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84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童年往事】幼小心灵的第一道伤疤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2-03-29
更新时间:2012-03-29
浏览:1328次
评论:1篇
地址:68.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刚到幼儿园,孩子一下子扑了上来。老师说他今天说了好几遍I miss my mom。我既喜欢又诧异,他上幼儿园大半年了,怎么今天突然sentimental起来。晚上吃饭时他又忽然一把抱住我,问他怎么啦,他不说话,反而哽咽起来。我蓦然想起昨天半夜他大哭,推我叫wake up,抱我说I love you。他常半夜折腾,我拍他几下、让他枕着我的胳膊都不管用,困得把他的手掰开,翻身背对着他,倒各自相安地睡了。于是问他是不是昨晚做噩梦,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断断续续地说the cat ate you! 原来梦见一个大黑猫,被这个zombie cat咬了的都变成猫,I can’t find you any more。朝夕与共、相依为命的父母突然失去,那可真像天塌下来一样,怪不得他如此惊魂失魄。我忙安慰说会一直陪着他;他还不放心,央求领导把大黑猫杀死,烧死,扔到volcano里去,生怕死之不绝。

之后两天他一直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白天时不时抱我,晚上不让关灯,怕黑,不肯单独睡,don’t leave me alone。有一天我给他看《The Harlem Nutcracker》连环画,是根据《胡桃夹子》改编的一个现代爵士舞剧,讲黑人老太太Clara在圣诞夜怀念刚去世的丈夫,来吃年夜饭的女儿和儿媳又闹不和。她正为家庭的四分五裂而心力交瘁时,死神大驾光临。故事很感人;弟弟却指着死者照片周围的黑纱问我是什么。我不假思索地说代表人死了。他语带哭腔,问is it real?Is this on earth? 我紧张不安,不确定他问的是什么,只说这是舞台上的故事,不是真的。他又问what do people do when they die? 我心里一沉,原来他的确在思考死亡。原来从那次噩梦开始,死亡的问题一直在纠缠着他。怪不得他动不动就哭;我小时候也这样。

我最早的恐惧来源于“永远”这个词。家里有一次买水蜜桃——那时的水蜜桃水灵饱满得一咬就满嘴流汁,芳香甜美,是不常买的稀货。还没开吃,家里人告诫说千万不要让桃汁沾到衣服上,不然永远洗不掉。“永远”这个词如此异质,与日常生活词汇如此格格不入,顿时给我对水蜜桃的热情浇了盆冷水。我想象着衣服上有个永远洗不掉的污点,越想越别扭和害怕,再不能吃得痛快淋漓,日后甚至慢慢生出戒心和排斥,直到现在也不太愿意吃汁水太多的桃子,远远地避开“永远”。

另一次是卫生间的屋顶管道新刷了一层黑漆,家里人让我上卫生间动作快点,未干的油漆随时会滴下来,万一弄到衣服上,永远也洗不掉。偏巧我还快不起来,愁眉苦脸地坐在马桶上,仿佛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不知何时会落下,恐怖与绝望交织于心,留下深刻的印记。我对小时候的记忆很稀薄,但这两件与永恒相关的事却横亘不忘,历历如生。

我真正想到死可能是高小或初中了,远比弟弟开窍得晚。不记得是受什么触动,反正想到死后永远不能复活,不再能感受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意识,顿时悲从中来,不可自已。我妈见我吃着吃着饭就流眼泪,像二十年后的我问弟弟一样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内心巨大的恐惧怎能宣之于口。后来趁我妈织毛衣时装做漫不经心地问她,我实在想知道别人怎么看待死,为什么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泰然自若,临死不惧,他们有什么对付死亡的秘诀?我妈的回答让我大失所望,说每个人都要死——这不正是最可怕的事吗?!说到了她这个年龄就不怕了。我妈和我外婆同一口径,外婆以前不让我学绣花,怕伤眼睛,也说到了十八岁就自然会绣了,让我整天盼望十八岁的那天。我离当年我妈的年龄还有几年,我对死亡的想法会在几年内有什么变化?

后来在《报刊文摘》上看到一则小消息,说俄罗斯科学家发明了冷冻尸体法,把无法治疗的绝症病人冻结在大冰库内(好像要先抽血),等科学发达后再解冻人体,治愈绝症。冷冻手术费用极高,目前已有几位世界富翁买下此服务云云。我如获至宝,小心地剪下收藏,心想到老了一定要告诉子孙后代,不行了时把我送到俄罗斯……又诧异如此解决人类终极困境的重大科学发明,怎么只占了一小块不起眼的豆腐干位置?这样也好,不必让太多的人知道……

西方人很重视儿童心理发育,刚来美国时就发现儿童书架上有许多关于死亡的书,让孩子从小学会如何对待亲人或宠物的死。内容倒都差不多:死去的人/动物是上天堂(这个宗教气息浓),或去远方旅游,他们会从远处关注着我们,和我们相连。更复杂一点的解释是生命循环,生生不息,life is a cycle……仓促间我只能搬用书上的这些答案来回答弟弟关于人死后如何的问题,自己觉得很不信服。《The Harlem Nutcracker》更不敢再看下去,悄悄藏起来——钱瑗小时候看《苦儿流浪记》大哭不已,杨绛只能把书束之高阁。多年后成为外语教授的钱瑗却来告诉杨绛这个故事的原作者是谁,译者是谁,苦儿的流浪如何结束等等。杨绛说女儿大概一直关怀着这个苦儿。儿时的心灵触动常会留下一辈子的伤疤。你们还记得小时候的第一道精神创伤吗?日后有影响吗?你们几岁时第一次想到死亡?现在还会害怕吗?又怎样安慰自己(和孩子)呢?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Zhejiang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cc0000 于 2013-01-19 22:19:18 提到] [FROM: 24.]
哈哈,很好玩。
"怪不得他动不动就哭;我小时候也这样。"
我小时候也这样,然后我妈妈的回答也和wh妈妈回答的一样。哎~时间过得真
快。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