先起来,下楼找不到我的车了,对面楼一位女士探头出来说:你的车是不是佳美,白色,我点头,“被人点火烧了,去办公室问问吧”

我一惊,没想到成为烧车案的受害者。不知道罪犯是谁,能否将他绳之以法。

赶到公寓办公室, 才知道昨天晚上停车场共有三辆车被烧, 公寓管理员还问我是否忘记引擎熄火。 我说应该不会吧. 他把警察局的号码告诉我. 我赶紧打电话到警察局, 查到了车的下落, 和负责此案侦探的名字. 没有车不行, 于是又回到公寓, 让室友送我去公司. 室友正在吃早饭, 匆匆扒了两口, 和我一起下楼, 一出门, 又是大吃一惊!

还真被几位网友猜到了,可是当时我们跟本没想到,我室友的车也不见了。他指着一块空地说,昨天就停那的。原来昨天我们两人赶着看球,几乎同时到,所以停在了一起。

对面楼女士又探头出来说,你是在找一辆绿色本田,昨天晚上也被人点着烧了,有人打了911报警电话,警察和消防车都来了,你们的车要找警察要啊。

我们谢过她,顿时忐忑不安起来,宾州民风尚好,种族平等等政治观念在全国也算中等偏上,但是我们还是很担心,到底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烧了我俩的车呢?作案人的动机是排外,还是误解我们同性恋,反同?

直到我们见到负责此案的侦探,才揭开谜底。

话说出了这件事,不是一般的麻烦,当天就是我的同事来接我上班,下班又是老婆来接。还要找保险公司、拖车公司等等。去拖车公司要看车,拖车公司还不同意,因为警察放他们那里的,需要警察先同意。

给侦探打电话约见面,老是只能留言。终于打通了侦探的电话,在警察局里又等了几十分钟,侦探才出来,大致讲了一下案情和他们的处理。侦探说他们的火灾专家要分析,车等分析完了再解封,我们要等一等。我们一再追问, 纵火犯为什么拿我们开刀? 侦探虽然比较勉强, 说案件正调查, 还是透露他们现在已经有了线索, 估计是被烧的第三辆车车主的前男友干的, 你们的车错误的时候停在了错误的地方(“your cars were just in the wrong places”)。我们俩的车刚好一左一右停在这位女士车旁,被殃及了。

当心多少天的动机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第二天侦探打电话说火灾专家取证完毕, 车子可以解封(release). 在拖车公司找到了车, 发现已经看不出原样, 所有玻璃都炸裂了, 所有车体部分都烧焦变形了. 于是打电话给Geico保险公司,告诉他们车已经release, 让处理修理. Geico的Adjustor(估价员)不久打电话来说引擎还好, 可以修, 让我选择一家修车铺(Body Shop), 我选择了当初卖我车的代理商dealer. 我的索赔客服(Claim Representative)态度认真, 主动告诉我$500的自付款(detuctible), 因为是火灾, 免掉了. 就是说修车我不用出钱.而我的室友恰巧也是在Geico买的保险, 竟然要被收这500元, 争辩了数次,最后拿着我的索赔号去谈, 才减掉.

处理保险问题, 才发现我和室友犯了同样的错误, 就是没有买租车保险(rental coverage).
Geico的 索赔客服告诉我们因为没有租车保险, 租车要自己出钱.我们本来想这只是小事一件, 后来才发现影响太大了.

我们俩的车各自去了不同的修车铺, 发现待遇却是相同的.每次打电话去问什么时候能修好, 就是回答在等零件, 等零件, 再问, 零件一到一周就可以好(in one week when we have the parts)。如果买了租车保险, 就不用急, 开着租来的新车风光就好了, 自有受不了每天租车费的保险公司追着修车行催. 现在必须我们自己打电话问不说, 还一点效果没有.

结果, 我这辆车修了将近5个月, 室友的车因为主要是一边被烧, 快点, 也只比我快了半个月.

按说修车已经很慢了, 谁知道法律的程序比修车又不知道慢了多少倍. 从预审(prelimary hearing)到正式陪审团庭审(jury trial), 到判刑(sentence), 漫长过程的细节, 现在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话说将近半年后,车修好了,我也从公寓里搬了出来,就当此事逐渐淡忘时,开始不停收到艾伦镇法院的信,说是烧车的人正在接受预审, 让我以证人身份出庭,还有法院的联系方式。我想我的车你们已经取了证,我又不是目击证人,我虽然是受害者,损失全部在保险公司那报销了,就没有理这一连好几封信。

谁知道,又过去一个多月,竟然收到了subpoena, 就是传票,不出庭,会有法律上的麻烦。如是带上保险公司的文件,准时出庭。这一去,才是大开眼界。

收到传票,知道这次是一定要上庭了,依稀记得公司新员工培训时提到过上法庭的事,查了查公司内部网,果然规定上庭,不管是陪审团还是证人,公司照样发工资,唯一要求是如果法庭给了报酬要从所发带薪假工资中扣回去。于是和老板请假,老板哈哈一笑说,谁敢和法庭传票作对啊,快去吧。

按照传票上指定的日子,驱车去法院,法院在艾伦镇的中央,到处找不到停车场,转了好几圈,远远地找了个车位停下,急忙赶到法院门口,发现安检又排上了长队。那段时间出了个新闻,佐治亚(Georgia)州嫌疑犯上庭脱逃,抢了法警的枪射杀法官,我这个证人也有点不安,看到他们安检非常严,稍微放心一点。安检一折腾,就过了时间。到了二楼,找了个办公室,拿着传票问人,被指到一间审讯室。门口大妈看了看我的传票,让我进去。

这才第一次亲身体验了美国的法庭。

女法官身着黑袍,正中审判席高台就坐,公诉人席位于审判席的左下方; 辩护人席位于审判席的右下方,与公诉人席相对;而证人席则位于审判席左面,证人和法官同一方向就坐。 和她同一方向的,还有在审批席左前方的两位书记员,和在审批席右前方的一个高个老头。老头手里拿着小木槌,一直站着。法庭中剩下的就是稍远面对审批席的旁听席和在法官左面,垂直于审判席的陪审团席。那天我坐在旁听席,陪审团席空着,书记员和陪审团席之间,是两名穿警服的法警。

那天听了好几个案子,有和解(settle)的,检察官把和解条件(settlement)读一下,法官声音不大,说话也不快,但是很有磁性,问罪犯你知道接受这个和解条件的后果,你会被判刑吗?罪犯可能是经过律师的指导,很爽快地答是。也有没有律师出庭,法官问了问情况,要给他指定公共律师的。也有案子因故延迟的;就是没有等到我的案子,法庭里也不能说话,回过身到门口问守门的大妈,大妈看了看我的传票,说就是这个法官,时间也对,让我问法官。我只好回到法庭上,好不容易等到休庭,法官和书记员聊天,就去问拿木槌的老头。他看了看我的传票,在面前的计算机屏幕上敲了一阵子,说我的案件在辩护方律师要求下“continued”了。看我发呆,又给我解释,就是延期了。我回到家后一阵狂查,才知道所谓”continued”或者“continuance”就是案件改期的法
律术语。老头当时还教我以后上庭前一定要打800电话确认案件不是“continued”。

第一次上庭,就这样草草告终,收获是找到了法庭的公共停车场,还有先打电话确认案件是否“continued”。后来又接连收到几封“continued”的通知,看来辩护律师很老练,案子一拖再拖,过了几乎半年,烧车案件发生近一年后,终于又收到了上庭的传票,打过电话确认后,驱车二次上庭。

二次上庭,不仅感慨,美国法制相对健全,每人都有面对法庭的机会(everyone has his day in court), 代价也不小,就说我这个庭,一位看门的登记员,两位法警,一位敲木槌的,两位书记员,还不包括检察官、法官公共辩护律师和陪审团,他们的工资花的可都是纳税人的钱。

和登记员核对好案子号,她说,被告已经进去了。进场后,坐在第三排,不久又是和第一次上庭类似的经历,法官一连处理了几个案子,都是核对一下信息,定一个时间,就跳到下一个。法官忙,律师也忙,我的案子被法官叫到,检察官说律师刚才来说了,他在另外一个庭辩护,让法官等等。法官也是忙得不亦乐乎,马上拎出下个案子。这个律师也是够呛,不久又派他的助手来说还等等,其他案子还在审。就当法官转了一圈其他案子,开始不耐烦,我也以为又要延期(continued)的时候,律师出现了,进来后和第一排一位西装革履,面貌还算英俊,面带微笑的小伙子讲了几句,就开始了庭审。我这才注意到嫌疑犯,看着文质彬彬的,还以为是跑法庭的记者,真让人难以相信他就是穷凶极恶的纵火犯。法官叫了案子号,检察官就请证人,第二排一位打扮得漂漂亮亮,像电影明星一样的白人女孩,和她身边一位同样年纪的黑人女孩拥抱了一下,起身走向了证人席。



女孩宣誓就坐之后,检察官就开始发问,某年某月某日,你在哪里。“我在公寓睡觉”。

“整夜都在睡?”,
“晚上两点,被玻璃砸碎声惊醒。”
“然后呢?”
“发现我的玻璃被人砸碎,外面停车场火光冲天,我从窗子能看到我的车在燃烧。”
“你打了911?”
“打了,911说已经有邻居打了。”
“你的车被烧损失多少钱?”
“车全毁了,欠车贷两千多,保险公司赔了一千多,我还出了几百”
“这是什么?”
“这是我被烧车里的音响。”
“是原配?”
“不是,是我前男友买给我的礼物,装到我车上。”
“你和前男友住在同一个公寓?”
“曾经是,但是我和他分手后搬到了现在的公寓.”
“他知道你的新地址吗?”
“我没有告诉过他,但是他知道。”
“怎么知道他知道你现在地址?”
“他多次找来,从我的门缝下塞信等等。”
“这个音响是如何发现的?”
“警车和消防车来了后,我出门,看到草坪上的音响。”
检察官和女孩一问一答,都非常简练,和电影上看到的比无二致。
接下来,律师开始发问,“你的音响有什么特殊的标志?”
女孩微微一笑说,没有。
那你怎么说检察官手里的就是你前男友买给你的?
女孩有微笑着说,那天晚上我一看到草坪上的汽车音响就知道是他买给我的那个,我当时就和赶来的警官说了,就是第一眼看到时的第一感觉。
律师说,我没有问题了。

女孩退下时,我才有机会正面看到了她的身材和相貌,难怪让魔鬼疯狂。
女孩目不斜视回到了旁观席,和她同来的女伴轻轻拍了下手。
我注意到,嫌疑犯今天另外带来了一个女朋友,也是特意打扮,他让律师帮他拖了一年,是不是就是为了有时间向前看(move on), 上庭时带来向前女友示威?

马上检察官叫了我的名字,我来到证人席,书记员把圣经递给我,问了那个有名的you, [name], do swear by almighty God, searcher of all hearts, that the
testimony which you will give to the court, in the issue now trying,
shall be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发誓证词全是事实,全部的事实,不带其他的事实)的问题,我回答“yes, I will”,(后来才注意到别人回答 yes, I do)。

然后检察官就开始问问题,你住在哪? 我说我现在的地址。检察官又问,某年某月某日,你住在哪?我回答了那个公寓的地址。检察官又问,那天你的车发生了什么事?我说被人烧了。他问花了多少钱修?我告诉他花了一万一,然后拿出保险公司的收据。检察官问,你的室友呢? 5千多吧,这时辩方律师站起来抗议说,这是刑事案件,不能道听途说。法官同意,让检察官找到我的室友。
检察官问,你的室友在哪里,你知道吗?我说我搬走了,他还在。检察官说,你通知他一下,我要给他发传票。然后说声谢让我退庭(Excuse yourself)。

我离开法庭,在下楼的电梯上又遇到了受害人和她的女伴,开玩笑地问了句?你们是姐妹?“我们不是,和姐妹一样亲。”。接着女孩就向我道歉,我说,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是谁。两人激动地和我紧紧拥抱。电梯们开了,我们微笑着分手。

上庭出来,我有点纳闷,没有见到陪审团,难到是案子太小,法官直接判了。不久,接到了检察官的电话,解开了我的疑问。

不久检察官打电话给我,说我前次作证的是预审,已经通过,可以正式庭审了,还要出庭作证一次。还约我面谈,讨论如何作证。这下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室友不出庭,他们也不着急。预审门槛低,只有正式庭审,检察官才会把自己的证据全盘托出。

庭审前一周,在预定的时间和检察官在办公室见面。检察官的桌子上和墙壁上有好几个受害人发来的感谢她Convinct 罪犯的感谢卡。

她也很明确地说,因为我不是目击证人,我的证词并不关键,但是也要注意一定回答简短,不说没有问到的话。又叮嘱我说正式庭审有陪审团,注意穿着,今天见我这套西装裤搭配衬衫不错,再加条领带就更好。

我点头,对她的工作表示谢意,她说先别谢,我们要赢案子。我问,疑犯plead guilty了吗?她说 pleaded not guilty,所以我们要赢,送我到电梯口说再见。

庭审那天,我先去法庭报到,见到检察官,她把我带到了证人保护组,两位女士介绍说他们负责保护证人的安全,有什么疑虑和要求可以对他们提,我也没想到有什么事,告诉他们说我的账单都是保险公司付的,能不能通知我的保险公司案子要审了。接着,助理检察官带我们到庭外等候,我发现和前室友安排的时间并不一样,助理检察官告诉我,法律要求证人之间不能交流,防治互相影响。可是就是等待的那段时间,几个关键证人的证词我大概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一个是和我一起等纵火案上庭的一个中年人,生意人模样,在法庭外打手机,听着像是加油站的老板。另外是一位西裔,对陪她出来的检察官说那天晚上我老公睡得比我晚,检察官说我马上给你老公发传票,他争取下午出庭作证。助理检察官进进出出法庭好几趟,不久把我喊了进去。

这次和第二次迥然不同,旁听席上只有疑犯的现女友一人,而陪审团座无空席,我一进屋,十二个衣冠楚楚的陪审团员眼睛齐刷刷向我投来。走到证人席上,回答了“I do”后,书记员又小声和我说,你说话能不能慢点,我键入电脑不能太快。法官请我说话离话筒近点,我回答“yes, your honor”的时候,看见助理检察官非常满意地冲我把头点了又点。扫了一眼辩护席,律师和被告也是轻松得像没事人一样,态度和蔼的看着我。

检察官出示了我被烧车的照片,问我认识不认识,事过一年多,我还真看了好几秒,才说”yes, it’s my car”. 接着,检察官把照片传给了陪审团。接下来检察官拿出一份收据,说这是保险公司的收据,是给你修车的吗?我说是。检察官把收据递给我说,能不能告诉我一共花了多少钱,我说能,把总数读了一遍。检察官把收据接回去,也传给了陪审团。然后说 No further question.
辩护律师站起来了,
“你那天晚上看到我的当事人烧你的车了吗?”
“没有。”
“No more question.”
法官和我说声谢, you are excused.
我离开法庭,这天没有见到其他证人作证,后来和前室友问问,他作证也是类似的情况。

又过了一个多月,收到宾州监狱局寄来的信,纵火犯因为recklessly endanger other people’s lives,被判了6到12个月,已经开始执行。宾州法律规定判刑有最小和最大刑期,最小刑期是必须坐牢不得申请保释的时间,这个案子的被告就是6个月。如果我们要求,一旦他申请保释,宾州监狱局会联系我们,听取我们的意见。

我给检察官也写了一份感谢信,将近两年,烧车案落下帷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makejian写信]  [makejian的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