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400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膝上放一本英文书的家庭主妇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1-09-30
更新时间:2011-09-30
浏览:1792次
评论:2篇
地址:67.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暑假回国,偶从家中故纸堆里翻到一张旧剪报,昔之所爱,今尤戚戚,输入电脑附录于
后。

该文发表于1998年的《新民晚报》,作者张新颖是复旦中文系的青年才俊,此前看过他
的《栖居与游牧之地》一书。当时在书店里随便翻到几本令人眼前一亮的书,都出自中
文系的年轻学者:除了张新颖,还有吕新雨的古希腊悲剧,郑元者的图腾美学。张新颖
的书是系主任陈思和主编的火凤凰新批评丛书之一;这套丛书颇为红火,同列其中的系
友还有《拯救大地》的郜元宝、《季节轮换》的李振声和《在功利与唯美之间》的王彬
彬。这些年轻人日后都成为呼风唤雨、独当一面的骁将猛士,让人感叹中文系人才济济,
切磋激励,文思俱进。

文章所写的赵萝蕤更是让我感到亲切的外文界前辈。赵萝蕤出身名家,其父赵紫宸历任
东吴大学教务长、燕京大学宗教学院院长,不仅是知名的神学家,并且精研诗词。赵萝
蕤从小中西兼学,文采过人。十六岁入读燕京大学英文系时,外籍教师布置阅读的名著
篇目,她早从家中书架上遍览无遗,其师惊许。好友钱穆后来回忆西南联大期间,图书
馆所藏英文文学各书,赵几乎无不披览,师生群推之。

从燕京毕业后,赵萝蕤进入清华大学外文研究所,跟随吴宓、叶公超等老师读研。三年
级时开始翻译西方现代文学的奠基诗作、艾略特的长诗《荒原》。《荒原》以旁征博引
、意象复杂晦涩著称,年纪轻轻的赵萝蕤却翻译得文从字顺,举重若轻,准确而优美,
体现出深厚的中英文功底和诗人的气质。我们读研时看不懂《荒原》原诗,每每对照赵
萝蕤的译文才明白。后来还有裘小龙的译本,但时有误笔,诗情尤逊。赵萝蕤的译本迄
今仍是最好的中译版。

赵的翻译并非完美无瑕,个别理解仍有偏差。我们读研时攻读的另一位现代诗歌的开山
大师叶芝,国内流行的裘小龙和王家新的译本和评介都有不少改进的余地,看得人心痒
难耐。叶芝与艾略特我都很喜欢,当时雄心勃勃,打算一一校正译文,并写下自己的心
得体会,希望能尽自己的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我所喜欢的诗人。然而借用赵萝蕤的
话,此后度过了忙碌的与叶芝和艾略特的世界毫不相干的十多年时光。

张新颖这篇怀念赵萝蕤的文章,点睛之笔在于最后一句。赵萝蕤的丈夫陈梦家是著名的
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和新月派诗人。钱穆说赵萝蕤乃燕大有名校花,追逐有人;而萝
蕤独赏梦家长衫落拓,有中国文学家气味。抗战期间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在昆明合并成立
西南联大,陈梦家教授文字学。按清华的夫妇不同校的规矩,赵萝蕤留在家里,做了八
年的家庭主妇。张新颖收尾有力:
“这个家庭主妇有个特别的形象:烧菜锅时,腿上放着一本英文书。”
这幅生动而坚韧的画面一直留在我的脑中。於梨华刚开始写作时,家中没有书桌书房,
每天晚上收拾完毕全家入睡后趴在厨房的饭桌上写作。叶嘉莹诗业忙碌而遭丈夫反目。
女人做事常常比男人难一些。借此文与女同胞们共勉。


附录:
赵萝蕤与《荒原》

张新颖

在电脑前坐得久了,感觉疲倦,就走出家门,进了一家熟悉的小书店,随意闲翻。打开
新来的《老照片》第五辑,看到一幅赵萝蕤和陈梦家的合影,据说明,那是一九三五年
他们相识不久后拍的,拍照者应该是赵萝蕤的老同学萧乾。我看着这一页的照片和简短
的文字说明,想,还真有点巧了,我刚刚在电脑上写下的一段文字,正是关于赵萝蕤对
T. S. 艾略特的《荒原》的翻译和介绍。我在这一页面上流连了好长一会儿,才猛然发
现,文字说明的作者赵萝蕤,名字上加了一个黑方框。我翻到书册的最后一页,果然从
编者札记里确证了赵萝蕤不久前去世的消息。

赵萝蕤是把《荒原》完整译成汉语的第一人。《荒原》在中国产生影响,一是在四十年
代,主要见诸以西南联大的现代主义诗群为代表的创作中;再是在八十年代,其影响不
仅表现在当时文学观念的改变和文学创作的突破上,而且与整个八十年代中国社会接受
西方现代文化思想的潮流紧密相关。特别需要一提的是,一九八零年第三期《外国文艺
》发表的《荒原》,译文仍然出自赵萝蕤之手,她对四十多年前的译文从头到尾进行了
修订。

一九四零年,赵萝蕤在昆明,应宗白华之约,为重庆《时事新报》“学灯”版撰文《艾
略特与<荒原>》,她急切地点明,“艾略特的处境和我们近数十年来新诗的处境颇有略
同之处。”她历数艾略特之前的诗人诗作,用“浮滑虚空”四个字直陈其弊病。赵萝蕤
身受“切肤之痛”,在这篇文章的末尾两段,她迫切要表达的其实正是中国的现实情境
和对于中国新诗再生的呼唤。一九三九年上海出版的《西洋文学》杂志上,刑光组撰文
介绍《荒原》并评论赵译,文章的最后说,“艾略特这首长诗是近代诗‘荒原’中的灵
芝,而赵女士的这册译本是我国翻译界的‘荒原’上的奇葩。”

一九四六年七月,当时在芝加哥大学留学的赵萝蕤东行到哈佛与艾略特会面,艾略特请
她在哈佛俱乐部晚餐,并为她朗诵了《四个四重奏》的片断,希望她以后能翻译这首长
诗。艾略特赠送给她两本诗集、两张照片,还在上面签了名字。遗憾的是,赵萝蕤一九
四八年底归国后,没能够继续翻译艾略特,用她自己后来的话说,“此后度过了忙碌的
与艾略特的世界毫不相干的三十多年时光”,直到一九七九年修订《荒原》旧译。

我走出那家小书店,感受着初春下午将尽的阳光,脑子里一会儿是赵萝蕤和陈梦家年轻
时的影像,一会儿是《荒原》开头那著名的句子:“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生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掺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冬天使我
们温暖,大地/给助人遗忘的雪覆盖着,又叫/枯干的球根提供少许生命。”一会儿又想
象着这样的情形:那是抗战期间在昆明西南联大的时候,因为陈梦家在学校就职,按照
从清华继承下来的夫妇不同校的规矩,赵萝蕤不能在联大任课,于是她就做了八年的家
庭主妇。这个家庭主妇有个特别的形象:烧菜锅时,腿上放着一本英文书。

2011/9/2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wh 于 2011-10-21 23:55:23 提到] [FROM: 67.]
羡慕你。谢谢你。她年轻时的照片也很瘦,和陈梦家站在一起矮了不少,只是不知道绝对高度,呵呵。不知她晚年精神状态如何;经历过那么多磨难,到老还坚持翻译,让人钦佩。
 
2   [hongye2012 于 2011-10-21 18:26:21 提到] [FROM: 128.]
我见过赵萝蕤本人,晚年的她看起来很瘦小朴实。年轻时候的照片粉清秀,不过俺觉得陈梦家形象上更靓一些。:)

冒犯冒犯,在才女的文章下面评论俗了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